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19章::耍戏

《玉凤缘》

第19章:耍戏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转眼玉婷公主已在程府住了三日,每日里闹得程府风生水起,好不热闹。前儿个请个戏班子过来搭台唱戏,昨儿个叫德哥哥送来几只鹦鹉叫闹逗趣儿引得一帮丫头婆子围观嬉戏。今儿个更绝,一大早就弄进府来一撂儿男装,玉婷把若嫣、巧儿还有几个生得结实儿的小丫头都叫到一起来试穿,说是看谁扮得像男人一会儿就带着出府去玩儿。

若嫣看玉婷作得欢,也不想扫她意,而且若嫣也好奇自己这副模样若要穿起男装来会是什么扮相,左右就在府里穿也没外人看见。于是,当众人从屏风后更衣转出来时,相视大笑不已。若嫣自不必说,生得娇弱穿起男装来拖拖沓沓的撑不起个儿,让人一看就穿帮。几个小丫头也都扭扭捏捏畏畏缩缩的不像样子,还就巧儿看起来机灵俊俏些,倒像个清秀小厮模样。玉婷见了大皱其眉,别人都还好说,只若嫣这副打扮是如何出不得府门的,那自己今儿个的满盘计划不全打乱了么。

玉婷自个儿捣腮费力在一边冥思苦想,若嫣不明其意,只甩着宽大的袖子在那儿前后摇晃,感觉自己像是个稻草人。经过几日来与玉婷耳鬓厮磨地胡搅,若嫣也逐渐把心思放开了,日子能过得轻松惬意时又何必自寻烦恼。眼下大哥把自己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娘再过两天也要到长安来了,加上身边有玉婷这么个贴心又笑闹的玩伴,这日子也还真是有滋有味,想想就这么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该有多好。若说再有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宋培德成天都会在自己跟前儿晃,虽说这几天都是玉婷在差他做这做那,可他这也跑得忒勤了点儿。每当见到他那张俊脸,若嫣心底里还是会有那么块儿地方在隐隐作痛。

眼瞅着时辰不早了,玉婷虽没想出辙来可也顾不得其它,伸手过去就拉若嫣,“走走走,就这么着吧!今儿个德哥哥要带我们去茶楼听说书呢,再晚了可就赶不急了!”若嫣一听还要自己这个模样儿出府,那可不让人笑话了去,说什么也不依,只管往后躲让玉婷捞不着。玉婷边气边笑还边劝着,“没事的,人家见了也只当你是本公子相好的陪着一起出来玩儿,哪会有人敢笑你,又怕得什么来?”若嫣噗嗤一笑道,“你好得意吗?哪个又真会当你是公子哥来着?”玉婷随口接道:“那也没什么,就当我们都是陪德哥哥来玩儿的不就成了。”话才说完,就见若嫣挑眉撇唇冲自己笑,玉婷也察觉自己的口误,“姐姐你这样看我干嘛,人家不是那意思嘛!人家又没说自己想当德哥哥相好的。”玉婷小脸儿微红,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若嫣见状更是刮她脸羞她,两人一个躲一个追,就在前厅里跑开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就听门口小厮大声报:“周文斌周公子到!”二人听了俱是一愣,周文斌?他怎么也能找到这儿来的?再听一阵脚步声响,眼看着人马上就要进得门来了。若嫣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扯住玉婷往屏风后急闪,二人才在屏风后藏好,就听门口传来谦让之声,随后便有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若嫣和玉婷在屏风后听得分明,进来的正是为栋和周文斌二人。若嫣正在疑心周文斌怎么会找上门来,却听为栋刻意与周文斌大声寒喧,引他把登门的理由复述了一遍。原来为栋眼尖,早发觉屏风后有身影儿晃动,才刚儿进门前也是他急中生智叫小厮大声通传来提醒若嫣注意的。

