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16章::大哥

《玉凤缘》

第16章:大哥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公主起身便即来寻若嫣,说要带她去见一稀罕物事。到地儿一看,若嫣不禁圆睁双目,乖乖!这是古时的浴汤吗?只见屋内正中好大一方池子,四周围以轻纱,水气袅袅,幽香袭人。见若嫣惊诧,玉婷得意而笑:“怎么样姐姐?这浴汤可是我今儿个早起就叫人置备起来的,水中洒有香料,浴后不仅能祛病健体,还可驻颜益寿,余香三日呢。这个虽比不上宫中的讲究,却也着实费了一番心力,近些个日子以来我也都用得习惯了。这不是我怕姐姐心烦气闷嘛,今儿个特意让你舒筋活络一番的,你看如何?”

若嫣欣喜万分,自从出得程府以来,自己便未好好沐浴净身过。黄家条件简陋,每日只能趁夜深时于厨房遮帘粗略擦拭一番。即便是在程府时,也只是坐于木桶之内淋水沐浴,哪得这般奢华。当下拜谢公主之后,便即挥退随侍众人匆匆解衣入池。

周身浸入到水中,热气环身蒸面,长发飘浮缠绕身前,轻眯双眼。哦!这感觉真是舒爽极了。若嫣直洗了一个多时辰,只觉筋骨酸软昏昏欲睡,方才起身更衣。却见玉婷早已命人备下一身新衣,鹅黄色长衫缀以素雅花纹,长可及膝。袖宽一尺二寸,外护袖镶锦绣,下身配以整块缎料手工做成的百褶裙。穿妥之后,裙露二三寸长可曳地,随风起皱莲步生姿。

若嫣但觉心情舒畅身轻如燕,欲寻玉婷再次答谢于她。却听侍女说,公主此刻正在前厅与宋公子叙话,若嫣便即止步,返身回屋。只嘱侍女转告公主,就说自己浴后体虚,回房休息去了。若嫣并未向公主提及早上宋培德来访一事,也不知此刻要如何面对他,便只能躲得一刻是一刻了。

却说玉婷一见宋培德,便将若嫣身份遭遇乃至她的心事全盘托出转告于德哥哥,请他帮若嫣拿个主意。其实玉婷如此作法,也是动了点儿小脑筋的。她昨晚便已看出德哥哥对若嫣有意,虽知若嫣无心,却也想断了德哥哥的念想。便把程姐姐已有心仪之人,不愿他嫁的想法如实说明,还请德哥哥帮助若嫣想个万全之策,如何能推拒婚事又再得返程家。

宋培德听后,蹙眉沉思片刻。原来适才听得黄大猛提及的那位周公子,竟与程小姐有如此渊源。亏得自己见机得早,没将实情全部说出口,不然那周文斌还不立马就登堂入室找上门来。可是,程小姐为什么就如此不愿嫁他呢?她对玉婷公主说自己早有心仪之人,那可是真的么?

且说那日黄大娘走得很远才寻着茅房,好不容易解决利索之后回到码头,却不见了若嫣,只剩一堆行李还在原地。东张西望找了好半天也不见若嫣人影儿,黄大娘这才发觉不妙,赶紧拉人询问。却惊闻若嫣被一官家小姐率人掳走,扔在一辆马车之上不知去往何方。这一吓不由得黄大娘魂飞天外,赶紧扔下行李跌跌撞撞跑回货街,找儿子想办法去。

眼下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黄家母子焉能琢磨出什么好计策,只得由大猛每日前往码头打探消息,希望若嫣能无恙而归罢了。这一日,黄大猛正在码头四下打听之时,却见到周文斌周公子刚由一条渡船下来走到自己近前。

到了这儿,还得回头再说说周文斌的洞房之夜。那一日,周文斌听从父命迎娶了程若兰,本也想善待这位程大小姐的,毕竟两家约婚多年,相交不浅。待得掀开盖头一看,新娘子面含娇羞晕满双颊,秋波流转欲语还休,确系一百媚千娇的俏佳人。正感欣慰之时,突然发现此女眉目间竟似与苏小姐有五分相似,只是眼下这副羞中带喜脉脉含情的娇态,自己在苏小姐脸上却从未得见过。

