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27章::聚会

《玉凤缘》

第27章:聚会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文斌接到请帖后越看越奇怪,自己在长安可算是哪门子名流啊,这丞相府的帖子竟然能发到自个儿手中来,正坐那儿合计着呢,就见若兰在书房门外徘徊,想是要进来却又不敢的样子。

这几日周文斌因是和母亲冷战,连带着对若兰也爱理不理的,谁叫她是始作俑者,而且他也实在看不上她那副忍辱负重的样子,倒好象自己有多委曲了她,她们又哪知道自己的心有多难受。当下周文斌便低头摆弄帖子对她只作不见。若兰见夫君明明看到自己,却又不理不睬的,咬了咬嘴唇儿,若兰一抬腿倒迈了进来。走到跟前,轻声道夫君妾身有话想跟你说,周文斌这才抬头扫了她一眼,扬了扬下颌示意她继续。若兰低头垂目般整个儿一受气小媳妇儿相,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天,周文斌才听明白她是想回娘家探亲之意,当即怫然不悦,“这种事你还用得着与我说么?直接找娘去不就行了。娘那么疼你,想必会是允的。”若兰这才说明此地程府自己从来没去过,娘说要夫君你陪着我同去走一遭儿。

周文斌听完本是想冷笑的,心说你们娘儿俩这又是想使什么招儿来诓我?突地转念一想不对呀!程府那不是苏小姐呆的地儿么?这才又回过味儿记起若兰可是程府大小姐,那。。如果此番与她前去见到寄附在那儿的苏小姐。。以娘的性子回头听说了还不得找上门去给人家难堪?不行,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周文斌自不知若嫣才是嫡出的程家小姐,却只因唯恐心上人受委曲便一口回绝了若兰。当下只说自己忙得很哪抽得出什么空儿来,还告诉她也不要去了,那边只是座空宅子现下又没有程家什么人。

若兰本也无意去回什么娘家的,只是她怀疑那耳坠子的来历才来试探周文斌,现下见他这样说,却也没什么办法,又不敢直接问他耳坠子的事,便只得作罢,仍旧自个儿回屋胡乱猜测去。

才过晌午,一大早便即出府的周夫人乐呵呵地回来了,见着周文斌便说她才刚儿出去探访一个闺中旧友时听了个信儿,说是五天后王丞相夫人要在丞相府中办聚会呢,届时遍邀城中贵妇名媛,听说还会搞些个新花样儿出来,现下这长安城里可是四处都在谈论此事哩。周夫人原本是当个热闹笑话儿来讲好趁机与儿子和缓关系的,却见周文斌拿出请帖来一对时间,竟是同一天同一时辰呢。周夫人眼见自己儿子竟也收了张帖子,这可真是天大的荣耀啊,乐得她是眉开眼笑,难得来一趟长安竟能碰上这么个千载难逢的热闹场面,回去还不够自个儿回味显摆个大半年呀。当下许诺五日后便给周文斌解禁,并决定当日由自己和若兰陪同周文斌一起前往丞相府赴会,左右有帖子在手,进得门再分赴男女处聚会不迟。

若嫣这几天可是忙得头昏眼花,程锦记的生意好得超乎想象,连若嫣自个儿都觉着意外,看来宫内外新鲜事物的流传速度竟是快得惊人,长安这些豪门贵妇们的消费潜力也着实不小。为栋现下不在长安,若嫣又不便现身,程锦记的掌柜便每日来程府向若嫣请示汇报,遇有急活儿难题儿的更是一天连跑他好几趟。还有小香那边儿,若嫣也给他们两口子妥善安顿了,又给为栋飞鸽传书过去,叫他尽快赶回来,说是有要事相告。而最琐碎的要属王丞相夫人那边,自从玉婷给牵线搭桥之后,若嫣便指派王总管以程锦记名义常去丞相府与王夫人沟通调和,务必要把五日后那个场面操办得红红火火尽人皆知。

要说王丞相和夫人又是怎肯如此卖力地操办这场超大型聚会呢?一是有玉婷公主出面吩咐,二是目前程锦记名号响彻半边天,此番竟肯借重自己府上来操办聚会可也是件儿脸上帖金的大事,三是这次聚会全部由程锦记出资,他们更许诺会给王夫人免费提供全年的锦织缎料儿,而且程锦记再出什么新的衣裳样子也会率先知会于她,那未来一年里长安城的贵妇们还不唯王夫人马首是瞻。四一点也是最重要的,王夫人通透的心眼里敏感的觉察到此番程锦记大肆操办这场聚会另有深意,不然又为什么要男女宴席同办呢?嘿嘿,若是真如自己所料,那更是往外推销自家闺女的绝好时机了。

