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6章:06

《婚外恋情》

第6章06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些话要是换得是别人来说,高剑准觉得受到了讽刺和侮辱,然而,它一经丽纹不温不火地说出来,高剑便只有摇头叹气而已。他无可奈何地说道:“丽纹,也许你是对的。”

“当然!”丽纹却故作轻松道,同时,又用手指着“大道自然”这一条幅说,“那可是你亲手写的!”

高剑便苦笑了笑。

丽纹却灿烂地笑了,并提议说:“我们去弹琴吧!”

高剑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一起朝丽纹的书房兼琴室走去。

丽纹的琴房实际上是由主寝室后面的阳台隔做的。所以要进琴室,必须要先经过丽纹的卧室。丽纹卧室的门的右边是卫生间,左边则通往阳台。卧室里,进门对面的正中安了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床的对面,是一套漂亮的高组合柜。床的左边,安了一个形如德国动画片里“巴巴爸爸”身子的角柜。角柜里摆放着一些装饰品。床的右边,放了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安了一个只有5瓦的粉红色灯泡。梳妆台上方的墙上,贴了高剑的另一幅手书。手书上面的小字是高剑按照丽纹的要求,用行书体写的,其内容是:“凡事盼望,凡事等待,凡事包容,凡事忍耐。”

进入书房,临窗摆了一架许志林前年才为丽纹买的钢琴。钢琴的琴盖上,贴有丽纹自己最近才手书的一副对联。其上联是:“狐鬼共琴语,寻知音难觅;”下联是:“物我两相忘,通仙径好找。”

高剑熟悉地打开琴盖,弹起了古老的歌曲《送别》,丽纹则和着琴声唱了起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小菲菲打门的声音。丽纹惊醒过来,忙站起身来去为菲菲开门。高剑却在琴室里坐着未动——他不想和送菲菲回来的赵老师打照面。等赵老师走后,高剑便也起身告辞。丽纹看了看时间,也不再留他。

高剑回到家里,儿子还在做作业,志勤尚未回来。高剑走到自己的书房里,翻开日记本,写下了一首打油诗:“柔情似水软无骨,勾魂摄魄两秋鸿。恨我早生十载兮,有情无缘枉相逢!”良久,终是心意难平,便又在后面另写了一首道:“爱情虽有鸿沟,与子相携旅途。纵难相依相偎,愿能生死相扶!”又闷坐了一会儿,心知再难做别的事,便干脆洗了个澡,早早地*床睡觉去了。

国庆假的头一天,志勤带着全家到黑龙场高剑大姐家去耍了一天。去时,志勤特地买了一只6斤多重的乌骨鸡,称了8斤苹果和8斤梨子——志勤说,这是联络感情所需要的,免得让人说我们借了钱连感谢都不知道。然而,回家后,志勤却闷闷不乐,时不时拿儿子勤思当出气筒。高剑知道她是因为在大姐家打牌输了五十几块钱的缘故,懒得理她。

可是直到睡觉时,志勤还在那儿发猫儿疯。

高剑就不悦道:“你这人真是——打牌么,就会有输有赢嘛!何况你又没输给外人!再说,上次中秋节你不是赢了大姐他们两百多块钱吗?权当是退还点给大姐好了!又没有哪个说你什么!再说啦,你平时跟冯英他们打牌,不是也有输有赢么?”

志勤何尝不知道这些呢?可心里就是不顺畅,就嘟着嘴说道:“可我近一年多以来,打牌从来没有一次就输上过30元的!”稍停,又埋怨高剑道,“还不是要怪你——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嘛?至少不要让我打两元嘛!”

高剑见她无理取闹,心里实在有点烦,便嘀咕了一句“懒得跟你说!”背转身睡觉去了。

高剑最烦的就是志勤的这种德性——赢了钱就得意忘形,输了钱就长吁短叹。他曾经多次对志勤说:“你打牌我不管你——只要你把生活开得起走就行!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念牌经——输赢都不要告诉我!”然而,志勤照样是每次打了牌回来就一定要汇报战况的,尤其是赢了的时候。志勤还把这美其名曰“夫妻之间应该有乐同享,有气同分。”

志勤的书读得少,做人的很多内在修养是很难达到火候的。然而她对丈夫和家庭的爱却是无微不至、全心全意的。即使好赌,也从不烂牌!她从来不会因为打牌而耽误家里的开饭时间或者忘掉做其它她应该做的事情。她把对丈夫的爱理解为无微不至地关心丈夫的衣食住行和包揽一切家务事,以及把眼睛盯牢丈夫,不准许丈夫与她认为可疑的女人随意接触。

高剑当初选择志勤,就是看上了志勤的美貌和能干,至于志勤的祖传唠叨,则是被他当初所忽略了的。况且,志勤也是最近几年来才将其发展成为“病”的。再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高剑也不敢对志勤过分苛求什么。只是他觉得和志勤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了,感情也越来越淡漠了。家庭生活中没有一点激情,好象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活着,诚如小时候听到过的一句老农民的话——人活着就是为了磨骨头养肠子。

然而,他却对丽纹有着过多的牵挂和莫名的怜惜,有见不到时的期盼和见到后的不自然。在他的感觉里,丽纹永远是那么的高雅和温柔多情!她有一种能熔化人的魅力!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足以让志勤黯然失色,暴露出俗不可耐的丑来。他也曾为此而觉得愧对志勤,然而,他又觉得他更辜负了丽纹对他的感情。他也曾想过要和志勤离婚而跟丽纹结合,但是他又感到有许多现实的障碍无法逾越!别的不说,以下两个问题就让他没法解决或不好解决:(一)、他离掉志勤后,志勤往后怎么办?他能做到不牵挂志勤而全心全意地爱丽纹吗?(二)、要靠他和丽纹的那点微薄的工资供养勤思和菲菲两个小的读书,钱够用吗?不够又能到哪里去找?再说,他虽然敢肯定丽纹一定爱他,但他却不敢担保丽纹一定会嫁给他这个比她大了整整10岁,而又穷困潦倒、碌碌无为的教书匠。高剑烦躁地想着心事,直到听到志勤的鼾声好一会儿,才终于昏昏睡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0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