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35章:35

《婚外恋情》

第35章35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志勤听说是给她的信,便有些奇怪,说道:“谁会给我写信呢?”待看到信封上是高剑的字迹时,便预感到有些不妙,痴痴地拿了信不敢拆开。这时,二姐已经把头伸了过来,看到了信封,诧异道:“怎么是高剑的字迹!你不是说他今天一早就进城去了吗?”

志勤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追上那送信的学生,问道:“你的高老师是什么时候将信交给你的?”

那个学生道:“昨天下午。”

志勤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才送来?”

那学生道:“是高老师吩咐我,要我在今天早晨9点钟时才把信给你送来的!”

志勤的脑子“嗡嗡”地响着,腿有些软,呆呆地站在那里。那学生有些奇怪,但又不便说什么,便走了。这时,二姐也跟了出来,说道:“快拆开来看看,看看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二姐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志勤便把信递给了二姐,绝望地说道:“他要和我离婚!”

二姐将信将疑,便代志勤把信拆了,将信拿给志勤看。志勤却说:“你先看吧!”

二姐心里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急急地看起信来。还未将信看完,二姐就已经怒不可遏了,她气得狠狠地把信往桌子上一摔,咬牙切齿地骂了起来:“这个混球!”

志勤既不看信,也不看二姐,只是木讷地坐在那里。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不是么?”

二姐见志勤这个样子,心里难受得要命,便又在那里大骂高剑混蛋,骂到激动处,便要扯信,却被已经清醒了许多的志勤及时地拦住了。志勤说道:“他那么辛苦地写了一阵,我能不看看么?”说完,便把信拿了在那里看。看完后,也不言语,还认真地把信折叠好后装回信封,揣进了自己衣服的口袋里。便又去拿了抹布,重新认真地抹起桌凳来。

二姐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对志勤说道:“你放心!我们全家人一定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我马上就打电话叫大姐来!我们一起来教训这个糊涂虫!”

志勤终于伏在二姐的肩上大哭起来。二姐便干脆关了门,拉了志勤到她的家里去了。志勤这时方才一边哭一边对二姐述说了她和高剑之间感情危机的根根末末。末了,她绝望地说道:“高剑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心转意了!”

二姐却连连安慰志勤,说事情肯定没有志勤想象的那么严重,说着说着便要给大姐打电话。

志勤却阻止道:“大姐若肯来劝高剑,就让她明天下午再来吧——高剑要明天晚上才得回来。”

二姐觉得志勤说的有理,就同意了。但她还是当场就给大姐打了电话,向大姐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要大姐明晚一定来,和她一起阻止高剑的胡闹。

后来,志勤仍要下楼去开门做生意,二姐却不肯。志勤就说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开开关关,说她们不能因为这事耽误了正事,并说做起生意来时间还要好混点。二姐便又和志勤重新下楼来,打开了“憩园”的门。

大姐是星期天上午10点过到“憩园”的。和二姐一样,她一边生气地大骂高剑是糊涂虫,一边又好好地安慰了志勤一番,并且保证说她一定能将高剑骂清醒。

直到晚上7点过后,高剑才回到“憩园”。他一进门,见大姐也在“憩园”,并且和二姐都对他怒目相向,便有几分心怯。然而,他这次是吃了称砣铁了心,当下便自己给自己打了打气,昂了首来与大姐、二姐夫和二姐打过招呼之后,直挺挺地迈步上楼去了。

按照事先商定的,“憩园”便交给了志勤和二姐夫料理,大姐和二姐则紧随高剑上了楼。高剑见二位姐姐跟了上来,便涎了脸请求道:“我知道你们是来批斗我的!但是,我现在的身上有点脏,是不是让我先洗个澡再说?”

二姐立马就要发作,却被大姐阻止了。大姐宽宏地对高剑说道:“你知道就好!就给你20分钟的时间洗澡吧!你也边洗边想想怎么跟我们解释!”

等到高剑洗完澡出来后,两个姐姐虽然个个面带怒容,却并不发作,都定定地拿眼盯牢了他,似在等待高剑对自己的糊涂行为作出解释。高剑便字斟句酌地说道:“我要和志勤离婚——这你们好象都已经知道了!”

二姐怒道:“是为了那个狐狸精?”

高剑道:“也是也不是。”

二姐道:“别和我们咬文嚼字!”

高剑道:“如果没有出现丽纹,我照样会和志勤离婚!可是,我这次和志勤离了婚之后,会和丽纹结婚,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我离婚是为了丽纹。”

大姐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和志勤离婚?”

高剑道:“夫妻之间的事情怎么好对外人说!”

二姐道:“你认为我和大姐是外人?”

高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二姐道:“可你明明是这么说的!”

高剑道:“我是说,夫妻之间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对第三者说的。至于我为什么要和志勤离婚,志勤心里应该清楚。”

大姐道:“你的意思是说是志勤不对?”

高剑道:“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就这件事情而言,我认为我和志勤都无所谓对与错。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和志勤之间现在已经没有了爱情。我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了共同的语言,感情生活已经成为一潭死水,毫无情趣——我和她的爱情已经死了!如果你们硬要逼我再和她继续生活在一起的话,这对我和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一种受罪!”

二姐道:“我的书没有你读的多!我懂不起你说的话!可我就是觉得你是个糊涂虫!是个负心汉!是陈世美!是大混球!这件事情完全是你不对!你在外面乱搞女人,人家志勤都已经原谅你了,可你竟然还不知悔改,甚至还要闹离婚!你说你是不是混蛋到家了?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寡妇一个!克夫命!”

高剑道:“二姐,你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难听了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3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