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8章:08

《婚外恋情》

第8章08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了这三百元钱垫底,又加之旗开得胜,高剑信心更足,牌也打得更灵活,再加上高剑今天的手气实在太顺——一圈牌竟然和了数十个大和!所以,第一圈牌下来,高剑竟然赢了800多元!第二圈牌下来,又赢了300多。而仇笔此时已经反败为胜,由第一圈输了200多,变为倒赢了50元。曾赤仁则又输了个稀里哗啦。

高剑见曾赤仁输得太惨,又加之此时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便征询曾赤仁的意见道:“去吃酒了吧?”

谁知曾赤仁输得性起,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钱,足有两三千,往桌子上一放,叫道:“我就不信这个邪!再来一圈!”

于是,他们又杀了第三圈。

三圈牌下来,高剑竟然一共赢了1460元!仇笔也赢了120元。曾赤仁则丢盔弃甲,竟然输了1580元!此时,昨天就来到高剑家作客,刚才到街上老年协会里去打了牌的高剑的父亲以及勤思早已回家,志勤也早将饭菜弄好。于是,曾赤仁仇笔二人客气了一番,大家一齐入席吃起饭来。

志勤今天特别高兴,菜也做得特别多,摆了满满一大桌子。她还特意拿出了春节时一学生送给高剑而一直舍不得喝的50多元钱一瓶的泸州老窖酒来招待他们。她又叫勤思到街上去买了两包红塔山——高剑平时并不吸烟,家里一般只备了一包,要等到值得拿出来的客人来时才拿出来让客人抽。由于曾赤仁的固执要求,便由曾赤仁、仇笔、高剑以及高剑的父亲四人一次到位地平分了那瓶酒。酒席上,高剑父亲得知了他们的战况,很是吃惊,就训斥高剑道:“你为啥子要打得那么大嘛?赢了人家曾校长那么多钱!”曾赤仁听后却哈哈大笑,一连说了两个“没关系!小意思!”高剑父亲还要再说什么,仇笔就插话道:“高大爷,这点钱对曾校长来说确实是小意思!曾校长可是条硬实的汉子——上次他在天乐园扎马股,一个晚上就输了三万多,可是我们的曾校长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高剑父亲吃惊得张大嘴巴,不再说什么。曾赤仁越发得意,便又来了豪气,说道:“我就不信这个邪——打10元竟然比打20元还输得多!吃了饭再来一圈!”仇笔便说“奉陪!”

正是酒足饭饱之时,曾赤仁突然“扑哧”一声大笑起来,眼睛盯着对面的墙上,口中煞有介事地大叫道:“作家就是作家!作家就是与众不同!”大家随着他的眼光望去,原来是他对面的墙壁上,端端正正地贴了一幅高剑自己的草书——那是高剑在布置新房时特意写来贴在饭厅里的《锄禾》诗。

“曾校长是在笑我浅陋吧?”高剑见曾赤仁似乎在讥笑自己,却并不在意。

“哪里哪里!”曾赤仁连忙恭维道,“在饭厅里贴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如此大俗而雅之事,恐怕也只有你大作家才想得到这样做了!”

“就是就是!”仇笔也来了兴趣,还向曾赤仁介绍说,“待会儿曾校长还应该去参观一下高剑的书房——他的书房里还有一副好联呢!”

高剑本来要向曾赤仁和仇笔解释一下,他贴《锄禾》诗的本意纯粹是为了要教育勤思要珍惜粮食,而不是为了风雅或者追求什么大俗则雅之类,可是,却被仇笔打断了话,而且还被仇笔扯出了书房,心里便有些不快而懒得解释了——他的书房是不轻易对人开放的。上次仇笔偶然闯入,他至今还在怪志勤为何没有拦住仇笔呢。便懒得解释什么,连忙笑着阻止道:“书房简陋,本不足为雅人观,更何况进书房得经过卧室禁区,就免了吧!”

谁知曾赤仁偏要进,嘴里还猥亵地说:“就是你两口子正在床上表演一级片,我也要进!”

此时,大家都已经吃完饭,勤思做作业去了,高剑父亲则已经先到客厅里看电视去了,志勤正在收拾残席。高剑见拦不住,无奈只得陪着曾赤仁和仇笔往书房里去了。

高剑的书房其实是由主寝室后面的一个阳台改成的,其样式与丽纹的一模一样。书房里,一个大大的书柜紧靠邻近窗子的那面墙安放着。书柜里整齐地摆满了高剑读过的书,尤其是下两格,很引人注目,摆满了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以及文艺理论方面的书,且大多为精装本。书柜的两旁,贴了一副高剑手书的对联。其上联是“随遇而安厄运能奈我何”,下联是“勤奋笔耕绘出壮丽人生”。

仇笔指着对联向曾赤仁道:“这就是高剑精神的写照。”

曾赤仁道:“可是语意好象有点矛盾——既然‘随遇而安’,又何必要‘勤奋笔耕’呢?”

高剑道:“无聊人干的无聊事,何必要去深究呢?若深究起来,毛病多得很呢!话说得太直白,连平仄乃至词性都不对——这能算是对子么?见笑!见笑!”

临窗处,摆了一张写字台。桌上放了一盏雅致的台灯,一个雕刻有郑板桥“难得糊涂”字样的花岗石镇纸尺。写字台的两端,也贴了一副用行书在白纸上写就的小对联,其上联是“目中无人笑傲天下枭雄”,下联是“以笔作尺裁量世人长短”。桌子的正前方,又用红漆楷书了一个大大的“的”字。

曾赤仁见罢,不觉大笑道:“老同学,你是否太那个化了?”

“你是说有点不伦不类吧?”高剑见问,也一时豪情大发,哈哈大笑起来,“我本来就是个不伦不类的人啊!”

“文人本色!文人本色!”仇笔也哈哈大笑,随声附和。

“一屋子的乡巴佬气!”高剑却又自嘲道。

三个人说说笑笑出了书房,回到高剑志勤夫妇的卧室,欲返回客厅里去。曾赤仁一眼看到高剑在穿衣镜上也留有“墨宝”,就凑近细看,见镜子的右上方有四个蝇头小楷:“镜能正我”,便笑着问道:“老同学,这四个字又有何深意?”

“点缀镜面而已,有何深意?想怎么解就怎么解!”高剑道。

仇笔也走近看了看,似懂非懂地叹道:“高剑就是高剑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0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