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34章: 问情(二)

《玉凤缘》

第34章 问情(二)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将周文斌带至书房,周文斌坐定后凝望若嫣,神色凄然却是不发一言。若嫣在他灼灼的注视下竟觉有些承受不住,不由自主低下头来,暗想此番是否伤他太甚了?思量一下若嫣才轻声道:“对不住你了周公子,这些日子来浪费你不少心力,说起来都是若嫣的不是。你为人率真品行高洁。。是若嫣配不上你。”

若嫣听他没什么反应,抬头飞快瞄了周文斌一下,却见他忽然垂下双目,再抬眼时已露出一抹沉吟,“苏小姐,你。。好象变了,和我们初识时不大一样。”若嫣这才得机会说出本想告知他的话,当下一股作气说道:“周公子,今日若嫣便是想将此事直言相告,我本姓程,与我大哥乃同胞所生,那程若兰是我长姐。当日便是若兰和她娘谋害于我,我才失足跌坠江中得你相救的。无恙后因怕被她们发现行踪,我便对你和干娘谎报自己身世。后来,我无意中结识九公主才得以与我大哥团聚,大哥得知我遇难经过便请官府寻查那名贼人好捉拿二姨娘和一众帮凶归案。后来你我又在此间重逢,却因你娶了若兰,唯恐她得知我幸免于难的消息会打草惊蛇,这才不得已继续对你隐瞒下去。虽说这一切都有前因后果,但若嫣欺瞒于你错负你一片好心却实在是万不应该,每每思及若嫣都深感愧疚。还请周公子你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若嫣确是不值得你如此倾心对待的,真是对不起!”言罢起身,若嫣郑而重之向周文斌深施一礼。

周文斌今日连逢意外,自是一时半会儿难以适应,呆呆地望着若嫣良久,才恍然想起一个对自己来说最为关键的问题,“你说你就是。。程府二小姐?”若嫣见他如此,忽觉头痛起来,心知此事必将令他最难接受,可事已至此却再不能欺他下去了,自己种的苦果也只好全部承担,若嫣无奈将头轻轻一点。

周文斌如遭雷击,呆坐半晌才猛的站起,紧握双拳咬紧牙关盯牢若嫣,怒声道:“你!你当日在黄家为何不直接告知于我?那时我明明还没有娶你姐姐!你不知我便是你的未婚夫婿么?”若嫣见他如此,便知今日是非得给他一个明确答案不可了,索性把心一横,将全部事实都如实加以告知:“这一切都要怪我自己藏有私心,当日我本就不想与你成亲,只是苦于父命无法推脱。后来适逢遭难又获救这一连串事,我便想借机逃避婚事,只是没料到救我之人便是你。不过那时我确是无心成亲,所以才托辞欺骗你和干娘她们,说起来会发生后来这些事也都是因我当初一念之差所致。。”

不待若嫣再往下说,周文斌急怒攻心已是情难自控,欺身上前一把攥住若嫣双臂,“你可知我待你的心意?自从那日在船上救起了你,你。。你便牢牢占据我心绪,想兹念兹无时或忘。。我为你茶饭不思,为能娶你又向父母恩师再三恳求,甚至不惜娶了你姐姐!可你竟接连三次将我的心意弃若敝屣,你倒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你为什么就如此坚决不肯嫁我?”

若嫣见他激动若此,知他本是少年心性虽然一向谨慎持重,如今乍逢变故难免缺乏自制,此刻能让他发泄出来反是好的,更要趁机把话全都和他讲清楚,不然以他的执着个性拖得越久恐怕对他伤害更深。便强忍手臂酸疼,若嫣坦然直视周文斌狂怒眼神,一字一顿清楚地说:“我百般推脱你的好意自是不对,可你只知自己对我满腔情意,却又想过我能否真的愿意接受么?”趁周文斌一愣的当儿,若嫣再接再励往下说:“我们相遇相识这些时日,你又了解我多少?知道我喜欢什么在意什么又最是不能忍受什么吗?你又究竟喜欢我哪些呢?除了这副皮相之外,你又能接受我到什么程度?”

周文斌闻言一愣,目光闪烁半晌,才道:“你容颜秀美举止端庄,在在令人心动,我更是对你倾慕万分,娶了你之后自会一辈子对你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做什么我都依你,这还不够吗?”若嫣摇头再摇头,诚恳认真地对他说:“红颜易老韶光荏苒,仅只迷恋于皮相之爱又能持续多久呢?所以我万万不能接受这种感情。而你看我最近的言谈举止还称得上端庄吗?你不也发现我的改变了?我的这种改变你真的能理解和接受吗?”

