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28章::较技

《玉凤缘》

第28章:较技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夫人说完便拍手命人撤去席面,再引众位都退至亭下,清空亭面后,王夫人微微一笑又举手连拍两次。这时忽听一阵丝竹之声响起,众人方觉清耳悦心,却见游廊之处人影浮动,紧跟着便有一名女子身着锦衣绣衫袅娜步入亭中,只见她衣饰华贵身姿曼妙,却是走出几步便停上一停,一会儿抬手抚颊,一会儿又举扇遮面,缓缓做出几个顾影弄姿般动作,然后纤腰一扭又出得亭去。一时倒把亭下众人看得莫名其妙,这是哪家的小姐呀?怎的自个儿跑上亭去却又不言不语地走掉了?不过看她身上穿的衣裳倒真是精致,那么鲜艳的颜色不见俗气还能显出几分华美来,却是不常见。

正暗自惊疑的当儿,又有一名女子走上亭来,也如方才那位一般走两步摆个姿式,身上穿的衣衫却更见精美绝伦,赫然便是前几日自宫中传出来的花色样式。这下大伙儿心里好象明白点儿什么过来,相互传递几个眼神点点头,知道这正是时下交口称誉如日中天的程锦记出品,看来今儿个这是趁相府聚会的工夫跟这儿展示来了。这工夫众人更是目不转睛地盯住亭中,上面的可都是程锦记新品呀自是不容错过。

有心人一数,先后共上来过五名女子。最后那五人又全数走进亭子,有四女各立一角还余一人站在当中,燕燕莺莺摇曳多姿,身上服饰俱皆华贵细致,却又不尽相同,真可谓争奇斗艳各具千秋。

五女下得亭子良久,众人才醒过味儿来,连声惊叹议论纷纷,再看王夫人却仍是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但笑不语。这时丝竹之声渐歇,隐约间另有叮叮咚咚的琴音若有似无地轻泻而出,如行云流水一般,却又忽远忽近引得众人情不自禁四下查找。

突听水榭那边传来一片惊讶叹喟之声,亭中众女循声望去,却见湖面之上忽然现出一叶扁舟,分荷拂苇冉冉而来,那琴音竟是自舟上传出来的。轻舟渐行渐近,众人这才望见那上面似有二女一坐一站,坐者于舟尾抚琴,站者亭立舟首,琴音婉转悠扬,姝好身姿优雅,宛如画中。

小舟遥经水榭却是片刻不停,直往长亭行来。水榭中人无不引颈相望,待看清舟首女子衣着后更是惊喟吸气之声响成一片,她衣衫之上赫然便是一幅水墨荷花图,泼墨淋漓或浓或淡,占据全身大半幅面,唯下摆处在几片翠叶衬托下,一朵荷花根茎挺直向阳舒展,显得格外明丽、娴静,整个画面简朴大方之外,又显灵动活脱。本乃画中精品,绣绘于衣衫之上却更显和谐高致浑然天成,如此绝思奇技着实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那名女子本就窈窕秀雅眉目如画,在此衫衬托之下更显气韵高洁,遗世而独立。直把水榭中众多风流公子看得是两眼发直魂飞意驰,回过神后争相询问此乃谁家千金?众人皆是不知,唯王丞阳捋须而笑,得意不已。

说话间那叶扁舟已然停岸,舟中二姝缓步走近亭前,眼望目瞪口呆惊羡不已的众位女眷巧笑倩兮,这才一左一右俏立王夫人身畔。此时有熟识之人早认出此二女乃相府千金,皆为王夫人所出,才刚儿还与王夫人坐在一处呢,谁知转眼二人已是泛舟一圈儿,此话瞬间传遍全场,一时间众女对准王夫人是恭维喜贺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王夫人好不快慰,一手拉一女,向众人笑道:“小女冒昧无状,不意惊忧众位了。”语毕,只携身穿水墨荷花衫之女走入亭中,王夫人转身面对众人未语先笑:“呵呵,这是我家长女,闺名书香,本是蒲柳之姿今日全仗这身衣裳方显出几分颜色来,倒叫各位取笑了。”不待众人谦让,王夫人又再言道:“这身衣裳可有来历了,各位想是都未曾见过吧?此乃程锦记以最新技法“绣绘”功精制而成,这件成衣可是今儿个才头一回上身,怎么样不错吧?”

