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20章::聚首

《玉凤缘》

第20章:聚首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儿个在前头伺候的小厮叫德胜儿,才刚儿见公子回府时带进来个周公子,还没进门就吩咐自己先大声通传一下,只道是公子从今儿起在府里立下了新规矩。眼下看这宋公子又来了,德胜儿立马便大声通传进去,心里还得意着呢,亏得昨儿个特意向巧儿讨问过宋公子名号,这会儿不就用上了,看以后王总管还说不说自己没眼色。

德胜儿却不知自己这一嗓子喊出去,屋里屋外的几个人倒都被他震住了。宋培德自是因已走到门口,那小子就挨在自己耳边喊了一嗓子,却是被他吓了一跳。愣神工夫心说你小子抽风哪,平白无故喊个什么呀,前两天过来没见谁这样伺候啊?侧头瞅德胜儿一眼却也不与他计较,便迈步进门。

里面的周文斌听了,却是心下大震。宋培德宋公子?莫不就是自己连日来苦苦查访的那个人?周文斌立刻激动起来,也顾不得小姨子给自己的难堪了,只把目光直直投向门口等待那人出现。

为栋听得宋培德又来了,不由得眉头暗皱。心说这个宋公子和周文斌都对嫣儿有意,一个是连三并四大献殷勤,一个是痴心守望不懈查找,今儿个却又阴差阳错会在一处,可别要惹出什么事端来。

而玉婷正定睛看地上的物事时听得德哥哥来了,心说坏了,自己只顾着玩儿却忘了德哥哥还等在茶楼一事,一定是德哥哥等得急了寻上门来了。当下顾不得往地上瞅了,也抬头望向门口。

而屏风后的若嫣听了,却心里格登一下。她知道宋培德敷衍大猛哥的说法儿,也听宋培德提起过周文斌跟着黄家一起查找自己,那想必周文斌也会从大猛哥那里得知宋培德名姓,如今二人再这么一照面,自己的真实身份还不立马就得叫周文斌给晓得了,那。。那。。且不说才刚儿玉婷戏耍周文斌之事要露馅儿,连自己一直骗他的假身份也得跟着一起揭穿,待得知真相时却要周文斌情以何堪。。最要紧的是,如果若兰和二姨娘通过周文斌得知自己还活着的事实,那自己和大哥的计划不是要前功尽弃了。。唉,眼下一切都乱了,这可怎么办?

几个人心怀各异的当儿,宋培德已自走进门来。远远便看到大厅正中立着个生面孔,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宋培德不由一怔,也着意看了两眼确是不认识,于是冲他微一点头便径自上前欲与为栋玉婷见礼。却见玉婷一劲儿对自己使眼色,宋培德心下不解,只得停住拿眼注视玉婷作询问状。

玉婷暗自着急只怕德哥哥脱口叫出自己名字,却又一时想不起眼下该如何向他介绍自己的新身份才不至令周文斌起疑,咬了咬唇玉婷只得再抬眼看向为栋,希望他能帮自己解围。

为栋看到玉小姐投向自己的急切求助眼神,不由心头一热,面上便露出丝笑意来。微微颔首回她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再转向宋培德笑道:“宋公子来得正好,我小妹正要我陪她去你处找你,如今倒省却好多麻烦。青儿,等下你便陪宋公子去后花园,看看昨儿个那鸟儿究竟是怎么了,你不是说它一直没进食么?”后面的话却是对玉婷说的。玉婷连忙应了,上前拉了宋培德就要往出走。

周文斌见状急了,赶紧上前两步,询问为栋却眼望宋培德:“大哥,这位是。。”为栋只得给二人相互引见,宋培德闻听眼前之人就是周文斌,立马明了适才为栋与玉婷为什么要搞出那场玄虚,便也明白周文斌为何目不斜视地紧盯自己。心思电转间,宋培德拱手为礼,含笑道:“原来是周兄,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周文斌拱手还礼,目光炯炯地望着宋培德,也微笑道:“小弟久仰宋兄大名,却一直无缘得见。不想今日在此偶遇,真是幸甚!”宋培德如何看不出周文斌眼里的探究与执着,情知他今日是非要向自己讨一个交待不可的了。自己对他倒是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却不知程小姐心里如何想法,倒也不能贸然行事。宋培德决定还是先见招拆招静观其变为好,当下嘴里连道好说好说,却不知周兄有何见教?

