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36章::释然

《玉凤缘》

第36章:释然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这几日没去理会宋培德,的确是有意的。因为她深知再深厚强烈的感情也总有归于平淡的一天,激情毕竟难于持久,生活中不可能总是波澜起伏,却是由太多平淡与不断重复堆砌而成的。若嫣想要的感情不是一时的浓情蜜意相互吸引,而是要两个人相濡以沫携手终老,这样就必须要双方都能做到真正的理解包容和倾心相爱。而宋培德真能对自己相知相爱到如他当日所表白的地步吗?似他那般潇洒多情日后又能否真正甘于平淡呢?所以这两个月若嫣便是要与他本色相对,屏弃一切世俗约束将最真实的自己展露在他面前,也希望能够接触到他最本质的一面,这样才能知道两个人是否可以真情交融共赴长久。

若嫣会这么想并不是说她有意刁难,也不是她对感情太过斤斤计较,而是她早在前世与敏培的十年婚姻之中便懂得了,两个人在一起时如果缺乏真正的了解和关爱有多么可怕,当一人付出再多也得不到回报时,婚姻便成了桎梏,两人也都不可能得到幸福,所以每当她回想起敏培的痴与痛以及自己的悔时才更感痛彻心扉。所以若嫣此番面对姻缘更是要谨慎再谨慎,她不想再重蹈覆辙,而希望今生能与自己所爱的人真心守望一辈子。

于是,在掌柜的走后,若嫣眼望宋培德轻柔一笑,淡淡地问:“宋公子这几日可还住得惯么?”宋培德见她并无向自己解释什么的意思,也只得笑着回说还好还好,不过一转眼他又心生试探,“程小姐你便一直忙于程锦记之事吗?”若嫣如何不知他心意,当下开门见山地问:“是呀,适才想必宋公子你也听到了,现下商号里的生意忙乱得很,大哥又不在这里,我也只好插手多管一管了。不知宋公子你有何高见?”宋培德见她不答反问,未免微微一愣,想了一下才道:“程锦记目前生意兴隆如日中天,自是要人多费心操持,眼下为栋兄不在此地,程小姐你接手管理也是应该的。只不过。。”

说到此处,宋培德不由一顿,拿眼观察程小姐反应,见她面色如常并无任何表示,便也明白过味儿来,敢情她这也是在试探自己哪,当即展眉一笑道,“自古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在下看来程小姐你天资聪慧又有经商天份,若因世俗偏见就此埋没不免大是可惜。现下难得有程锦记和为栋兄给你这个机会发挥所长,在下自是乐见程小姐你能有所成就的。”若嫣听他如此一说,心情大为舒畅,当即邀他同往后花园赏花散心。

宋培德见佳人竟肯主动相约自是喜出望外,二人便并肩漫步至后花园,时值六月正是风和日丽繁花似锦,如此良辰美景又有美人相伴,宋培德真觉心旷神怡快活似神仙了。一路之上他们赏花论景有说有笑,宋培德自是尽展所长迎合佳人,若嫣也是敞开心扉笑脸相迎,两人都是有来有往倾情以待。

这一番近距离相处下来,二人彼此更加深了了解,仿若举手投足间便能领会对方心意,真个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如此一来两人的情意自然持续升温,引得宋培德几次三番情不自禁屏息凝望若嫣,眉梢眼底满聚浓浓眷恋,若嫣初时还能大方回视,几回合之后便在他炽热的眼神下败下阵来,不由自主低头垂目晕生双颊,佳人娇羞之态瞧在有情人眼中便是更增丽色,看得宋培德是一阵阵心旌摇荡,浑然忘了身在何处。

若嫣此情此景也觉如沐春风心神俱醉,不过她倒力持清醒,唯恐长此下去会令他情难自控,因前次周文斌突发狂态自是吓得她不轻,所以此番便不免小心在意。于是若嫣美目一转突然想出个话题来问宋培德,却也隐含一番考较之意,当下往前走出两步,临近池塘才对他说:“宋公子我来问你一题,却是要你仔细考虑清楚之后才能回答,而且必须是你内心真正的想法,你可能应我么?”宋培德自是连声允诺。

若嫣面向池水曼声言道:“假设现下有三人同时落入水中遭难,一为你最敬重之人,一为你最心爱之人,另一个便是你自己。而条件所限眼前只能救出两个人来,请问你要如何取舍呢?”