细听之下,若嫣才明白周文斌今日登门,却是为着程家大小姐的名头而来。话说周文斌当日听得黄大猛说,苏小姐是被人接进宫中去了,还叫他们不得再行打探。黄大猛不知深浅自是信以为真,周文斌却听出破绽,想苏小姐在长安无亲无故的,又怎么会与宫中之人有何联系,而且就算是接她进宫,也没有道理连家人也不让见上一面就走的。思前想后,只能是来人诓他们的,那个什么宋公子一定是和码头之上掳掠苏小姐的官家小姐是一伙,苏小姐定是已被他们藏到别处了。既已知道宋公子名头,要想找他便是不难。周文斌立马辗转托人递贴,要拜会这位宋公子,打探之下,才知宋培德竟是当朝礼部尚书之子,家世显赫。周文斌虽在晋阳大名鼎鼎可是在长安却只算无名之辈,一时之间倒是结交不上。周文斌也好耐性,就留在长安每日寻亲访友,只为能打通门路早点儿找上宋培德。

因这日临出门前,听得管家婆子说起亲家公子程为栋也在长安,提醒周文斌择日登门见上一面,虽说现下这位周少夫人程大小姐只是侧室,可也算是亲戚一场,不能疏了礼数。周文斌闻言点头,又想程为栋在长安行商经年,人脉也必是广的,兴许他能帮自己联系上宋培德也说不定。周文斌出府便信步走到程锦记长安分号来,刚一进门还没寻着程为栋呢,就听掌柜的吩咐伙记说,边上那件儿新袍是给程大小姐置备的,这就快点儿着人给送进府里去。周文斌闻言一愣,程大小姐?不是前些日子才嫁到自己府中的么?又怎么会身在长安?忙招掌柜的过来询问,却听他说确是大小姐没错,公子吩咐这么叫来着。

周文斌不禁心里画魂儿了,难道说自己洞房之夜不告而别,让程大小姐气恼了?这才跑到长安来散心的?可又一想,自己家里没人传话过来说新娘子不见了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不能不好好打听明白。当下找到程为栋,表明来意后又闪烁其词,唯恐这位大舅哥怪责自己怠慢他妹子了。程为栋得见周文斌也是一愣,心说他怎么还在长安哪?又听他含糊其词地打听现在府上的可是程大小姐,程为栋不由得语塞,一时倒没想到周文斌现下和若兰的关系,只以为是他猜想到若嫣返家了。却不知为栋这副迟疑神情看在周文斌眼里那就是板儿上钉钉儿了,心道这次事儿大了,那是说什么也得把程大小姐接回家去的,不然日后程府还不跟自己闹个没完。于是不管为栋如何推脱,定要上门前去看望大小姐,为栋反应过味儿来再问他原由,周文斌这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又说自己当日确有急事儿才走的,待会儿见了大小姐自当赔罪。为栋现下再怎么说府上的不是若兰周文斌都是不信,实在被他磨得没法儿,为栋只得带周文斌回到府中,心说自己等会儿和若嫣两个跟他也只能见招拆招了,又怕若嫣一时心里没个防备,是以进门前先叫小厮大声通传。

屏风后若嫣和玉婷听了,都是哭笑不得,心说这个周公子怎么这般糊涂,以为自个儿媳妇真个不见了咋的,还非要登门来察看。眼瞅着周文斌执意要叫大小姐出来相见,为栋再不能推辞之时,若嫣心生一计。拿手捏下玉婷,若嫣附耳对她轻言几句,直把玉婷听得两眼放亮光儿,乐呵呵地直点头,回捏若嫣手心轻道姐姐放心吧,一切有我。

玉婷先在屏风后大声“嗯哼”地肃了下嗓儿,才施施然走了出来,边走边曼声道,“大哥,可是有贵客上门了?”因此刻正身着男装,玉婷还特意迈着方步端着肩膀走,倒好象自己突然莫名其妙地打从屏风后面转出来是多自然的事儿。

走到近前,玉婷先侧头打量满腹狐疑的周文斌一眼,才回眸看向也自怔愣的为栋,笑说:“怎么了大哥,妹妹我正要出府去玩儿,却见你带人回来了。本是怕你见了我这副打扮又要说教于我才躲你的,未曾想这位公子还非要指名见我,那就请大哥快帮青儿引见一下吧!”说罢玉婷大眼一眨微向为栋施了个眼色,为栋当即会意。虽不知妹子和这位玉小姐在玩什么花样儿,也只得配合,“若青,这位公子可不是外人,他是你大姐夫周公子呀,还不快上前行礼。”

