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29章::惊绝

《玉凤缘》

第29章:惊绝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见众人挑出来的那三个皆为自己熟识之人,轻笑过后也来了兴致,当即屏息聆听评选结果,下面原本兀自争论不休,最后才由王夫人出面一锤定音,却是咏物诗作者周文斌名列第一,咏怀诗作者程为栋排在第二,写景诗作者宋培德位居第三。

若嫣对周文斌大作更是心领神会深有感触,思及他对自己如此情深义重,竟每日里托物寄相思,也是心有戚戚焉。若嫣黯然片刻,不禁又望向若兰处。却见若兰原本一直盯着自己,脸上凄苦犹疑不甘之神色往复变幻,待看到自己也在瞧她时才蓦然垂下头去,在若兰敛目的瞬间若嫣分明看见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跌坠下来。

周夫人坐在下首却险险乐得晕厥过去,没想到自己儿子这么长脸,在长安这卧虎藏龙的地儿竟也能显姓扬名。她却没听懂儿子的诗里说些什么,只惊喜地看了一眼若兰,虽见她神情怪异,也没往心里去,特为大声对她言道:“听到没若兰,子玉夺得第一哪!我儿子好本事呀!”待见到周围有人注视自己,周夫人当即一反先前小心翼翼恐为人知状,忙不迭地向众人炫耀:“周文斌便是我儿子,呵呵,我就是他母亲。”一群好事者随即与周夫人争相攀谈,更把她美得找不着北了,早把若兰忘在一边。若兰见状,更觉忧伤难耐心生悲凉,又恐被旁人瞧见不妥,犹自勉力振作,强颜欢笑。

若嫣把这情景尽数瞧在眼中,虽是仍对若兰心存怨恼,却也不免为她感到悲哀。自己的丈夫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看样子那婆婆也不甚关心她,即便是此刻得知丈夫才气过人众所瞩目,想是若兰也无法由衷的为他感到欢喜吧。

这工夫半个时辰已到,亭内众女都已完成画作交由监考手中,接下来就要经评审商议裁定结果了。王夫人入得亭中取画时,先不急着返身,却对旁边一名女子熟稔笑道:“恭喜你呀宋夫人!令郎才华出众,勇夺头三甲哪!”若嫣闻言不由一惊,这名监考女子竟是宋培德母亲吗?怎的如此年轻?只见她容色颇为清丽,瓜子脸儿丹凤眼,看得出当年也是一妩媚俊秀的人儿,至今仍容颜未老风韵犹存,顾盼之间那眼神儿就好象是会说话儿般,恬静之中又隐隐透着股子柔弱,让人忍不住地想要亲近于她。

却见宋夫人温婉一笑,微微摆手道:“哪里,犬子顽钝,区区劣作实难登大雅之堂,全凭众家姐妹抬举他罢了。”言语间意态从容平和,浑不见才刚儿王夫人那股子得意张狂劲儿。若嫣忍不住对她心生好感,没想到以宋培德之潇洒狂放,其母竟如此娴静淡泊。

第二场比试结果出来,王书香所作《牡丹图》造型典雅,雍容华美,色泽润藉,果然技压群芳,摘得画技比试第一名。

王夫人满面红光喜形于色,只差没满场飞奔了,看似反比自己两个女儿更显兴奋。在她快手快脚的张罗之下,第三场比试终于开始了。

本场比的是女红,裁剪刺绣任选,限时一个时辰,场中所剩一十八名千金全数参与此技,因时间有限,众女赶紧手忙脚乱地挑选用具,不待坐稳便已开始下针了。

若嫣与旁人不同,挑得一块长方形绸缎之后,先不取锈针反选笔墨,然后对众人的惊异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只找了张桌子安然坐定,铺平缎料便开始作画。也不见她如何思量便即挥毫泼墨,运笔如风挥洒自如,过没多久一幅美女赏花的雏形已然一蹴而就,线条遒劲生动,墨色明洁滋润,然后若嫣又执笔在树干、美女身上和花间连勾带染,只余美女的颜面部分还保留空白。