周文斌在若嫣连声追问下,不觉语塞,紧抓住若嫣的双手也不由松了松,若嫣跟着心下一安。转瞬间周文斌却忽地想起宋培德来,死死盯着若嫣又再问道:“那宋公子他,就能理解你接受你?你就能这么肯定他对你的感情比我更深?更长久?”若嫣脸色稍霁,微微点头道:“我早前便是因不敢确定,所以才做出择婿招亲之事,然后又费尽心思定规则设考试,便是想知道你们对我的心意能了解接受到什么地步,也便在方才,我才知晓宋公子更适合我,而周公子你。。”

还没等若嫣想好下面如何说法才不会更伤害周文斌感情,却见他目光中炽焰忽涨,才自惊疑已被他紧紧拥进怀里。若嫣的头被他牢牢按在胸前,只听周文斌的心跳又猛又急,他的话语传进耳中也觉嗡嗡的,“不行!我不能让他得到你!你早就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若不是那贱人和她娘捣乱我早就娶了你了!你是我的!我绝不把你让给别人!”

若嫣万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失控,不由得又气又恼,赶忙用力挣扎。周文斌本是在思绪一片混乱之下才做出这等无意识之举,一时也没顾及是否超格,乍拥意中人在怀所感觉到的那种极致欢yu,瞬间冲击并迷了周文斌心志,但觉软玉温香妙不可言,意乱情迷之下周文斌低头便吻上若嫣,张嘴沿着她脸颊不住吮啄,磨来蹭去更本能地找寻若嫣双唇。

若嫣大惊,紧着扭头左右闪避,双手更加用力推拒,却苦于周文斌搂得太紧一时间竟挣脱不得。只觉他的吻如雨点般落在自己脸上,眼见周文斌已被冲动晕眩了头脑,情急之下若嫣张口欲呼“快来。。”,却一下子被他捉住双唇,用力吸吮。

周文斌此番第一次情潮奔涌,自是不懂得控制力道,若嫣被他吻的唇上剧痛,险险掉下泪来。当下四肢并用更加奋力挣扎,周文斌满心沉醉之下也自松了力道,便被若嫣狠狠一下踩在他脚上,周文斌痛极跳脚,这才放开若嫣。

若嫣又羞又恼,忍不住便挥掌欲掴,却见周文斌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此刻已是醒神明志愧疚不已。思及他年少冲动并无恶意,此番也实在是因惊痛过度才致如此失礼,若嫣这掌便挥不下去。只得跺了跺脚背转身去,恨声说道:“你走吧!此后你我二人便两不相欠,我也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周文斌也没料到自己一时情急竟做出如此狂乱举动而冒犯佳人,自是懊悔莫名无地自容,见若嫣虽恼却没有责打自己,当下“啪”地一下狠狠自罚一记耳光,又在若嫣身后深深一揖方才正色道:“对不起苏。。程小姐,在下适才鬼迷心窍冒犯于你,实在是枉负圣贤有失德行。但请你相信,那真的是我无心之举。现下我自是没有颜面再敢纠缠,只能如你所愿走得远远的,还望你能原。。唉罢了!在下告辞!”

若嫣心潮起伏之下,对他道歉言语只是置之不理,待周文斌脚步声动渐行渐远,才终于忍不住回身注视他背影,却忽又想起一事来急喊他停下,于书桌抽屉里取出那只玉凤镯来递在他手上。周文斌紧紧握住玉凤镯,原地静立低头不语,若嫣此时也是无话可说,只得退后两步默默望着他。半晌过后周文斌终于咬了咬牙转身一直走出门去,看他身驱僵直竟是再没回头望上若嫣一眼。

若嫣此刻只觉心绪烦乱,理不清自己这样做法究竟是错是对,一时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却是心情再难平静。怔忡了一会儿才发觉两行清泪已自腮边滑落,跌坠在地上只余两汪小小水痕却是无声无息。转瞬一瞥又见离自己泪痕不远另有两点水渍,光照之下荧光微现,却正是位于适才周文斌所立之处。若嫣忽觉哀伤难抑,踉跄退了两步掩面跌坐椅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生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