周文斌但觉满腔热情瞬间凝固,眼前浮现的全是苏小姐淡雅矜持的秀美面容,手一颤,红盖头就掉落在地。木立半晌,周文斌不顾新娘子的惊诧表情,转身推门便走。在书房里枯坐半宿,周文斌心急如焚,眼见实在是等不到天亮了,便收拾细软出府而去。到得江边,又找寻良久,这才拦到一条早起的渡船即刻奔赴长安。

却未料想几日后才刚出得码头,就自黄大猛处闻听这一噩耗,晴天霹雳般只把个周文斌惊得六神无主头晕目眩。

待得镇定下来,周文斌急急与黄家母子商讨办法,苏小姐已经失踪三天了,无论如何得把她平安地找回来。问明掳掠苏小姐之人乃一官家小姐后,周文斌又忍不住呻吟出声。偌大个长安城里,大小官员不计其数,此外尚有许多外地官差的府邸家眷也都在这儿,官家小姐怕不得车载斗量去,这寻人范围也忒大了点儿。

最后还是黄大娘憋出个绝招儿来,想那掳人的小姐必是位泼辣户,不如先四处打探城中有哪几位小姐“威”名远扬吧,兴许能查知一二。

于是,几人分头行动。由周文斌遍访长安城中名流公子,借机打探内幕消息;由黄大猛出货摊时留意搭讪大户人家的随从侍女;由黄大娘四处遛弯儿,见着哪个官宅里出来个丫鬟婆子的便上前发挥她三寸不烂之舌拼死纠缠。一天下来,几个人都已累得筋疲力尽,却没什么收获。大猛和黄大娘更是遭人白眼无数,只得相互打气,明儿个继续努力。

第二天,黄大猛才出摊儿不久就迎来了宋培德。宋培德那日见黄大猛万般维护程小姐,知他是个实成人。待把程小姐的帕子拿给他看时,黄大猛双眼立马就直了。伸手欲夺时,宋培德早收在怀中微微一笑道:“黄兄莫急。在下今日前来是代人传个口信儿的,你那义妹如今正在一位好朋友家中作客。因主人执意挽留于她,恐怕还得再等几日才回。你义妹托我转告说,叫她干娘和兄嫂放心,她一切安好,不日即可回返晋阳。”

黄大猛认得眼前这位贵公子便是那日在此地和自己交手之人,见他虽持有妹子信物,说出来的一番话却不尽不实叫人好生疑惑。脑袋瓜儿紧着转了几转,黄大猛才道:“那我妹子的好朋友是谁?怎么以前没听到她提起过?”宋培德不由一顿,要知公主流连民间可是天大的禁忌,岂能随便与人提及。况且说起二人的姐妹情谊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儿,以前这莽人怎么可能听到程小姐提起呢?“呃这事儿么。。。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法儿跟你解释清楚。总之你就放心吧,你义妹她绝对不会有事儿便是。”

听他这么一说,黄大猛更是不依。好不容易才得知妹子一星半点儿消息,怎能不好好问个清楚明白。又见这位公子好象说话儿功夫就要走的样子,黄大猛情知之下,一把扯住宋培德前襟,大声说:“这位公子!不是说我黄大猛信不过你,只是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你这便与我去见我老娘和周公子好吧?有什么话你只管对他们去说。”

宋培德一听,怎么又扯出个什么周公子?听起来好象是与程小姐有莫大干系的样子?这可得好好打探清楚。于是便刻意绕噔黄大猛,哄他把话题转到那个周公子身上。黄大猛直肠直肚儿的人,哪晓得宋培德这么多弯弯绕儿,三句两句就把周公子身家姓名,年龄长相以及他意欲与自己妹子相好,这两天正四处寻她一事全都说了出来。亏得黄大娘并未把周文斌半年后欲娶若嫣之事告诉于他,不然黄大猛还不得连人家婚期哪日都给交待出来。

