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35章::生变

《玉凤缘》

第35章:生变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栋见嫣儿领周文斌去往书房,便知妹妹是要和他做个了断,经过最近一段时日相处,为栋也对周文斌很有好感,此刻自不免暗生不舍。又不欲被宋培德瞧出心事,为栋便将他引至后院,同去拜见母亲并向她禀告今日之事。

沈氏得知宋培德连过三关自是喜慰不已,她本以为女儿这番刁难下来难有人得入她眼呢,当下紧着张罗为宋培德准备住处随侍等一应事宜,条条件件细加备置生恐自家简陋慢待了贵人。宋培德怕她操持太过自是辞谢连连,为栋见母亲又是欢喜又是紧张的样子,真好似应了那句俗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不由得心下大乐。有些年头没见过母亲对什么事儿如此上心了,想来此番接母亲来长安倒还真是做对了。

沈氏这边正忙乱的当儿,一小丫头近前向为栋禀告说王总管在外候着公子呢,说是有急事要报。为栋一凛,莫非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当下禀过母亲又和宋培德打声招呼赶忙急步走了出来,见王总管正满头大汗地在门口张望呢,便把手一摆命他去前头细谈。

原来这几天王总管正替为栋料理若兰之事,相府招亲次日为栋便亲往周家去接了若兰出来,周夫人不知内情还紧着向为栋赔礼呢,生恐儿子此番不合理数之举招程家怪罪,得为栋再三安抚后才想起那苏小姐也是和程锦记有关之人,如此一来便是程府家事与已无关了,方才放心作罢。

若兰自见到为栋那刻起,便吓得筛糠般,低眉顺眼连口大气都没敢出,听说为栋要领自己回家又以为他要送自己回晋阳呢,还暗自松了一口气。她作贼心虚本以为大哥此番是要来抓自己送往官府查办呢,才刚儿真吓得她半死,现下如若真能让自己回去晋阳见了爹娘,那保住一条小命自是不成问题,所以若兰二话没废乖乖便跟为栋出了周府。周夫人念在若兰嫁过来后一直恪守孝道尽心侍奉,还追着撵着送她一点银两几件首饰,也算不枉了二人相处几月婆媳一场。的a3f390d88e4c41f2

却不知为栋连程家长安宅子都没回,只把若兰安置在自己新购的一处小庭院中,着人看管了起来。若兰见为栋也不问她什么,又不让自己去大宅,便心知大哥已掌握自己和娘亲谋害若嫣的证据,此番必是不肯轻饶的了,忐忑之下,连忙暗自筹划对策。

此刻王总管正诚惶诚恐向为栋禀报,一个时辰前自己发现困在别院中那位小姐不见了,他赶忙带人前后院仔细搜寻查找,才知除了当日小姐带过来的小包袱之外并无其他财物丢失,却有一人随着她一起失踪了,正是今儿个当值的连胜儿。王总管心知事情不妙,这才赶紧回来向公子禀告。

为栋听了暗呼自己大意,这几天只顾忙着嫣儿这边的事,却忘了若兰那小蹄子跟她娘一样恶毒心肠诡计多端,只道她现下已然乖觉不敢再生事端,没想到竟被她乘机逃了出去。

因恐若兰逃回晋阳向二姨娘通风报信打草惊蛇,为栋当即决定自己立刻赶回去,自家有船出行方便定能赶在若兰之前回到晋阳。当下为栋便前往书房欲告知若嫣,并向她叮嘱自己走后如何安排此间事宜。

为栋到得书房,却见周文斌不知何时已经离去,只剩嫣儿掩面倒于椅中,为栋自是猜不出二人如何了断的,倒惹得妹妹如此伤心。近前一看,又发现嫣儿云鬓微乱,不由心惊,为栋急拉下嫣儿双手,见她脸颊湿润双眼微红,自是哭过一场所致,可嫣儿面色苍白,双唇也有些红肿,却是不大寻常。

为栋连声询问之下,若嫣自然推说没事,只道是自己因觉对不住周文斌痴心一场,才于他走后失声哭出来的。为栋将信将疑,却因信得过周文斌人品,又知嫣儿主意极定自是能料理好自己的事情,便也作罢。得知嫣儿已将玉凤镯还了给周文斌,为栋也是点头称许,妹妹这一番做得彻底也免得误了人家终身。