玉婷微点了下头,赞许地瞟了为栋一眼,再转身面对周文斌时却已是满脸堆笑,“青儿不知大姐夫突然造访,有失远迎,还请大姐夫恕罪了。”话毕微微躬身把手一拱,只当是见礼了。然后就一双妙目牢牢盯在周文斌脸上,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起来。周文斌本已认定眼下在此间的就是程若兰,待见突然变成若青时已是反应不及,再看她穿着得不伦不类又一副肆意轻狂模样,不由得他张口结舌,站起身来却作不得声。

却见玉婷围着周文斌转了一圈儿,边走边点头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嗯!大姐夫果然一表人才,难怪令得我大姐如此倾心。却不知现下这新婚燕尔的,大姐夫身在长安,我家大姐又在何处呢?”周文斌闻言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支吾了半晌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来。玉婷却是步步相逼,转到周文斌跟前,斜眉立眼地看他,冷冷地问:“适才我在屏风后面听得大姐夫言下之意,却是你于新婚之夜便即丢下我大姐不管不顾出得门去,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怎么着大姐夫,青儿没听错吧?你说,到底是也不是?”到得后来竟是厉声诘问的口气。

这下子,周文斌的汗可都下来了。他自知理亏,本是怕大舅哥责怪自己的,没想到大舅哥那关倒好过,却碰上个泼辣厉害的小姨子。眼下被小姨子这一番连声追问,周文斌站在原地只“这个。。”“那个。。”的吭哧了半天,心里面不住打鼓,眼神却是看她不敢不看又不是,一时间只窘得手脚都没地儿搁了。

却原来玉婷是听说周文斌这边心系若嫣,那边却转身便娶了若兰,恼他三心二意用情不专,这才故意引他着急捉弄于他的。若嫣于屏风后听得不住跺脚,后悔不迭,她本意是让玉婷出去冒充四妹若青名号,骗得周文斌走便是了,谁料想玉婷临时起意闹了这一出。现下倒把周文斌个实诚人捉弄得灰头土脸,恁样狼狈。

为栋在一边见了,却是暗暗好笑。心说这位玉小姐还真是个人物,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前两天便在府里折腾得上窜下跳不亦乐乎,今儿个又装扮起男人来玩耍了。看她小模样儿扮起男人来倒也惟妙惟肖俊俏可爱,可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才刚儿还笑意盈盈的,几句话功夫却把周公子挤兑得哑口无言。

虽对玉婷之举甚感新奇好笑,为栋却还是得帮周文斌解围的。当下干咳一声,“青儿!不得无礼,看吓着了你大姐夫。”玉婷却是还不过瘾,上前两步腾地一伸手便抓住周文斌前襟,用力一扯又恨声道:“这个那个的到底是哪个呀?你究是把我大姐怎么着了?姓周的你可给姑奶奶我听好了,今儿个你不说明白了,就甭想出这个门儿!”

周文斌何曾见过这阵势,竟被一小姑娘家给拉扯着逼到这份儿上了,却是拉下她不是,不拉下她也不是,一时急得没法儿,只得连连点头抱揖服软儿道:“青儿青儿,是大姐夫不好,你快放手,回头容我细细解释给你听!”玉婷只是不依,一边手上加劲儿,一边大声叫:“不行不行!你现下就得给我立马解释清楚!”周文斌没招儿了,只得回头求援:“大哥!大哥!我求您了,快叫这小姑奶奶放手吧。”

为栋忍笑上前,一把拉过玉婷小手,“青儿莫胡闹了,看把你大姐夫急的,就让他坐下来慢慢说吧。”玉婷这才见好就收,顺势松开周文斌衣襟,嘴里还兀自叫着:“哼哼!我今儿倒要看你究竟有何话说!”一转脸却对为栋挤眉弄眼得意洋洋地扮了个鬼脸,为栋被她娇俏可喜的模样晃了眼,心里忽觉一丝异样,握住玉婷柔若无骨的小手便一时忘了放开。

玉婷发现为栋的眼神忽然幽暗了下来,握住自己的大手更是一紧,瞬间也感觉心跳加快了几分。一时慌乱玉婷不由抽出手来,又不敢抬眼看他只管向地下乱瞟。却忽地惊咦一声:“咦?这是什么?”

正在这时,门外小厮又是一嗓大声通传:“宋培德宋公子到!”

……本章完结,下一章“:聚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