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40章::竞争(一)

《玉凤缘》

第40章:竞争(一)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培德自裕王府出来这一路都在想,朱载后今儿个又没讨到好去,看那样子虽是放手了却总归心有不甘,他这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仍是不可不防。不过好在朱载后志在皇位,这几年一直明里暗里的招贤纳士为自己树立威信,谅他也不敢在众目昭彰之下做出欺男霸女之事,只要自己与程小姐婚期一定,他也就无计可施了。

就这么思量着脚下却不停,宋培德又再来到程府,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他此刻一想到程小姐,心里的烦乱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浓浓的思念与甜蜜。才进到前堂,就见若嫣正等在那里,一看到宋培德她马上起身迎上来关切地询问,原来若嫣早得掌柜的报信说宋公子被裕王派人请了去。

宋培德哪会悉数相告,恐若嫣会因裕王的心机和手段而有所不安,便只简单说了两句裕王本想以利色相诱劝他放弃,却被自己拒绝,现下裕王已是死心放手了,以后也不会再来纠缠。若嫣听了将信将疑,却见他正含笑凝望自己,脸上满是柔情蜜意,便也把裕王抛在脑后,情不自禁对他嫣然一笑。笑意未敛忽又想起他才刚儿说过的话,忍不住好奇地问:“怎么个色yòu法?他是不是给你使美人计了?什么样子的讲给我听听。”

其实若嫣只是对美人计本身感到好奇,原是想当个故事和笑话来听的,却不知这话在宋培德那里可不是这么着理解了,他只当是若嫣听着犯了醋意,赶忙解释道:“也不是什么美人计,我说的那个色yòu么,不过是他叫几个歌舞姬出来充充场面而已。”若嫣见他发急,便知是误会自己了,当下更是忍不住想逗逗他,“我不信!就只是唱歌跳舞而已么?没有别的花样了?”饶是宋培德平素能言善辩,此刻也有点儿慌了手脚,他自是不愿对若嫣说谎,可是才刚儿那香艳场面又如何能对她一个闺阁千金来明言。

若嫣见他憋得脸都有点儿红了一副尴尬迟疑的样子,更是暗暗好笑,前世她因公事应酬或是私人聚会都没少出入那些娱乐场所,妖艳热辣什么没见过,而且现代人的开放程度更是古人想都不敢想的。她这会儿不过是好奇古时候的男人凑在一起怎么个玩乐法,是不是真如电视里看到的那样儿歌莺舞燕左拥右抱的。其实反正也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谁想到就把他难为成这个样子,若嫣便回转身坐下,莞尔道:“算了,我也不是真想听,只是有点儿好奇罢了。”宋培德见状虽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暗自松了口气,便将所有烦心杂事通统抛在一边,思念了整天的心上人此刻就俏生生地坐在自己眼前,那种感觉真是要多幸福便有多幸福。沉醉了一会儿他身不由己走近两步,凝望若嫣冲口而出:“嫣儿你真美!只要一想起你,我的眼中便再也容不下别的女子。”

一时情不自禁,宋培德脱口叫出若嫣闺名,那还是他自为栋那里学来的,此刻听在若嫣耳中却显得特别亲热,和大哥唤自己时的感觉就硬是不同,再加上宋培德热烈的眼神和深情的话语,若嫣但觉脸上一热,不由自主别开眼神,却又唇角一勾泛出丝笑意来。宋培德心头一荡,忍不住便伸出手去欲摸她柔荑,却又怕她着恼半路硬生生顿住,眼望若嫣露出询问求恳之色。若嫣见状笑得更甜,主动伸出右手去拉他,因他懂得尊重自己意愿而心生欢喜。

得她纤柔玉手这么一触碰,宋培德顿觉神摇意夺,立即反手相握,双掌一合将她小手包在掌心,轻轻摩挲着只觉温软细嫩柔若无骨一般,心醉魂迷之下不禁低头轻吻在那只玉手上。若嫣心头微颤,下意识便要抽出手来,却被宋培德紧紧握住,他并未抬头双唇仍旧停留在若嫣手心,半晌才轻语道:“我也不知为什么,对你竟这般心仪爱慕,你的一颦一笑都牵动我心,在你面前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恐你露出半点儿不悦来,这种感觉以前可是从未有过。”宋培德说完轻轻放下若嫣的手,静立良久方抬起头来却又转过一边,眼神也不再看向若嫣,又沉默片刻才举手握拳轻掩嘴角微咳了下,脸上却隐隐透出一抹可疑的潮红来。

若嫣原本感觉右手掌心麻酥酥地,忍不住低头拿左手轻揉两下,再抬眼时却见宋培德这般神情,竟好似有些懊悔的样子,想是才刚儿这番表白也出乎他自己的意料吧。若嫣没想到宋培德也会有这样一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宋培德倏地转回头看她,若嫣心里高兴但笑不语,却装作若无其事一般东瞟西望起来。宋培德见她这副俏皮模样,便知若嫣并未因他才刚儿情难自已的表白而心生嘲笑,看似倒有些欢喜一般,这才放松下来,一转身寻了把椅子坐定。

眼神不经意扫至几边时若嫣才记起一事,轻盈地走过去拿起一块红布条来递给宋培德,然后坐在他旁边椅上。宋培德展开一看,上面密密地写着两行小字:“小香作证二姨娘等已归案,只若兰不知所踪,兄即刻返回,勿念。”原来是为栋在晋阳那边飞鸽传书回来了。

得知二姨娘已被抓捕归案,为栋不日后即将返回长安,宋培德大喜,与若嫣相视而笑。稍后他又问起令堂是否也已知晓此事?若嫣点头,说起娘亲得知后大感欣慰,不住道老天有眼,善恶有报。而且娘亲自服用上次穆大夫给开的方子后,病情日渐好转,想是也和她最近的心情有关,现下得知此事后说不定这一高兴,多年的宿疾真能就此痊愈了也没准儿。

宋培德目不转睛地望着若嫣笑逐颜开的俏脸,想了想终是忍不住说了句:“还有一件儿更能令她老人家开怀的事儿呢,你不是给忘了吧?”若嫣一愣,什么呀?待见他脸上一绷做出副生气懊恼的神色来,还伸指在二人之间来回比了比,这才知晓其意,原来他说的是两人的婚事。若嫣忍不住又笑,故意打趣他道:“我说你怎么一听说大哥要回来就这么乐呢,原来是念念不忘这事儿呀,看把你急的!”宋培德赶忙接口道:“我怎会不急!这事儿一天没定下来,我这心里就还是没底儿啊!你是不知道这种滋味,可是有多折磨人呢!”

若嫣见他果真如此情真意切,也自感动,便又伸出手去拉住他,轻声道:“是你的总是你的,跑也跑不了。”宋培德见状欣喜若狂,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便只是握住她手不放,眼中闪耀着醉人的神采。若嫣也不再试图抽手,就那么甜甜笑着迎向他视线,目光中也是真情流露。

他们就这么含情脉脉地对视良久,都感觉甜蜜不已,最后还是宋培德强自克制奔流不息的情潮,唯恐自己接下去会情不自禁做出出格举动,这才放开她手又努力转移话题。二人接着又谈说了一会儿,若嫣也才想起若兰来,提到此番不知怎的竟被她逃脱了,详情却得等为栋回来后才能知晓。

……本章完结,下一章“:竞争(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