宋培德闻言惊诧,程小姐怎会有这么多刁钻古怪的想法呢?当下赶紧蹙眉沉思,此题答起来自是不难,关键是哪种答法才更得程小姐心意,这却得好好思量一番才是。

若嫣见他沉吟不语,也不催促于他,自顾欣赏池中玉莲,心下却略感迟疑。其实这个答案若嫣自己也不知怎么回答,是要同生共死好呢,还是要牺牲自己来为心爱之人求得一线生机,这个问题还是前世一同看过《泰坦尼克号》之后敏培出给她的。当时若嫣选的便是前者,而敏培选的却是后者,由此可见两人对待感情的态度自是大不相同,只不过若嫣那时并没把这个话题放在心上仅当做玩笑话来对待,而此刻她却骤然想起它来也不知是对是错。

宋培德沉吟良久,方才展颜一笑,走到若嫣身边对着池水却是转首相望,“这个问题通常会有两个答案,一是只救出我最敬重之人,而自己陪着心爱之人共同赴难,不过这个答案未免有悲观厌世之嫌;二是同时救出我最敬重和最心爱之人,只自己孤身赴难,这个答案可谓大义大勇,不过也难得我心。所以此刻我给你第三个答案:不管条件有多艰险,我都会尽一切所能使身边之人全都免于受难,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肯动脑筋想办法,我笃信人定胜天,到时候险境也会变通途。”

若嫣听了宋培德的回答不由豁然开朗,她本以为自己此番已彻底放开怀抱来面对命运迎接挑战了呢,没想到跟他比起来还是过于拘泥了,似这般将自己的思维圈守在固定模式里不懂得变通,却不知还可以有局限之外的答案和作法,便说明自己在处理情感的问题上还是有些保守和拘谨没有做到真正放开。思及此处,不由向宋培德嫣然一笑:“没想到你心胸如此开阔,看来还颇有侠义果敢之风呢,真是难得得很。”

宋培德得她赞赏自是兴高采列,他更敏锐地觉察到程小姐此刻对自己的神态和语气都显得亲切熟稔,不似往常矜持守礼模样,这便说明佳人对自己的好感更进了一步,宋培德只觉心花怒放遍体通泰,这种甜蜜滋味竟是如此美好自己以前还真的从未感受过。

这时巧儿领着一个太监快步来到近前,他是来宣九公主旨意接若嫣进宫的,原来玉婷想念姐姐得紧,却苦于无法出宫,只得向父皇禀奏说自己想学女红绣技,又举荐日前一鸣惊人誉满长安的程锦记苏小姐进宫来教她,皇上见玉婷有心向学自是喜出望外全力应承。

若嫣和宋培德都没料想玉婷会在这时候插一杠子,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里仿佛都流露出几分难舍和不安。宋培德对宫里较为熟悉,知道里面规矩多又人事复杂,自是对她絮絮叮嘱了些好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若嫣感知他心意,便默默牢记含笑点头。因是不知此番前去要盘桓多少时日,巧儿还给她准备了小小的随身包裹,若嫣当即随那位公公一同入宫而去。

一路上那个李公公自也给若嫣不断讲说宫里的规矩,唯恐她不知深浅出了什么纰漏,若嫣表面沉静内心却也有些忐忑不安。前世她没少看那些描写宫廷恩怨的电视剧,知道那是个处处蕴藏玄机勾心斗角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想到凭玉婷的性子竟能在宫里邀得圣宠呼风唤雨也真是难为她了。暗自惴惴间若嫣已随同李公公过了好几道城门,那些守门的侍卫见他令牌便知李公公是九公主宫里当差的,自是通行无阻。

若嫣无心生事只是紧随李公公身后低头行走目不斜视,一路上也顾不得欣赏什么景色,只觉得这宫里实在是大得很,走得腰酸腿软怎么还不到公主寝宫呢。偶尔有宫妃经过时,李公公便拉若嫣一起站定躬身行礼,若嫣只能扫见那一身身华贵宫服的下角,却实在是没胆偷瞧那些宫妃究是长得什么模样,不过还认得出那宫服的料子可是程锦记出的。想是玉婷平日跋扈惯了,那些宫妃也都对她忌惮得很,此刻见李公公领名宫外女子进来,竟也没人近前询问一声。若嫣乐得无事,亦步亦趋跟着李公公终于到得廷芳宫门前。

玉婷早守在宫门处翘首相望,见得若嫣立即笑逐颜开,一把扯住便紧往里面走,还一迭声叫着“关门,快关宫门!”两人进得寝宫玉婷便将随侍的宫女太监全都遣了出去,终于坐定后,若嫣不禁揉着双腿嗔怪地横一眼玉婷,埋怨道:“公主倒好,坐在这儿擎现成的等我进来,却不知把人家累成什么样子,一个月加起来我也没走过这许多路哇,这腿好象都不是自己的了。”玉婷嘻嘻笑着也不以为忤,端起茶来送至若嫣嘴边,“都是我的不是还不成么,谁叫人家太想姐姐了!快喝口茶解解渴再说吧。”

