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9章:09

《婚外恋情》

第9章09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个人边说笑边回到了客厅,曾赤仁看见高剑父亲正在看的电视机,便又大呼小叫了起来:“老同学,不是我说你——你的电视机也该换得朝了嘛!”

原来,高剑家的电视机还是已经看了十多年了的14英寸的老牌长虹彩电。放电视机的那套矮组合,也是用了多年,现在已经有部分地方脱漆了的旧家具。

“高剑没得钱,可比不得曾校长——再说,这电视机的质量好着呢!”还没等高剑发言,高剑父亲便代为回答了。

“现在就是一台新的29英寸的长虹彩电也不过两千块钱左右嘛!我就不相信高剑没有这两千块钱!说到底,就是太抠!不懂得享受!”曾赤仁仍然是大大咧咧的道。

“换是要换的。可志勤说反正平时也没人看,说不定换了还会影响勤思的学习,所以就暂时将就了。”高剑解释道。

仇笔悄悄地拉了拉曾赤仁,说:“你是不是吃酒醉了哦?我看我们也该告辞了!”

曾赤仁还要再打牌,仇笔却借口有事不愿再来。曾赤仁便大骂仇笔扫兴,非要仇笔再来一圈不可,还说一定要让他们退点水。仇笔和高剑只得又陪曾赤仁厮杀了起来。谁知牌一打又是三圈!直到深夜两点过,在高剑和仇笔的再三要求下才告罢战。结果,曾赤仁又输了1120元,高剑赢了840元,仇笔赢了280元。

第二天早晨,高剑擦着上班时间才起床,匆匆吃了一碗饭后,上班去了。

高剑几乎是踩着广播声匆匆赶上升旗仪式的。在升旗仪式上,高剑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过仇笔出现,却发现混在人群中的丽纹的披肩长发短了五六寸。然而,集会刚一结束,丽纹就不见了踪影。高剑四周张望了一下,有些失望,只得到了自己所在的设在二楼的文科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六七个空堂的老师正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自己国庆节打牌的输赢情况。高剑呆坐了十来分钟,实在看不进去书,又不愿意和他们一起摆牌经,便想去看看丽纹,就朝楼下的艺体办公室走去。可是到了艺体办公室后,却不见丽纹的身影,看看表,知道丽纹现在没课,可是又不好问其他人丽纹到哪里去了,便和其他几个摆牌经的老师寒暄了几句,退出了丽纹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又觉得无处可去,便转到理科办公室门外的那个校园里最大的花坛前看花坛里的花草。

“高剑,进来吹一会儿牛!”

高剑正在对着花坛里那些人工培植的小草若有所思,突然听到理科办公室里的郭兵老师在里面叫他,不觉皱了一下眉头。全校42个在职教师中,高剑最烦的就是郭兵。虽然学校里有不少人背后对高剑有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如有人说他傲,有人说他假正经,也有人说他迂,说他背运,或者说他沽名钓誉……老师们大都当面对他客客气气,敬而远之,背后却对他品头论足。高剑对此也略有所知,然而他生性孤傲,也就懒得在乎人们对他的品评。他只和丽纹惺惺相惜,感情极好。至于冯英等部分老师对他真心相敬,他也无暇或不愿和他们作深的交往。然而,郭兵老师却是高剑接触过的众多老师中的唯一的一个怪人。郭兵头脑灵活聪明却又有点神经兮兮,好缠住人辩论而又不分时间地点,也不看人的脸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胸无城府,而语言也往往缺少逻辑性;教养极差,自私自利,没有半点社会公德可言,言语粗鲁,简直不堪为人师表!高剑曾经私下里骂他是条疯狗,是教师队伍中的异种、人渣,有几个老师私下里曾因实在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而想教训教训他,然而皆因他长得五大三粗、颇有蛮力而作了罢,只是香了香口而已。倒是他的学生们联手修理过他几次。然而他殊无悔改之意,只是再也不敢独自一个人随便出校门了。他是四川大学89届政治系专业的专科毕业生,所以是迄今为止青龙中学里牌子最硬的大学生。尽管高剑早已于90年考到四川省教育学院重新读书,并且在拿到教育管理专业本科文凭的同时,还通过自考,拿到了中文本科文凭,但是他仍然不被郭兵放在眼里。因为郭兵只认他是德州师专出身的,况且,纵然是省教院,也当然无法和全国有名的名牌大学四川大学相比。郭兵常常当众侮辱高剑母校省教院的默默无闻以及教院里教授的浅薄无知,夸耀川大的著名以及教授们的权威。高剑因其侮辱了母校及其恩师,曾经和他理论过两三次。然而,当他确定郭兵不配和他讨论问题后,便再也不和他作任何争论。然而这只疯狗却经常缠住他吠,令他头痛不已。

高剑当下装作没有听见,想要离去。然而理科办公室里的卫老师、周老师、唐老师等都在邀请他进去耍。他不好意思再走,只得装作若无其事,带着笑走进了理科办公室。

“是趁国庆假游了峨眉山,还是九寨沟?个个都显得那么高兴!”高剑朝众老师一齐寒暄道。然而老师们却这个说“游山玩水不如打麻将过瘾”,那个说“还是扯二七十、焖金花刺激”。于是,刚刚被打断的牌经又继续念了起来。高剑不好马上就走开,便在此时上课去了的冯英老师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手里玩弄着冯英忘了带去上课的那根精致的教鞭。

“高剑,你是作家,我想和你讨论个问题。”不知趣的郭兵终究还是缠了上来,这样开头道。

“请郭老师指教。”高剑心存疑惧,不知道郭兵今天又要去扯哪根筋,然而还是不失礼貌地答道。

“听说开学前夕,你与人合伙,买了街西头原供销社的那个生产资料门市?”

“何以有此一问?”高剑感到诧异,弄不清郭兵问话的目的。

“没事摆闲条。你只说是不是事实就可以了。”郭兵道。他已经摆出了一副准备辩论的架势。

……本章完结,下一章“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