正笔走龙蛇间,若嫣感觉身边似有一人,正倾身俯看自己画作。若嫣执笔回视,见是宋培德之母宋夫人正对自己凝眸而笑,笑容极淡却令人感觉心里暖暖的,若嫣也回之灿然一笑,才转过头来继续作画。盏茶工夫若嫣已完成绘画部分,待墨迹稍干她又拿起香扇在绸缎之上轻挥了几下,这才取过刺绣用具,便在画面之上又绣将起来。

亭下众人见她如此施为无不惊诧,猜不透她在弄什么玄虚,只王夫人联想到若嫣是由程锦记推荐而来,心中隐约猜到点儿什么,却又难以置信,只拿眼惊疑地上下打量着她。

若嫣成竹在胸,又针法娴熟,速度自是极快,绣完之后又再提笔渲染几下,方才手提绸缎轻抖了抖,整幅绣品都完成了时辰还差一点儿未到,仍有几个小姐坐在那里手起针落挥汗如雨地赶工呢。宋夫人王夫人还有几名监考评审甫见若嫣绣完,便尽皆趋前观看,却都木立良久,反是连声惊叹也发不出来。直到亭下有人宣布时辰已到,几人这才面面相觑神色恍惚地走下亭来,心下却都止不住惊疑着,这哪里是人间凡品分明是惊才绝艳有如神助哇!

只见若嫣这件绣品乃是一幅《春日赏花图》,春日里桃花竞相怒放,花团锦簇更显春意盎然,有一美人徘徊树下,微微春风拂过,人面桃花相映红,引一翠鸟落于枝头扭颈相望,美人又拈花而笑,整个画面意趣生动妙不可言,人物花鸟尽皆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仿若一眨眼工夫这美人和翠鸟便会同时由画里走出来一般。

若再细看,更奇妙之处便在于此品乃半绣半绘,画绣结合,画中人物所穿锦裳,是先上底色,后于底色上加绣作锦纹状的,美人的面部则是先绣后画,桃花、翠鸟还有树枝和树干,也皆为绣绘相间,故此才能保证深浅浓淡之层次分明,更显整幅画面生机勃勃。

倘若这些都还不够令人惊绝,那便再瞧这画中之美人吧,赫然便是若嫣自己!那眉目那神情尽皆纤毫无爽,人画相照,孰假孰真,难于臆断。真个是惊情绝艳若嫣女,才气无双似瑶仙。

第三场比试结束后,若嫣的绣品当着亭下众人一比时,满座皆惊。再听王夫人介绍此女姓苏,乃程锦记推荐而来,便有不少机灵人已联想到王书香身上那件水墨荷花衫必也出自苏小姐之手,当即群情鼎沸,好多人都想挤往苏小姐身前,第一时间和她论交,以待日后能和程锦记拉上关系。

正混乱间,忽听有人高声唱喏:“九公主殿下驾到!”

霎时全场鸦雀无声,众女纷纷往两旁闪,立刻现出一条宽阔的道儿来,王夫人急步奔前迎驾,不一会儿玉婷公主便在众随从的拥簇下浩浩荡荡地进来了。

王夫人正要向玉婷公主解说眼前情形,却见玉婷公主把手一摆曼声道:“王夫人不必多说,本宫都已知晓,此法甚妙,你们且继续吧。”王夫人诺诺连声,待玉婷公主坐定后,又听她道:“本宫今日到此,一是来此间凑兴,二是为一会本宫的金兰姐妹苏小姐,不知她现下何在呀?”

众女一听更是惊惑,苏小姐竟是公主的金兰姐妹?哦这来头可真是不小!这工夫若嫣已从众女身边闪了出来,莲步轻移来到玉婷公主驾前,看见玉婷穿着一身正式尊贵的华服居高而坐,便欲行大礼,却被玉婷急忙下来扶住,“姐姐不必多礼,来人,看座!”

