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22章::改良

《玉凤缘》

第22章:改良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于解脱掉心底那份束缚牵绊,若嫣晨起时浑身轻松,穿越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生活中又有了希望。就如同前世面对一项新的企划案那样,她对即将到来的刺激和挑战充满着信心与期待。因此,当她听巧儿说为栋让自己起身后即去书房见他时,不由得嫣然一笑,想到还有大哥的疼爱和支持呢更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为栋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嫣儿今日与往昔不同,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却又叫不准,只是觉得她今日格外的容光焕发,本就精致秀美的小脸上更隐约透着一股子喜气劲儿。于是为栋便开门见山地问她与周文斌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早已两情相悦如今喜事近了。

若嫣闻言抿嘴儿一笑,轻轻松松地说出下面这番话来,“大哥,嫣儿知道你和娘亲一直在关心挂念我的终身大事,以前嫣儿少不更事,很多道理没想明白,倒叫你们白费心了。现下嫣儿已经想通了,女儿家终是要嫁人的,而且嫁得一个品行端正称心如意的好郎君,才能令自己终身幸福也好叫家人高兴和放心。”说到这里,若嫣看了看频频点头满脸欣慰的为栋,然后将面色放正语气一转又道:“但是,嫣儿经历过这一场风波之后,才明了了自己的心思。大哥,嫣儿不想论男方的家世和学问,也不问他是贫富贵贱,但求他能与我知心互爱情趣相投,嫣儿认定这样的人才是自己的良人。”

为栋不由插口道,“那周文斌他。。”若嫣微微一笑,截过他的话头道:“大哥你误会我了,之前我对周公子确是没动过什么心思,那耳坠子也是无意之中被他得到的。昨儿个我因说出来怕会令他当着众人的面觉得尴尬,这才没有作声。不过,我现下也懂得周公子对自己的一番真心实意,只是还不能就此确定他是否就是我的良人。”看着为栋脸上露出不解之意,若嫣神色转为坚定,又清脆利落地说:“周公子也好,宋公子也好,或是除了他们之外的任何人,只要嫣儿能确定他是真正理解我爱护我的人,能与我相知相印,哪怕他只是贩夫走卒身份低微,嫣儿也愿跟了他。”

为栋还从未见嫣儿如此坚决果敢地表露过自己的心意,当下沉吟不语,片刻后方道:“那嫣儿你要如何得知,那个人是否真的理解你,又能够与你心心相印呢?”

若嫣闻言娇俏一笑,曼声道:“那还得大哥你支持你帮助我才行,我便是要试试他们对我的心意。大哥你给我两个月时间,如果两个月后嫣儿确定哪一个是我想要的人,就请大哥作主,把嫣儿许配于他。如若两个都不是,那还得靠大哥再为嫣儿另寻良人了。大哥,你可能应我么?”

为栋暗自点头,心说嫣儿经此磨难之后确是成熟又勇敢多了,以前因为知道嫣儿娇柔怯懦不甚得父亲宠爱,为栋便兄兼父职没少为她遮风挡雨筹措安排,现在这样的她终于能令自己放心得下了。想到也许从今后,嫣儿就不再需要自己的照顾和保护,为栋又不免心情微黯,长长叹了口气才道:“嫣儿,听你一番话,大哥很是欣慰。嫣儿大了懂事了,知道为自己打算,大哥也就放心多了。就依你说的,我们以两个月为期,到时候大哥自会为你作主,你也不要再说什么身份家世,大哥相信能令嫣儿倾心的男子断不会差到哪儿去,就算对方是皇亲国戚,大哥也绝不会让嫣儿受了半点儿委曲。”

当为栋问起她究竟有何计划时,若嫣只偏头一笑,却是不答,转了转眼珠儿,忽又问起程锦记在长安的生意来。为栋欲待说那是男人的事自会有大哥操心时,若嫣才不慌不忙地说出一番话来,却将为栋听得由惊异转为震憾,再由震憾转为欣喜。为栋噙着一抹笑坐在那里又暗自合计了一会儿,方说嫣儿此法一举两得我看可行姑且试它一试。然后便根据若嫣需要,详细地把自己所掌握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知于她,兄妹二人在书房里足足筹划了一个多时辰,为栋这才出门前去安排布置。