于是为栋安排妥当便即动身上路,宋培德也在程府之中安然入住了。

招亲考试第二日,当日情形和考试结果便已传遍长安城,众人争相言述广加评论,说得都有根有据像模似样,倒好比自己亲眼所见一般。最令大家笑讽不已的便是那位王公子,前两日他家还停妻休夫折腾得好不热闹,昨儿个他却自动弃权了,想是这番窝里斗已被王少夫人占了上风啦。但众所周知王公子当日所签的那份文书还有一年的时效呢,一年里不管他娶不娶得成苏小姐可都得停妻遣妾的,此次虽说已然弃权但王少夫人必是还不肯善罢干休,却不知王家得闹腾到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了。

而相比之下,人家肖公子却称得上是虽败犹荣。不但被废了文书,其热心善举还得程锦记风风光光四处传颂给好生赞誉了一番。肖老夫人也跟着因祸得福,被一众至亲友朋追捧着夸赞她教子有方,当即吐气扬眉尽扫前日愁容。

被人议论最少的得算是李公子,听说他连门儿都没摸清便被淘汰出局了,个中原因是众说纷纭,总之是他被人下了套儿,懵懂间就已失去了进选资格。

最让众人同情唏嘘的便要属那周公子了,当日可是他最早取牌应选的,听说他跟苏小姐还是故人早就相识了,那日相府之中周公子一首感人至深的咏物诗便正是为苏小姐而作,可见他一片赤诚。紧接着昨儿个又被周公子连过两关,到得最后才输了给宋公子,满腹期待却落得一场空欢喜,听说他昨日回家后便神情灰暗闭门不出。怎不令人怜惜又替他叫屈,便有人暗自嘀咕那位苏小姐还真是红颜祸水害人不浅呀。

有人欢喜有人忧,此次招亲考试中最大的赢家便是宋培德了,他本就是长安城中有名的浪荡公子,直可谓家喻户晓尽人皆知,提起他的那些个风流韵事怕不都够百十号人说上几个月的。如今被他独占鳌头赢得美人归,自是褒贬不一,有说宋公子不愧摘花圣手,此番正是实至名归将其风情能事发挥到了极致,真令一众同道中人仰慕。至于说往后那两个月考验期更不必再提了,一旦让宋公子近了身前苏小姐可是再甭想跑啦;有说苏小姐兴师动众挑来捡去,却没料落到个纨绔子手中,想必她此后必有追悔不及的那一天;也有说宋公子流连花间良久,如今终得绝色美眷自当收心养晦,此番倒不失为美事一桩;甚至还有说他二人郎有奸情妾有歹意,正是臭味投合旗鼓相当,若真能凑到一起去也挺相配的,必将各逞其能相互牵制,还真免得他们再出去祸害别人了。

总之,苏小姐招亲之事至此便算风吹云散落了幕,不过前前后后那些个话题却可供长安城众茶余饭后嚼舌品味上好一阵子了。

宋培德此番连闯三关终于得到近水楼台的机会,志得意满之余也自是急于表现,期待程小姐再多出些难题来给机会证明自己对她的情意。而且他也觉得这样子与她过招儿实在是很过瘾,程小姐的聪明才智和她那些出人意料的花样儿尽皆引他心动不已,更想要进一步接触和探究。结果事实又一次异乎宋培德的想象,程小姐竟把他闲置一边,接连三天对他不闻不问。

宋培德本是老老实实守在分配给自己的小院子里静待程小姐出招儿,没曾想这一等就是三天。可恼程为栋又有事赶回晋阳去了,这几天连个陪他一起吃饭说话的人都没有,程夫人派来侍候他的人早被宋培德打发一边去了,他在家里也不喜见下人在自己跟前晃来晃去的。于是这会儿饶是宋培德再有耐性也守不住了,心说程小姐她该不是把自己给忘在脑后了吧?难道这几天她又找到更合意的人了?不会吧。。那五个应选人不是只剩下自己了么?她。。她怎的也不来看看我?至少也叫人来捎句话吧。。想到这里宋培德又不禁暗自好笑,再这么着下去自己可不像是个深闺怨妇一般了嘛。只是现下程小姐她如此做法,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宋培德可是又想不明白了,不过尽坐在那里胡猜乱想也不是个事儿呀,他决定还是主动出击吧。当日那规则之中只说不可做令程小姐不满之言行,却没有说连找她讲话的权利都没有不是吗?于是宋培德拿定主意便直奔后花园,他记得程夫人的房间就在那边,想必程小姐的闺房也离之不远,到时候找个人通报一下不就能见着她了。

结果闺房是位于那边没错儿,程小姐人却不在。宋培德听下人说,小姐这两天尽在书房里起早贪黑地忙活,连吃饭睡觉都不应时呢。宋培德这么一听心里还好受点儿,原来她不是故意冷落自己来着。到得书房一看,房门紧闭,里面还隐隐传出对话声。

现下为栋不在府里,程小姐又是和谁一起在里面呢?宋培德扫眼守在门口的小厮,见正是以前总爱在自己耳边大声通报的那位,便用目光询问他里面怎么回事?

