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10章::惊见

《玉凤缘》

第10章:惊见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吁~”地一声,马上之人眼见前方有人挡路便急急勒马停下,那马正当奋蹄急奔之势突被喝止,想是恼了,扬首顿足嘶鸣不已。桂元终于连惊带吓哭了出来,若嫣一面轻拍着安慰桂元,一面转身抬头看向那惹祸之驹。

眼望过去,不由心里暗赞了声:真是好马!只见那马通体雪白却无半分杂色,双睛炯亮,蹬踏有力精神抖擞,虽不甚高壮却很是骠悍的样子,显见是匹名驹。敏培最喜欢骑马,假日里得空就泡在骑马俱乐部,骑术不凡。前世若嫣也跟着他去过几回,因此对于相马有些心得。

忽听轻“咦”一声,却是那马上骑手所发。脱缰离蹬,那人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落地无声,姿态轻巧纯熟。只见他抻出腰间所别袍角,甩着长袖轻抚前襟,粗略整理一番方才走到近前。

若嫣转回视线看他,却又怔住。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想那周文斌也是玉树临风,俊逸不凡之人,可与眼前这位比起来,却显然又差着一截。待得细看之下,此人头顶青色四方平定巾,身着白色斜襟大袖长袍,腰系红色丝绦(明朝士人服饰)。却削肩细腰,粉面桃腮,杏目红唇,倒似个姑娘家乔装成男子模样。

来人比若嫣高着近半个头,也在拿眼上下打量若嫣,目光中一派激赏新奇之色。半晌过后轻笑一声,音色清脆悦耳。若嫣暗自点头,原来果真是个女孩儿家,难怪如此秀美。

却见此人笑意未绝,竟自腰带间抽出玉扇,举手抖扇伸向若嫣下颌,嘴里拿腔作调道:“未料市井之中,竟有如此佳人!今日可是大饱眼福了。”边说边还斜眼瞄着若嫣,扮足风流架式,又一脸的调笑顽皮之色。这时街上众人瞧见热闹已渐渐围拢上来,又一阵马嘶声入耳,却是还有一骑跟随这人而来,马上之人见状也下马凑到近前。

若嫣煞感气恼,心说你一姑娘家女扮男装玩玩儿倒也罢了,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戏弄于我,未免太过骄纵。当下身形侧转向旁避开,回眸冷声道:“这位公子,看你顶巾束冠宽袍大袖,倒似知书识理之人,却为何举止轻浮若此?不怕有辱斯文么?”

那女子闻言怔住,小嘴儿张了合合了张,支吾半晌却接不上话儿来,神情渐转羞恼。但听身后传来一声朗笑,“哈哈哈廷玉!没想到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儿啊!怎么着,现下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那个廷玉听得这话,更是气苦,小脸儿胀得通红,拿眼狠狠瞪向若嫣,面上再无嘻笑之色。

若嫣心说你做错事还有理了,瞪什么瞪,还真是没人管教于你么?当下也是怒目相向,并无半分退让之意。廷玉瞪得半晌,情知讨不到好去,只得一拧身一跺脚,恨声向身后之人撒气:“德哥哥!你怎么也帮着外人欺负我!哼!再也不要理你了!”一时情急她也顾不得什么男装女装,小女儿神态尽现,围观众人见后已有好事者哄笑出来。

若嫣也觉好笑,不由得收敛怒色,也随众人望向廷玉身后,不知这位德哥哥可否也是这般蛮横之人。视线却被廷玉挡住,只见那人一方袍角,也是身着白衣的样子。又听那人轻咳一声,笑道:“原是你有错在前,却又想恶人先告状么?”语声宠溺,显是对这个廷玉极为珍视。

廷玉大窘,咬牙撅嘴狠狠白了那人一眼,又回过头来手指若嫣,怒声道:“好你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听好了,我可记住你啦!哼!”转身推开众人,一纵身跃上马背,抖缰急驰而去。

围观者见正主儿已经跑没影儿了,再没什么热闹可瞧,便呼啦啦散开去,各忙各的。不一会儿,叫卖声、嘻闹声、车辇声陆续响起,货街又再恢复早先喧嚣热闹场面。

若嫣注视廷玉离去的方向,不禁摇头叹息。自己无端端惹上这么个刁蛮的小姑娘,看样子她还不会善罢干休,真是无奈得很。刚想回身找寻桂春桂元,却听有人在自己耳边轻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很义正辞严的样子么?”语气中满是调侃之意。

若嫣一凛,知是刚才那个什么“德哥哥”的声音,心说这便来了,他留在这里没走想是要为廷玉出头了?若嫣移步后闪,拿眼看向对方,不知还有什么花样?

谁知这一看不打紧,却把若嫣惊得手足无措目瞪口呆!眼前这人器宇轩昂,长身玉立,剑眉星目,鼻挺颌方,此刻正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注视着自己,他!他,他不是敏培么?!

刹那间,若嫣只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脑海中一片空白,周遭万物都已不复存在,天地茫茫只剩下自己和眼前的敏培。

这是真的吗?真的是敏培?上天怜我!若嫣紧紧盯着敏培,那眉眼,那口鼻,那身形,只除了装扮和发式不同,就是敏培没错!一阵狂喜令若嫣的视线瞬间模糊,敏培!哦敏培!我rì夜思念的敏培!

若嫣舍不得眨眼,任由泪水静静滑落。心中只想着,敏培也在这里!我终于可以和敏培相见了!这一刻但觉自己不枉穿越这一场,来此之后所身受的苦楚也尽皆值得了!

若嫣自在这边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德哥哥”却渐生困惑。心说这小姑娘可是奇怪得紧,才刚儿面对刁蛮公主时大义凛然全无畏惧,如今人都走了却吓得哭了起来。不过看她虽年纪不大,衣饰贫寒的样子,却难掩倾城之姿,假以时日必是位风华绝代的佳人啊!难怪刚才玉婷公主也忍不住出手逗弄于她。而且眼见这小姑娘言谈举止颇具大家风范,却不知为何流落市井?

这位“德哥哥”本乃礼部尚书宋杰仁宋大人之独子宋培德,可说是长安城有名的风流人物之一。年少多金,潇洒俊美,却又有几分狂放不羁。仕途功名通统不放他眼里,却偏以怜香惜玉之人自居。见到美貌佳人总是殷勤倍至,倾情以待。怎奈心无定性,蝶恋花间只觉处处景致无限,是以风情月债数不完,红颜知已遍长安。

故而此情此景之下,宋培德看到若嫣如此心情激动泪如雨下,想当然认为佳人有难,自是仗义相助责无旁贷的了。当即温言劝道:“姑娘莫怕,廷玉只是随口吓你的,她那人虽骄蛮了些,却最是心慈面软的。况且有本公子相助,还有谁敢为难于你!”边说边抖开手中玉扇,轻扇了扇,意态潇洒,顾盼神飞。

……本章完结,下一章“:程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