程锦记长安分号的经营状况和若嫣最初设想的差不多,由于多年来品质和信誉上的双重保证使其拥有固定的消费群体,其中以中上层阶级为主,中低级官员的家眷、商贾富户的妻女以及城内有名几家风月场所的花魁红牌都是来此消费的主力军,再有就是一小部分从外地慕名而来的流动客源,所以程锦记在长安城里的名号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只能说是小有名气而已。

要论长安城里名气最大的织绵行那得数金织记和锦织记,这两家都是百年老字号了,金织记更是此地唯一一家负责向宫中供货的商号,城内早都传说金织记和锦织记的幕后老板乃是宫庭中人,而且权限不低,不过具体是谁却是哪个也说不清楚。这两家织锦行出品的锦织服饰因很多是从宫里直接流传出来的样式,所以很受长安城一众贵妇和名门千金的推崇,称之为引领长安服饰流行的风向标也不为过。

若嫣已嘱为栋着人送回来好几匹织锦布料和成衣配饰,其中有自家商号出品的也有金织记和锦织记的。仔细比较之下,若嫣发现那两家的织品作工精细用料考究,而且配色合理颜色也比较鲜艳,只是用它做出来的衣饰大都华贵有余轻巧不足,又不耐磨,所以仅适用于高官豪门。而自家的织品则胜在质地柔软作工精良,做出来的成衣虽说颜色样式没那么花哨却是轻巧贴身而且比较耐穿。

已然知道差距在哪里,接下来便是要取长补短推陈出新了。当下妇女的服装,主要有衫、袄、霞帔、背子、比甲及裙子等。背子还分有宽袖背子和窄袖背子两种。宽袖背子,只在衣襟上,以花边作装饰,并且领子一直通到下摆。窄袖背子,则袖口及领子都有装饰花边,领子花边仅到胸部。这个时代中妇女衣服的基本样式,大多仿自唐宋,目前宫室及贵族妇女中比较流行的穿法是窄袖背子,下着曳地长裙,这些从金织记的衣饰搭配中就能看得出来。

若嫣潜心研究了半晌,决定先从配色和用料上下手加以改进创新,至于衣服样式嘛,还是不要做太大改动,只在细节之处花点心思就好,以免太超凡脱俗反教人没法接受。

若嫣把自己一关就是半日,可把玉婷给闷坏了。跑去问若嫣究竟在忙什么,她但笑不答,只告诉玉婷说过两天就有得劳烦公主了,到时候她想闲会儿怕也是没办法呢。玉婷听得此言更是好奇,又待追问时,却被若嫣反过来询问知不知道眼下长安城中哪家贵妇最是喜好办席设宴出风头。玉婷愣怔了片刻,才想起来说是王丞相家的夫人总爱炫耀自己置家管事的能力,经常以赏花和办诗会的名义于丞相府中设宴遍邀城中贵妇和千金会聚一堂,自己还曾因好奇而乔装前去查看过一番,却感觉忒没意思,尽听那帮子贵妇们胡乱攀比嚼舌根了,那些千金也都纸人似的,屁都不放一个只管低头耷拉脑的连个模样都看不清楚。不过看当时那场面还是挺壮观的,那个王夫人倒很能折腾,凡事都处理得面面俱到的样子。

若嫣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点点玉婷额头,调侃道:“你当人家都像你似的,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哪有半点儿公主的样子,怪道你总说交不到朋友。”玉婷小嘴一撅道:“就是这样说嘛,我才会如此喜欢姐姐的。别的人见了我不是怕的要命,就是看不顺眼,只有姐姐你是真心拿我当朋友一样的对待,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这样子的。姐姐你真的和别人都有很大不同,我很高兴自己能遇见你,是真心把你当姐姐呢,你可不要逗弄我哦。”