宋培德一凛,心说这可是个强有力的对手哇!无论如何不能把程小姐的行踪透露给他,不然自己哪儿还有什么戏了。嗯!必得先绝了他的所有后路才行,宋培德当机立断。于是他凑过身去,附耳对黄大猛悄声说:“我现下告诉你实情,你且莫声张。你妹子是被人接进宫里去了,目前自无大碍,只是你们休得再找寻于她。不然的话。。”宋培德一顿,丢了个眼色给黄大猛,意思是你晓得后果了?然后丢下呆愣在地的黄大猛,转身便走。

这会儿当宋培德从玉婷公主口中得知若嫣与周文斌之间的复杂纠葛后,心下暗喜,不管程小姐是不是真有意中人了,但想那周文斌是再没什么机会得近佳人啦。于是,宋培德便静下心来帮程小姐仔细筹划日后如何回返晋阳一事。权衡半晌,终于有了计划。

因程小姐对自己避而不见,宋培德便与玉婷公主打了招呼,即刻前往程锦记长安分号去打探程家近日以来的消息。若嫣以前足不出户两耳不闻窗外事,自是不知程锦记生意兴隆信誉卓著,在很多地方都设有分号,长安分号更是其中经营得比较好的,在长安城内小有名气。宋培德对这里的程锦记倒是清楚的很,因为他的那些个红颜们没少在这里挥霍宋家的银子。

于是,宋培德很轻易地便从掌柜处得知了程府已于半个多月之前给程二小姐风风光光地办了丧事,听说程二小姐乃暴病身亡。然后没过几天程家大小姐便取代去世的二小姐嫁入周家,不同之处只是大小姐嫁过去以后做的是妾室。

宋培德听罢暗暗点头,这程府之内果真是有人在捣鬼。回去之后把情况与玉婷公主一说,差点儿没把她气晕过去。当即派人去把若嫣强请出来,说是人家都赶尽杀绝了她还休息个什么劲儿呀。

若嫣进屋后原本神情有些尴尬,目光躲闪着宋培德,待听闻程府行事之后,却不由得大惊失色。当下也顾不得避讳,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牢牢盯住宋培德,失声问:“他们当我死了?!都已经下葬半个多月了?!”

宋培德望住那张茫然失措的小脸儿,眼见水气瞬间在上面奔涌泛滥,若嫣神色黯然娇躯微晃。宋培德心中大为怜惜,上前一步,右臂微抬作势欲扶,却被玉婷急抢过来一把搂住若嫣,扶她坐到椅中。

宋培德稍稍一愣,只得放下手臂,无奈地看向玉婷。却见玉婷冲他翻了下眼睛,随后又低头安慰掩面轻泣的若嫣,“姐姐莫怕,有我德哥哥在此,必定帮你早日回转程家,狠狠整治那个恶毒的老妖妇!”

若嫣闻言抬头,苍白的小脸儿掩饰不住的期盼之色。宋培德顿觉豪情万丈,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自帮她顶了。当下柔声劝道:“公主所言极是。程小姐,听说你大哥对你甚为珍视,之前也是他一直在努力找寻于你。不如这样,我即刻派人送信儿给他,告知你的消息,你看如何?”

若嫣此刻恨不得马上见到大哥,扑进他怀中细述自己连日来所受的痛苦和委曲,当下连连点头。忽又想起一事,“宋公子,既然如你所说,程锦记在长安城设有分号。却不知他们平日里和我大哥是如何联系的?可否有什么快捷途径?”

宋培德双掌相击,眼前一亮:“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还是程小姐聪明!我这就亲自过去问那掌柜,如果真有办法当可省得几日行程呢!”当即兴冲冲离去。

屋内二人同时目送宋培德离去身影,玉婷公主眼中自是一派爱慕崇拜之色,若嫣此时的眼光却很是复杂迷离,其中有困惑,有期待,还有几分失措,更多的却是欣赏。

收到长安分号一站站接发过来的飞鸽传书后,程为栋从打解下哨筒取出布条开始,就坐在那里研究上面没头没尾的四个小字:“言而有信”。思索了小半个时辰,程为栋一拍额头霍地站起,险些带翻了桌椅。

一边吩咐下人“即刻备船”,一边急匆匆去往父母那里辞行。

四天后,程为栋风尘仆仆地被带进玉婷公主府邸,内心急迫不住呐喊着:“嫣儿,大哥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攀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