宋培德这几日也是来去匆匆,到了程府总是拜过沈氏闲谈几句后晃眼便走,大概是想显示自己并未辜负为栋当日所托吧。偶尔得见若嫣时不是他一脸深沉寡言少语便是她总忙得团团转,因此二人竟是未得空儿说上几句话。

为栋终于赶在聚会前一天回长安来了,见了小香也是大喜,告诉若嫣说他此次回晋阳已知会过官府,先悄没声地按画像四下查找那鲁得海,二姨娘也被他命人暗地里严加看管起来。只待此间事情一了,为栋便带小香回去,请官府捉拿二姨娘一伙儿归案。

六月初五这一日,艳阳高照和风煦暖,长安城众所瞩目的丞相府聚会终于隆重开场了。

聚会定在午时开始,巳时刚至丞相府门前就已是车水马龙一派热闹景象,男女宾客纷至沓来络绎不绝,饶是相府众多门人知事都是见过些场面的,一时间也都忙得头晕眼花应接不暇,脚不点地般把贵宾娇客们纷纷引往后花园。

相府之中楼阁台榭富丽堂皇,如今经过多日的精心布置更显美轮美奂,后花园百卉千葩一片姹紫嫣红,来客们赏赏停停地一路走来,尽皆目不暇接赞叹不已。男女宾客至此便分作两处,王丞相宴请各位名流公子坐于高台水榭之上;连通水榭的游廊末端并接有一座长亭,宽敞洁净与水榭遥遥相望,又于湖光花色中半隐半现。此刻众多贵妇千金便在王夫人的带领下围聚在此,从水榭这边远远望去,香风丽影隐约可见。

若嫣静坐长亭一隅,手执香扇半遮面,默默观赏这衣香鬓影挨肩擦背的女人堆儿,真可谓环肥燕瘦千姿百态。今日前来赴会的女客比下帖邀请的还要多出不少,想是事先外界传言广泛才都特为赶来凑热闹的,不过既能得进此间的便都不是寻常人家。眼见来客越来越多亭中安置不下,王夫人当即指挥管事的,命人在亭下的大块空地处也摆上桌椅,因是先到人等都不愿舍弃亭中位置,王夫人只得亲自领着两个女儿走过去坐在下边,这才把众人分流开来。

时辰尚早,那些个名门贵妇不知等下儿会有什么特别节目,有性急按捺不住的便去询问王夫人,她只是摆手摇头抿唇轻笑,却又不肯说。众妇人无奈只得三五成群地聚作一堆儿交头接耳谈笑风生,而千金小姐们都作端庄矜持状,或文静独处或三三两两会在一起低声细语,不过却任谁都把这双眼睁得大大的,随时关注着亭中及王夫人动向。只是这人实在太多,怕是长安城稍有些声名地位的贵族女眷尽皆会聚此间了,放眼望去但见生的熟的各色面孔都在跟前晃来晃去,饶是平日再交际广泛的人来此,一时半会儿的也是认不齐全。

终于到了午时,水榭那边已是端酒送菜大摆宴席了,不一会儿觥筹交措开怀畅饮之声便隐约传了过来。女席这边却吃得斯文秀气,众人心中有事注意力自是不放在食物上,便只偶尔传出两声低言笑语。若嫣见到有不少人都是吃不上两口便在眼巴巴盼着撤席,忍不住低头微笑,看来这王夫人还真把她们的胃口给吊得狠了。

水榭那边吃到酣畅之时,便有人提意当此良辰美景自该吟诗作赋以助酒兴,立得众人附议。一时间各位名流公子竞相吟咏尽显文采,王丞相命人在旁抄录,于大家点评过后都觉着出众的,便抄录两份,并附上所作之人姓氏名字,送往亭中女眷处共赏。此举一出,便激得在座年少公子更是殚精竭虑才思泉涌,唯恐落于人后遭女子窍笑。而女席这边却都是芳心暗喜,年长有女的便睁大眼睛要从中择婿,未嫁千金也都竖起耳朵暗记才子名姓。有心人便自以为明了此间主人承办此会的用意,立马浮语虚辞推波助澜,倒也把场面搞得甚是热烈。

却不知才刚儿这段儿只是番开场白,真正精彩的还在后头。王夫人眼见气氛已被挑了起来,方盈盈起身,先游目全场一圈儿,这才轻笑着说出今日请众位贵客前来,是要给大伙儿欣赏一点儿精美物事,赏完过后还有余兴节目,却是要求待字闺中的众千金们共同来参与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较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