下一刻若嫣已被玉婷拉着手推坐椅中,玉婷再冲王夫人一摆手,“你们还愣着作什么?才刚儿比到哪里了?继续呀!”

众人这才回过味儿来,王夫人和几个评审一商量,立马宣布本场比试获胜者为苏小姐。因结果早就在那儿明摆着,大伙儿也丝毫不觉着意外,只是都拿眼不住地瞄着那幅美人绣,暗自嘀咕这苏小姐绣画双绝的功夫真个是超凡脱俗没得说,不过她为什么偏要把自个儿给绣进画里去呢?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呀,这也不能怨她们少见多怪,实在是因为在这个时候还真没谁搞出过自画像啥的呢。

玉婷见了那幅绣品也是连声叫绝,一直拉着若嫣的手又是恭贺又是说笑,让人瞧着好不亲热。若嫣事先没想到玉婷能赶过来,也是欢喜得紧,又见玉婷眉飞色舞地说起她原本一直从宫里头不断派人前来打探此间进展,待听得姐姐下场时才终于忍不住前来助威,父皇得知此间盛况便也没有阻拦于她,玉婷边说边还不住地窍笑。旁人见得玉婷只管拉着若嫣叽叽喳喳地谈说,却哪里还有半点才刚儿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派头,便都心知这位苏小姐在九公主眼中的份量还真是不一般。

要说这其中最觉着意外和眼热的便要数若兰和周夫人了。若兰自是没想到若嫣竟然又一次大难不死,而且还能出入此间与这些个贵妇千金们聚会论交,本就心里头一直惴惴不安呢,待见得若嫣绝技一出惊艳全场更是惊憾莫名。若兰对若嫣是从小看到大的,虽知她绣技高超却也没料想她竟已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难道是她最近有什么奇遇了?紧接着她便惊悉若嫣竟已化名为苏小姐,而且正是自己夫君心里头一直牵念不已的那个人,短短时间内若兰由极度的震惊到困惑又到失落再到恐慌,已是不知转换过几个来回了,直要把她折磨得疯掉了,此刻再见得若嫣与玉婷公主如此交好,更感惊骇!偏又身在此间,若兰连个门在哪儿都找不着,真是躲没处躲逃也没个地方逃的,只得坐在那里干着急,心里头不住地暗叫着“我命休矣,我命休矣!”

周夫人却是不知若兰此刻翻江倒海般心事,不过她也在那里暗自猜疑这位苏小姐怕不就是自己儿子心里头那个人吧?真是冤孽呀!如此天仙般的人儿,难怪能把儿子迷得颠三倒四的!不过,这位苏小姐也真是不一般哪,不仅人长得美,一手女红也是惊妙绝伦,还是九公主跟前的红人儿,嗯若真是做了自家儿媳妇儿,日后不但儿子能飞黄腾达,就连自家老爷不也能跟着沾光得势吗?嘿嘿,这样儿看来这个媳妇儿娶得还真划算!她只道苏小姐与自己儿子早已是两情相悦密不可分了,这会儿便已挨那儿做起白日美梦来了。

再说若嫣自从王书韵参加第一场较技开始,便已知晓王夫人想要借机取巧的心意,再看书香书韵人品上乘,正对自己此番行事有莫大助益,便凑近玉婷耳边轻语道:“公主,此刻这场面还不算热闹,接下来怕是还能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不知你可愿意帮我一个忙?”玉婷自是不怕事大之人,岂有不允之理,当下忙不迭催促姐姐快说快说还要怎么做才会更有趣?若嫣便附耳细说了一遍,玉婷连连点头,眉梢眼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听到后来更是咯咯地笑出声来,“好玩好玩!姐姐真有你的!没问题,我全力来帮你!”

