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182章:番外——错爱(三)

《玉凤缘》

第182章番外——错爱(三)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起因是这样的。

世宗年少时风流俊逸,又自负才华过人,故所学甚杂,涉猎庞多,后机缘巧合以外藩得继皇位(武宗荒淫无子嗣),才收敛心神专于朝政。不过其时为引赛霜注目,故重拾八般绝技,舞文弄墨抚琴作画以显才俊。

而最令赛霜推崇的便是他早年极擅的丹青功夫,自演示后逐渐神为之注心慕意追,时常背地里偷偷地抚观临摩。虽知此举并不合宜,可她已勉力束控住自己的暗涌情潮,却不愿再克制内心深处的隐密向往,每每睹物思人,画中的任一抹颜色都暗暗牵系她几缕情丝。

这一日又在私下赏玩时却忽被世宗撞见,赛霜惊怔,一时难掩慌乱,又羞又急的神态娇憨毕现,竟与往日大相径庭。世宗一见大喜,即知她已为自己情动,又被眼前美景所迷,当即神驰魂销,立马抓住机会倾诉表白心意。煽情处剜心沥胆声色并茂,赛霜哪曾经历过这个,如何抵得住他风月场中浸淫已久的高绝伎俩,自不由心荡神迷信以为真,逐渐把持不定软倒他怀里。

不过就在世宗心得意满欲进一步加紧施为的当儿,残存的些少理智终是令赛霜猛醒过来,推开他愧恼着跑开。

赛霜情迷之下险铸大错不由羞悔万分,立马就想出宫再不敢面对那人,却遭康妃严阻,这才醒觉原来姐姐一早就是知情的,当下更感惭怍,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再与世宗相见了。

世宗屡求佳人不得,自是心有不甘,于是再思应对之策。却在思虑的过程中,忽地感悟到自己不知不觉已对这个小女子萌动了真情,面对她的自爱自持渐暗生敬意而不忍强逼。只每每亲候门外,轻言细语地规劝,动之以情,示之以诚。

奈何赛霜一心只为出宫,决不肯再行错逾礼。无计之下仅余诱之以利:

“只要你肯从了朕,朕情愿为你违背祖例,以妇人之身入宫封赐,自此保你富贵荣华,永享恩宠无边。”

可是赛霜对他的倾慕只为情故,从不涉及其他,见他如此自不免有些失望,加之对宋杰仁一直以来怀着的感念和愧疚,是以心志弥坚。

世宗贵为天子又素来自视极高,最后终是耐力耗尽地恼了,这后宫中佳丽三千,谁人不娇颜丽色哪个不婉转承欢,又何必非在她这里惹恼碰壁。罢罢罢,既当真不愿,就随她去吧。

终于肯放赛霜出宫那日,他却仍有不舍,盘桓良久,还是嘱康妃转赐她一枚玉凤镯,以作留念。赛霜心有所感,自是对玉凤镯格外珍视,不过这段未尽情事,两人却是都决定要放下了。

赛霜自回宋府过她的平静日子不提,世宗也重又徜徉后宫纵情于香花风月之中。不过他似不再喜浓颜媚色,而只独钟上清丽佳人了,其中最得其意的,要当属雅秀娴静的王美人。

这王美人年方二八,才新近入宫不久,却在御花园中无意被皇上邂逅,自此恩宠不断。

后宫诸女无不羡忌,甚至镇日争相地素颜轻衫去御花园中游逛,只为也能碰巧遇上圣驾。却仅吕康妃心中有点儿约摸,那王陌芊的神态样貌倒与自家妹子有个六七分相像。可恨的傻霜儿,却宁跟她那窝囊无能的男人囫囵度日,也不愿进宫得享荣华,倒连累得自己都失了圣宠,真是气死个人。

就在吕康妃心存怨念孤枕难眠的时候,一个料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

薜淑妃素性刁蛮骄横,又有一子一女两个皇儿傍身,更是日渐盛气凌人,遇有性格软弱或是品阶不如她的宫嫔女官们,轻则嘲讽鄙夷,重则谩骂殴挞,从不放在眼里。

因近来皇上迷恋王陌芊而绝少再去她那儿,薜美燕正心气不顺,可巧便在御花园里碰上几个品阶不高的女子聚在那儿左顾右盼的卖弄风情,当下火便腾地上来了。借故上前狠狠辱骂了其中两名深具姿色的,还使人掌掴了一个面露不忿的小常在,然后趾高气扬地走了。

那个常在不甘当众受辱,便忍不住在她身后重重啐了一口,随即惹得薜美燕怒火冲天,急冲回来扯着她就要往死里踹,小常在见状也豁出去了,自是奋力抵挡,不肯束手待毙。

正闹腾得凶,圣驾却真的降临了。

世宗本是在王陌芊的陪伴下想去赏花弄景,却老远看到这边有人聚众喧哗,当即龙颜不悦,要亲自过来看看究是何人如此大胆。这下不只小常在她们几个,就连薜美燕也吓得扑通跪倒连声讨饶。

看到她们衫残鬓乱不成体统的样子,直气得世宗暴跳如雷,当即大手一挥:统统给朕拉出去杖毙了!

众女闻言俱皆瘫倒在地,筛糠不止,却连求饶都不会了。王陌芊性情温良,不忍见此惨状,便战兢兢膝行着上前细声恳请皇上,念在薜淑妃育子有功,请皇上收回呈命。

世宗负手背身默立良久,才回过头来恨恨地斜了薜美燕一眼,却见她惊魂未定脸色霎白,双唇都在轻抖,再无往日跋扈生动模样,忍不住瞬时心软,低叹了声,改旨将她降为薜嫔,禁足宫内三个月。薜美燕得还性命,不由喜极而泣,对皇上叩头谢恩不止。

那个小常在见状也想跟着死里逃生,却知皇上对自己并无甚旧情,只得转去向王陌芊磕头,欲借助她来帮自己说两句好话讨得恩典。王陌芊根本不认识她,倒被她此举骇了一跳,正欲闪避,却见那常在抬头看过来的瞬间猛地一怔,随即眸光忽亮,一把扯住王陌芊的裙裾哀哀哭了起来。

“七小姐救我!我是香梅啊。”

这下就连世宗也被她引得注目过来。王陌芊莫名其妙连连摇手,急道:

“你认错了,我可不是什么七小姐啊。你也莫要求我,皇上……皇上他可在那边呢。”

那香梅不管不顾,只是伏地大哭,边乱七八糟地低诉:“我知道七小姐恼我,夺了原本属于您的圣宠,可那事怪不得奴婢,都是康……都是六小姐指使的呀!”

王陌芊犹在懵懂中不知所谓,世宗却听出不对来,看那女子音调不高却吐字清晰,并不像是惊呆了胡言乱语的样子,难不成是有什么隐情?而且,她虽面目有些青肿,却仍可辨出原本清秀的模样,依稀还,似曾见过。嗯,常在,林常在……

世宗倏地沉了脸色,转身便走,一边抛出一句:

“来人,把她带去御书房。”

林香梅不待人来架她,已一挺身麻利儿站起,紧随皇上身后小步跟近。其余众人不明所以,都愣怔了一会儿,才赶紧各自散去。王陌芊犹豫片刻,终是没敢去追皇上,独自带人回去自己宫里。

御书房一问,却引出惊天秘闻,致使赛霜当年事曝,小培德身世揭密,以及宋家无辜遭遇了一场焚火灭门的人间惨剧。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错爱(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