周文斌眼见宋培德神色自如一副老道周全模样,心说这厮果然狡猾,别指望能叫他轻易说出什么来,也只能跟他照直撸了。当下又是一笑,周文斌先拿眼扫下为栋,才对宋培德说:“实不相瞒宋兄,小弟确是有事相求。今儿当着我舅哥的面儿,小弟想要向宋兄打听个人。却不知宋兄能否直言相告?”

宋培德看这周文斌未语先笑,又抬出为栋来再拿话挤兑自己,心知此人远不似外表般忠厚诚恳好相与。再看为栋也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宋培德只好回道:“周兄哪里话来,如有效力之处,宋某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却不知周兄想要打听的是谁?”

周文斌闻言微顿,不由向玉婷处瞥了一眼,把嘴一抿又自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小弟家住晋阳,前些日子在长安结交一户黄姓人家,往来甚欢。此番再来却惊闻他家的义女苏小姐七日前于码头之上遭人掳掠,至今未回,黄家满门这几日俱都茶饭不思心急如焚,小弟感同身受自当鞍前马后奔走效力。因有知情人言称宋兄知晓此事,故此小弟一直托人想要拜会宋兄。天可怜见今日终于得偿所愿,还盼宋兄能坦言告之苏小姐下落,小弟和黄家上下尽皆感激涕零。”

周文斌一番话说得详尽坦率又合情合理入木三分,宋培德听罢大感踌躇,心说此时再若欺瞒于他未免有失光明磊落。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看向为栋。却见为栋一反之前犹豫不决神情,把手握拳,终于下定决心的样子,对着周文斌便要张口欲言。

此时忽听屏风之后传来一声:“大哥且慢!”语音未歇,就见若嫣已换回女装窈窕走了出来。

屋内四人听到若嫣突然出声又见她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无不惊诧。当然其中要属周文斌的感觉最是震憾,冷么丁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那个人儿就这么袅娜娉婷地来到跟前,不由得周文斌心旌摇曳几疑身在梦中。恍惚了会儿,周文斌才注意到若嫣已对着自己福下身来,螓首低垂半晌未抬。周文斌终于回过神来欣喜若狂,一时情难自抑伸手便握住若嫣肩膀,颤声道:“苏小姐,你。。你没事么?”

若嫣正自满面羞愧措辞致歉的当口儿,自是没有留意到周文斌此时的动作着实不合理数,旁边的为栋和宋培德却都看不下去了。宋培德以拳遮唇重重地咳了一声,为栋则快步上前一把将若嫣拉到自己身侧,满脸不悦地道:“妹夫,请自重!”

周文斌眼见平素温文儒雅的舅哥竟激动至此,不由一愕,唯恐他不知苏小姐身份忙又解释道:“大哥,这位姑娘就是我适才所说的那位苏小姐!妹婿因不知她究是如何脱困又再来到这里,一时情急才。。”周文斌声音越说越低,终是回过味儿来,苏小姐既已身在此间,为栋又如何会不知她的身份。可这样一来却令他更是狐疑,拿眼不住地在为栋和若嫣之间来回扫视,为栋见状轻哼一声,“我怎会不知她的身份,她乃。。”

为栋话未说完,便在若嫣的轻扯之下被截断。若嫣抬眼看向周文斌时,见他脸上惊喜焦灼激动狐疑的神色兀自交错不定,心下更悔自己害他不浅。咬了咬唇按捺住心底的忐忑不安,若嫣再凝望周文斌一眼才饱含愧疚语带哽咽地说:“对不起周公子,早先我于黄家之时对你和干娘所说的身份姓氏不尽不实,虽说是因另有别情不便相告,可欺瞒你这么久,又害得干娘一家为我殚思极虑受尽惊吓,实在是愧对你们的真情厚意,小女子羞愧莫名,这厢给你赔罪了。”若嫣说罢再福下身去,强忍泪意,半晌方道,“干娘那边我择日自会前去登门谢罪,还望周公子大人大量多多海涵。”

……本章完结,下一章“:夜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