当下玉婷屏息合计了会儿该当怎么去安排才更有条理,却忽然想起一事,又忍不住迟疑,“姐姐,那你说。。德哥哥他。。会不会也。。?”若嫣微微一笑,望住她眼睛轻道:“他怎么想姐姐现下也说不清,不过你是希望他会,还是不希望呢?”玉婷不禁咬住下唇,细想了片刻,才下定决心般,“我也不知道德哥哥会怎么想,不过,只要那人是姐姐你,即使德哥哥他也。。我也不会生气的!因为我是真心喜欢你们两个人!”

若嫣忍不住拉着玉婷小手紧紧握了一下,真心笑道:“好妹妹!不管结果如何,姐姐都要谢谢你!”玉婷嫣然一笑:“姐姐,你真勇敢!玉婷也很佩服你!真希望一切能如姐姐所愿!呵呵,我们这便开始吧!”

玉婷止了笑,才着人唤过王夫人,“王夫人,接下来是不是要将才刚儿那三位得胜者的作品交与王丞相那边儿去赏评呀?”王夫人原本一直因此事正在那儿犹豫不决呢,她真怕苏小姐势头强劲,压倒自家两个女儿去,不过她事先既已放出话去,现下倒也不好收回,此刻听闻九公主如此一说,赶紧趋前恭声道:“正是,不知九公主意下如何?”玉婷挥了挥手道:“正当如此!快去快去!”

王夫人只得携了画作和绣品,又拉了小女儿一起赶往水榭方向。王丞相得信儿早迎了出来,当即将书韵安置在事先准备好的静室里,正位于水榭下方不远处。王夫人陪丞相走出来时,忍不住轻声询问他那边儿情况,王丞相乐得抿不上嘴,得意地告诉夫人:“这里面有好几个少年公子那可真是出类拔萃呀!任得其二也不会委曲了咱家两个女儿了,夫人你就放心吧。我已向他们透露过择婿之意了,我看里面至少有那么三个都已经很上心了。”王夫人心下稍安,又忍不住再问:“那有没有周文斌和程为栋二人?”王丞相一顿,疑惑道:“那倒不曾,他们两个对我适才所言看似都不甚在意的样子。怎么,夫人你看中他们两个了?”

王夫人摇头,略显失望道:“唉,现下这事儿跟咱们早前计算的偏出去不少,我一时三刻地也给你讲不清楚,你就帮我多留意一下他们二人吧,我得回去长亭那边了,你可给我看好书韵啊!”王丞相点头而笑说放心吧,咱们不是早合计好了么?明个儿起不怕他们争相前来提亲踏破了咱家门槛儿,夫人你只管睁大眼睛尽情地挑吧。

王丞相在外边整了整脸上表情,方才手持两幅作品步入水榭,向众生言道适才女眷那边儿已送来三样儿获胜作品,现下由我们来逐个赏评一番,再给评定个名次出来。众生轰然叫好,俱都正襟危坐,静待王丞相下文。

王丞相微微一笑,说了声各位听好了,这第一样儿可是首曲子,随即他举起桌边备好的醒木拍了一拍,书韵在下边得了信号便即吹奏起来。一曲终了,众人尽皆沉醉不已,纷纷赞好。王丞相也不多话,接着拿出一幅画来再请众生赏评,便是王书香那幅《牡丹图》,自然又赢得一片赞赏之声。王丞相这才故作平静地告知众人适才奏曲之人乃是自家二千金,而这幅画的作者却是自家长女,才刚儿二女于湖面之上泛舟,各位想是已然见过的了。众人这才如梦方醒,原来适才舟上美人便身在这相府之中,再联想王丞相早前言辞,尽皆会意。更有几个年少气浮的公子哥儿已是有些按捺不住了,恨不得立马便去向王丞相求亲。