若嫣闻言不由得暗自苦笑,她知道玉婷对自己的信任和依恋,自己也是真心喜爱她。可是一想到万一哪天当自己发现心里面在意的那个人就是宋培德的话,又将怎么去面对玉婷呢。唉,这个想法从打若嫣确定自己心意的那一刻开始就困扰着她,若嫣不想在今生还要错失真爱,可她更不想伤害这个率真可爱的女孩儿。每思及此处,若嫣只能安慰自己,那个人不一定就是宋培德,也许自己真心喜欢的会是周文斌或是其他人呢,到时候再说吧。

若嫣的心里只会顾忌到玉婷,却没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真选了周文斌时,又要拿若兰怎么办。也许是她一直在下意识地排斥防备若兰,所以对若兰没有半点儿感情,再想到就是她一直在加害自己,心里竟觉得如果若兰不幸福的话那也是自作自受,所以若嫣实在没办法去同情怜悯她。

从玉婷口中若嫣了解到王夫人就是自己下一步计划中需要用到的人,便开始寻思如何才能找上她。王夫人家世显赫,程家一时未必结交得上,嗯看来此事也得让玉婷出马才行。

若嫣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画出自己心中想象的布料花纹和衣服样子。花纹倒是好办,只要把颜色搭配好了,就显得别致和耀眼了,只要照样子织出来,必是会强过金织记的。可衣服样子就不好弄了,若嫣在领口和袖口处改了又改,一会儿掐褶一会儿吊袖的可总觉得会有损原本服装样式的神韵。最后才决定就仿照马蹄袖一般,把袖口处翻出来,却在里外织成不一样的图案,用时便可随意,不翻袖时如平常衣着一般无二,只是袖口图案精巧些。翻出袖来便是里面一层图案显露在外,而且看起来既与衣袖上段颜色相互呼应又明显是袖口外翻与寻常服饰不同的样子。这种设计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内设乾坤,端看穿它的人喜欢怎样了,既可以顺应潮流又可以标新立异。

为栋看过若嫣的设计图后,赞不绝口。现下他对于妹妹时不时便给自己带来一点刺激和惊喜已然适应了,左右问她便只会说是自己胡乱琢磨出来的。为栋目前更关心的是底下人能否照样子织出这料子来,而且时间上很赶啊,嫣儿的意思是三日之内就要看到成品了。

两日后的傍晚,布料就织出来了,与若嫣所画图案花色是半分不差,不仅看过的人都说精巧别致,就连织布的人也称以前真没想过还可以这样子配色上花的。于是程锦记的人又连夜赶工,要照若嫣设计的样式制出成衣来。

就在若嫣和为栋翘首以盼时,程夫人沈氏终于赶到了长安。许是血浓于水母女连心的关系,沈氏一直在心里暗自疑心自己的嫣儿没事,只是没敢当着别人说出来。如今见得女儿好端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还高了也丰满了些,看起来更是娇艳欲滴的样子,叫她如何不喜极而泣。

当晚,母女俩便同宿一处,说了整晚的体己话。若嫣把自己别后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娘亲,沈氏听了哭一回乐一回的,又紧紧搂着女儿不停地庆幸着。待若嫣说出目前的选婿计划时,沈氏惊得咤舌不已,得若嫣再三保证后又抬出为栋的支持和首肯来,她才将信将疑地认同下来。第二日早起,睡眠不足的娘儿俩很快就被玉婷给闹腾起来了,玉婷硬是要学若嫣的样子吵着认沈氏为干娘。沈氏不知玉婷身份,见她天真活泼又嘴巧讨喜的也很是喜欢,便即应了,倒令若嫣哭笑不得。玉婷还真煞有介事地拜了干娘,又讨了礼,随后便一直腻在沈氏身边,倒比若嫣和娘还亲。

正午刚过,为栋便急匆匆喜滋滋地赶了回来,手里拿着刚制好的成衣。若嫣说是不合自己的身量,只叫玉婷换上出来给众人看。玉婷也不矜持,当即换了,却还没等众人瞧见,自己便在屏风后面大声惊疑,这衣裳是什么样子怎生这般奇怪?若嫣听了心里格登了下,却见玉婷从屏风后几步转了出来,一脸的笑意,连说这件衣裳真特别,我可要了你们谁都甭想抢。

若嫣笑了,说本就是为你做的,还指你穿着它走家串户去挨个儿显示呢,你想说不要都是不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绣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