这时早有几个爱美又急性子的贵妇趋前细看,忍不住又伸手轻抚两下,啧啧称叹过后,忙连声询问王夫人是如何与程锦记攀好的,竟得如此极品。此话正是问出众人心声,王夫人这才庄而重之地把程锦记如何找上自己,并借此聚会展示新衣的经过广而告之。她所言当然不尽不实,掩过其中许多内幕不提,又于细枝末节处添油加醋趁机吹嘘一番,不过王夫人倒也真尽心竭力为程锦记做了好一番宣传,引得众人心痒目眩竞相围观,直把那些个贵妇千金眼红得,恨不能立时扒下王书香穿的那件衣裳套自个儿身上,至此程锦记可说是真正深入长安贵妇心中,乃至梦寐以求家喻户晓了。

待喧嚣稍歇,王夫人又轻描淡写地推出下一出重头戏,“才刚儿我不是说还有余兴节目吗?现下便是要请各位千金齐聚亭中,较印一下才艺了。”稍顿一下,王夫人见众人之中并无推拒的,才续道:“这较技共分琴画女红三样,今儿个我们也要评出个头三甲来,就设女状元、女榜眼和女探花各一名。一会儿便由大伙儿推举出几个才高望众的出来任监考和评审,各项技艺比过之后也都学才刚儿男席那边儿样子,挑出技艺超群的交由丞相他们赏评。你们说好不好呀?”

此举一出,下面是众说纷纭。有几个年长之人当即指出此法不妥,在座千金都是大家闺秀怎好当众表演,更惶论还要请男子点评,万万不可!大多数人却都认为此法甚妙,有新意,又雅而不俗,就全当是消遣了罢。更有好些千金自恃才情出众,早已经在底下跃跃欲试了。

此前若嫣一直躲在角落里观西洋景,见得王夫人果然不负所托也是暗自欣慰,此刻见她竟趁机发挥又要搞出别的把戏来,想必是另有所图了,嗯。。那自己何不顺水推舟一番,效果也许会比预计更好也说不定。若嫣略一思索便拿定主意,再见众千金都已袅娜步入亭中择座而栖,便也跟在后面进去,仍旧选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眼光提溜这么一转,便把亭内众生相尽收眼底。见是足有三四十人吧,少女们都已不复早先矜持,纷纷显露出一些情绪来,或冷傲或拘紧或兴奋或羞怯,神态各异。

再扫眼亭下,众贵妇也尽皆落座,都眼巴巴望着亭中,难掩急切好奇之意。若嫣正心下暗笑这帮女人闲着没事儿干可算是逮着点儿乐子了,不经意间眼风扫到一个略为熟悉的身影,心中一凛若嫣凝眸望去,可不是若兰是谁?只见她作少妇打扮,正远远坐在边上也一脸兴奋地往亭中巡视,想是她一时还未瞧见自己。久别之人忽尔乍见,若嫣意外之余忍不住微感慌乱,脑海中闪现的尽是她与其母的恶毒凶残,赶紧稳了稳心神,若嫣又忍不住惊疑,若兰她怎的也在这里?