宋培德枯坐此间这么久,早已是心生不耐,这些个老掉牙的玩意儿哪能吸引得了他?却因是陪母亲一起来的宋培德又不便先行告辞,这才苦苦坚持了许久。此刻见王丞相话里话外之意竟是要想在此间择婿,不由暗自好笑:这个老狐狸,今儿个折腾得这么欢,原来却是所为此事。他心知自己之风流放荡早已名满长安,凭他个酸腐老朽断然不会把自己考虑其中,自也乐得无事,便即饶有兴味地旁观这出好戏。

宋培德清闲自在地扫了四周一圈儿,还特意看了看周文斌和程为栋二人的反应,见他们也都不为所动,不由暗自点头。这时,只见王丞相又再抖开第三样作品,看样子是件绣品,宋培德也漫不经心地随大伙儿一同瞧过去。

王丞相手中绣品一经展示,下面顿时鸦雀无声,只除了为栋和王丞相之外,众人尽皆呆怔。为栋因是早料到嫣儿会出这一招,自是不觉得意外,他只不知今日还会搞出什么三项较技而已。而王丞相却因他正手持绣品面向众生而立,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见状才转手举起绣品一瞧,也是大惊失色,险险把它跌落在地。

众生一看王丞相把绣品转过去冲向他自己,那画儿已是瞧不见了,这才如梦方醒,又不禁生疑,才刚儿自己所见可是真的么?不会是中了什么障眼法吧?竟好似看到洛神仙子了呢。再看周围之人却好象也与自己差不多反应,不由得都面面相觑。

这时忽有一人离席而起,急步走至王丞相身前,躬身道:“丞相大人,适才晚生没看清楚您手中画作,不知可否再借来一观?”众人这才会意,纷纷附议。王丞相见眼前之人乃是礼部尚书宋大人之公子,自是不好驳他面子,当即唤来两名小厮面向大家一人一边儿展开那件绣品来。

众生再见这幅春日赏花图时,仍是忍不住惊撼,都觉画中这名女子天姿国色仿若真人般,正风情万种地对着自己笑,可再一想这世间怎的会有如此绝色,这画的必是位谪仙。正心神恍惚如痴如醉间,却听“咣啷”一声,有人将茶碗跌落在地上,众生不禁暗道谁人如此失态,纷纷去瞧时认得他便是才刚儿以一首咏物诗而一举扬名的那位周公子。

周文斌适才惊见画中之人赫然便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苏小姐,心荡神迷间只道是自己思念过度而产生了幻觉,当此画再现时方才得知伊人果真身在画中,大骇之下这才失手摔杯。待见众生尽皆看向自己,急忙掩饰地干咳了声,却身不由己地站起来,向王丞相一揖问道:“请问丞相大人,此画为何人所作?画中之人可是身在此间?”

这话可是问得好,王丞相一看众生尽皆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身前的宋公子更是一直呆立画前不肯回席,只得略现窘色地道:“嗯这个么。。老夫却是不知。。这便叫人去问过夫人,各位请稍待。”

还没等王丞相走出去,为栋已然含笑起身,向丞相施了一礼方道:“启禀丞相大人,晚生知晓此女身份。”王丞相如逢救星,忙道贤侄请讲。为栋环视四周,将众生表情尽收眼底,方才续道:“此品以我程锦记最新技法“绣绘”功精制而成,乃是出自舍妹之手,这绣品之上所绘女子便是舍妹本人。”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众生这才知晓程为栋竟然便是目前誉满长安之程锦记的老板,而那天仙般女子竟是真有其人,那自己往日所见美人岂非全是些庸脂俗粉。而周文斌和宋培德自是知晓若嫣的,只不过二人乍见她画像惊现此间都是深感意外,再见为栋如此说法更是不知他兄妹二人如此施为,究是何故。

正在此时,有人进到水榭来宣九公主旨意,众人尽皆躬身聆听,谁知这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听罢更是惊心动魄:画中这位苏小姐,今日奉九公主旨意,便要在此间择婿招亲!

……本章完结,下一章“:规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