德胜儿本是个极爱说话凑趣儿之人,这几日却成了个闷嘴儿葫芦,为什么呢?原来他与程府前几日失踪的那个下人连胜儿是亲兄弟,连胜儿是家里的老大,比德胜儿年长两岁,半年前也是他领着德胜儿一起来程府当差的。因连胜儿为人周到老练,早早便得了王总管赏识跟他一起出外办事儿了,而德胜儿却因嘴上不牢不大招人待见,直做到现在还只是个门前听差的小厮。此番哥哥出了事,德胜儿自是心里惦记没心再扯皮了,只不知连胜儿到底是死是活又为啥失踪不见了这好几天。

因此现下见到宋公子向自己使眼色示意,德胜儿却把头一偏只作不见,心说人家掌柜的天天来这儿找咱们大小姐,谁知道他们都嘀咕些啥,你问我我又问谁去?到时候说多说少还是说对说错的,我不又得挨王总管骂呀,现下都什么时候了,我还不得老实儿地。

宋培德却不知小厮心里头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只道是程小姐在里面做什么不欲己知的事呢,才不许下人言说。当下已是沉不住气,重重咳了一下叫声程小姐,然后也不待里面回应推门便入。

若嫣此刻正在听程锦记掌柜的向自己汇报请示商行里的事儿呢,忽见宋培德闯了进来又一脸的疑问,便知他终于是憋不住劲儿了。当下站起身来若嫣伸手冲太师椅一比却没言语,只对宋培德点头一笑,示意他坐在边上等一会儿。然后若嫣重新坐好又请掌柜的继续,掌柜的却是见过宋培德的,也向他躬身施了一礼才接着前面的话题往下说。

宋培德原本不知他二人弄的什么玄虚,细听之下才不由暗自惊异。这程小姐可是在插手管理商号之事吗?那掌柜的为何要如此认真详细地向她汇报呢?而且听程小姐那几句简短的批示显然又深谙此道,看掌柜的也一副俯首贴耳听命于她的样子,想必她们这么着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自古以来哪有女人家经营这么大产业的?何况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小姐,虽说不至抛头露面,可总也算是大大的有违妇道了,只不知为栋兄如何想法,却由着程小姐这么随着性子来。

宋培德早知程小姐聪明绝顶又足智多谋,可也认为她只想在闺阁之内使些小手段罢了,即使前番看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招亲择婿那般招摇,也没有眼下亲见她大模大样地经商管事,来得令宋培德更震憾。

宋培德自在一边惊诧不已,若嫣却心无二致地继续听取掌柜的做汇报,心里又不住琢磨着,这几日程锦记订单如潮,而且往来的客流量又较前多出几倍,单只一家店面便是再多加派人手也是应付不来。幸亏自己和大哥早就筹划好开设分店的事宜,现下大哥那边不知何时才能处理好回转来,却是等他不得只好让新店提前开张了。

于是只沉吟了一下,若嫣便命掌柜的马上回去准备,将现下商号里的伙记分作三拨儿,再加上前些日子陆续招募来的新手,注意安排好要新老搭配,明儿个便分放到三家店面里去,尤其是两家新店更要由他和二掌柜分头坐镇;再将货存也分成三部分,注意将新货俏货多派些到新店里去好吸引慕名而来的客人;明儿个两家分店便即开张试营业,府里王总管这边自会派人出去分发早先准备好的货单给那些老客户们,广而告之程锦记分店开张之事,以后她们便可就近购货了;还要向各处大肆宣传十日之内凡来程锦记分店购货的客人都可享有一定的优惠,或打折扣或奉送新品随客任选,务必要将分店开张的声势搞得大大的,将新老客户统统吸引住。

掌柜的应声领命而去,宋培德听了这么久却已是心服口服了。这一番精心筹谋真可谓独树一帜滴水不漏,此刻再经由程小姐举重若轻那么一说,更显条理清晰应对分明,足见其头脑灵活眼光别具。唉,似这等经商奇才,偏偏生做女儿身,若真埋没了她岂不甚是可惜。

其实宋培德却不知此事对若嫣来说可是一点儿都不难,前世她见多了连锁经营的模式,自己本身又是从事企划专业的,所以早在她最初决定将程锦记生意创新扩大之时,便已料到早晚会走这么一步的。故此她早和为栋商量好,店面都已盘下装潢置备多时了,只不过原本计划等待二姨娘那边事了之后才隆重开幕的,此刻为缓解程锦记供求危机才不得已让两家分店提前营业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释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