略一思索,若嫣便想到她定是随周文斌一起来的。那么若兰是何时来长安的呢?嗯这些日子一直不见周文斌,必是与她有关了。直到此刻,若嫣才对若兰与周文斌之间的婚姻有点切身体会,此前她每想到周文斌时,总是下意识把若兰排除在外,对他的已婚身份并没什么概念。可现在却忍不住悸动,隐隐有些酸楚憋闷之感,再思及竟是自己接连两次推拒周文斌婚约,终至把若兰推进他的怀抱,一时间若嫣这心中真觉五味杂陈,眼前不断晃动的尽是周文斌深情的眼神,便好似自己本有个不错的玩具,却因自己一时顾不上它就随手扔在一边,终于被别人捡去收藏起来,之后方觉它有多好对它竟有些不舍的那种感觉,若悔似嗔难以名状。

心潮起伏片刻,若嫣牢牢盯紧若兰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当即又改变主意,盈盈起身往出走了两步,却在亭中最为靠前的一张椅上端坐下来。此处因太过显眼,众女唯恐招人注目,是以虽然位置极佳却一直无人占据。待若嫣坐好再向下环视,果不其然所有人的眼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若嫣也不拘紧,只拿剪水双眸看住远处的若兰,把她霎那间的震惊惶恐和不可置信尽收眼底,随即冲她嫣然一笑,脸上满是怡然之色,众人不由随若嫣眼光齐齐注视若兰,更把若兰惊得手足无惜,当即低低俯下头去,恨不能一下子钻进桌子缝里。

若嫣见她如此便也不为已甚,缓缓收回目光,只含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坐不妄视,于众多视线的探照之下镇定自若处之泰然。亭下众人见若嫣容颜姣好气度沉稳,都暗自惊叹,此姝清丽绝俗,雍荣尔雅,实乃绝色,比之王书香还要高出一等,堪当此间花魁,却不知是哪家千金。也有几人因是有女身在亭中,便不由心生忌惮,射向若嫣的眼光中饱含锐利挑剔,却因实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而更显愤懑。

王夫人对若嫣也是一无所知,初时虽见她容颜出众而多瞧了两眼,却因程锦记总管向自己推荐时只称其为苏小姐,好象无甚家世可言,后来又见这位苏小姐一直隐于角落默默无闻,王夫人便没有对她过多关注。此刻见苏小姐竟一反前态大大方方坐上最扎眼的位置,不由得王夫人也暗自戒备,唯恐她抢了两个女儿风头坏自家好事。

待见亭中小姐们都已坐定,王夫人又督促众人推举监考评审,一番恭谨谦让过后,终于各选定五人出来,王夫人自为评审之一。因是参与人数众多,王夫人与众评审便议定每女只能择一样最拿手的技艺出来比试,故此共分作三场,每场皆由此间评审择选出一名优胜者,然后再将那三人之技艺汇总交由丞相处评议,最后敲定三甲名次。监考之责任自是用来防止较场作弊的,不过当此众目睽睽之下,想必断无此事发生。

稍后便由王夫人宣布第一场较技开始,此番比的是琴技,当即长亭内外鸦雀无声,水榭之中也因事先得了信儿,众人尽皆竖耳倾听,惟恼只能闻其声而不得见其面,却是美中之不足了。

参与第一场较技的共有八人,各自选用拿手器乐和曲目,因时间关系每人轮番上前只奏得半曲即可,未轮到自己或是等会儿要参与二三场较艺之女尽皆于亭子后半部围成半圈儿状静静站立,故此亭子前半部便空出来好大一块地儿来摆放桌椅和各种用具,在前后人群的围观下形同考场。

过没多久琴瑟箫笛之声便陆续入耳,或悠扬或清越,此八女尽皆技法娴熟才艺过人,直听得众人心旷神怡。王丞相次女名书韵,排在最后一个出场,她年方十四,生得白皙细嫩娇美可人,才刚儿便是她坐于轻舟之上抚琴,功力非同一般。此刻王书韵立于亭前面对着下方屏息以待的众人丝毫不见慌乱,为显自己才艺广博,她又弃琴选箫,吹得一曲《妆台秋思》,萧音润柔轻细,甘美而幽雅,如泣如诉余音袅袅,曲毕即搏得个满堂彩。