若嫣一连喝了两杯茶才算顺过点儿气来,眼见玉婷满心欢喜一副乖巧献媚模样,不由噗嗤一笑道:“真就这么想我?那日看你走时表情,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愿再理姐姐了呢。”玉婷大眼圆睁,忙辩解道:“哪有啊!那天人家也是舍不得离开姐姐才会觉着伤心的嘛!”若嫣一笑,也不欲多说,当下转头扫视玉婷寝宫,雕梁画栋果然富丽堂皇,不由啧啧连声调侃道:“公主好享受啊,不愧为金枝玉叶,连住处都比常人高贵出这许多,真难为你以前怎么搁我那儿住得惯的。”

玉婷闻言小嘴一撇道,“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个大一点儿的金丝鸟笼罢了!我倒是真想长住你那儿呢,自由自在少了这许多约束。”说着说着眼神都跟着黯淡下来,若嫣本想拿她打趣,却没想触及到玉婷伤心处,忙上前拉了玉婷手笑说:“姐姐逗你玩儿呢,这些日子我也很是想你呀!不然这样吧,我大哥来年不是要考科举嘛,公主你就偷着帮点儿忙,助他金榜提名不就可以嫁到我家来了么,呵呵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整日厮守在一块儿了不是嘛!”玉婷大羞更是不依,“让你再说,看姐姐还敢不敢消遣人家!”追着撵着要呵她痒,若嫣边笑边躲直喘得快要透不过气来,忙服软说错了错了下次再不敢啦,玉婷方才罢手坐下。

二人喘息稍定,玉婷一双大眼直欲望进若嫣心里:“姐姐,你此番真的选定德哥哥了么?”若嫣微窒,迎着玉婷目光思量了一会儿,才犹豫着回答:“我也说不太清。其实我以前就对他有些好感,不过是没往深处想会和他有什么交集,而且那时碍于公主你。。还有一些旁的原因,所以我即便感受到他对我上了心思,也没做出什么回应。却没想到此番动静这么大,都没能把他吓跑,而且他的所作所为还远比别人更对我的心意,所以这会儿。。”若嫣顿了顿,望住玉婷鼓足勇气说道:“这会儿我怕是已对他动了心,真生了想要和他共结百年之好的念头了。公主你。。可能原谅我么?”玉婷目光闪烁了下,继续追问道:“如果我不能原谅呢?姐姐你肯放手么?”

若嫣闻言心里一沉,低眉咬唇又寻思了会儿,再抬头已是眼神坚定,清楚明了地对玉婷道:“不能!即便公主你此刻不肯原谅我,我也要顺应自己心意,尽一切所能争取和他在一起!”玉婷凝望她半晌,忽然笑了出来,脸上满是真诚与钦佩,“姐姐我真是羡慕你!想不到平时看你斯斯文文的,关键时候却有这么大勇气。那日你说要招亲择婿,我便很是佩服你这点了,你怎么就敢如此为自己作主堂而皇之挑选自己选要的男子呢?这种想法别的小姐怕是连想都不敢想,即便是我都不敢真正做得出来。一想到玉婷今后不定得嫁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真心喜欢我宠护我,我这心里就难受得很,甚至想死的心都有啊。姐姐,好姐姐!德哥哥他人品非常好,胸怀坦荡又心地善良,还乐于助人,根本不像旁人所说的那样放荡不负责任,这么些年我还是很了解他的,不然也不会。。现下我知道姐姐你是真心喜欢德哥哥的,我也就放心了。”说完玉婷拉住若嫣手紧紧握了一下,继续道:“姐姐,我才刚儿那是逗你的,我真的希望你和德哥哥能相亲相爱,白头携老!以后他就不仅是我的德哥哥,还是我的好姐夫了,那该有多好!玉婷此生怕是不可能遇到真心喜欢自己的人了,也没什么机会修得美满姻缘,姐姐你可一定要连着我这份儿一起好好珍惜啊!”

话未说完,玉婷眼中已是泪光闪闪,声音也忍不住有些哽咽,若嫣又是心疼又是高兴,一把抱住她紧紧搂在怀里,颤声说:“好妹妹,好妹妹!你这般好的女子定会有人懂得珍惜的,你相信姐姐!日后你也定能得配如意郎君的,姐姐保证!”玉婷在若嫣怀中哭着点头,此番二人把话说开彼此才算是真正的释然了,彼此间的眷恋关爱也更进了一层。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