这第一场较技共进行了一个多时辰,过后经由众评审商议,宣布由相府二千金王书韵拔得头筹,荣获第一场之优胜。把个王夫人喜得是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第一场比试结束后,亭中已是少了八人,下去的几个除了王书韵之外无不面色紧绷,毕竟年纪尚幼,任她们平素如何端庄持重喜怒不形于色,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技不如人也是难以保持平和,更何况这些千金们往日里都闭门苦练自以为才情如何出众,今日始知人外有人,有面子矮的便好似立马就要哭出来一般,急走几步出得亭去闪进人群里便躲将起来。王夫人少不得又要走上场来把适才几人再逐个夸赞安抚一番,只是她虽然满口逢迎讨巧之辞仍难掩面上一丝得意之色。

紧接着第二场比试的是画功,共有一十二人进得场来,各自端坐桌前凝神以对,众评审规定是画法题目自拟,众女可随意发挥,但全部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完成。王夫人见若嫣要参加的是第三场比试,不会与自家长女相争,当即舒了口气,悬着半天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由于这场比试耗时颇久,一时半会儿又看不出什么进展,王夫人为免围观之人久坐枯燥,便提议把才刚儿男席那边送过来的诗作再拿过来由大伙儿逐个推敲一番,也评他个三六九等出来,立得众人附议。于是但听亭下吟诵声叽喳声轻笑声响成一片,亭上作画之人自是无暇他顾,只苦了后边站着等候第三场比试的千金们。这看也看不见听又听不清的,站得久了腿还酸疼,早知道还不如随便选了才刚儿两场比试也好过遭这份儿闲罪。

若嫣却早早寻了个视线好的位置,正在那儿挨个观望场中大作呢,见她们所绘都是工笔画,不像自己那幅水墨荷花一般用的是写意手法。她们笔下的花鸟,线条不够生动,大都形似而缺乏神韵,看过几幅之后若嫣不禁暗自摇头,心下有些失望。直至看到王书香的作品时,若嫣才精神稍振,这会儿刚过了一半时间她还未画完,但已看清乃是一幅牡丹图。以重墨勾叶,淡墨勾花和梗,叶用花青分染,正叶深反叶淡,枝叶舒展婀娜,神清骨秀,由此可见王书香笔法俊逸功力深厚。

若嫣正暗自揣摩,忽听亭下众人好似在争执什么,忙回眼望去,才知下面已自男席那边送来的诗词中挑选出三首佳作,此刻正在评定名次,却因各有所见而难分轩轾。若嫣凝神细听之下,不觉莞尔。其中争议最大的有两首,一为咏怀诗,一为咏物诗,其拥簇者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咏怀诗中抒发了所作之人欲抱效江山社稷的淑世情怀,简约洗练,又有积极向上的励志之意,因此受到很多人的好评,认为作者堪当魁首,不过说起其大名来在座女客中却鲜有人知,他姓程名为栋,字锦之。另一首咏物诗作者姓周名文斌,字子玉,据说乃晋阳太守之公子,目前在长安城里却也是默默无名之辈,不过他托物言志,诗中所表达的感情隽永深挚意味绵长,似咏物实抒情,尤其是那句“美人之贻日思忖,纵抚千遍亦消魂”,充分表达了他自得到佳人赠予后,便每日思念抚看永不厌倦的痴恋情怀。以其缠绵悱恻柔情似水,着实得获众多女子芳心拥戴。

第三首为写景诗,写的正是方才书香书韵湖上泛舟的情景,本乃即兴所作,却应时对景声情并茂。其中那句“荷叶芙蓉琴音袅,闻香始见玉颜来”更是活色生香。此诗作者却是长安名流中家喻户晓之人物,礼部尚书之子宋培德,众女皆道素闻此人文采出众风流不羁,今日看来果是名不虚传。

……本章完结,下一章“:惊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