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43章::归案

《玉凤缘》

第43章:归案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屋里气氛忽然凝重起来,那三人几乎同时看向若嫣,若嫣下意识轻移两步绕过为栋身边,凝目望去却没再往里走。只见程老爷正在大堂端坐,上半身挺得笔直,按在扶把上的双手却因过度用力而显得有些僵硬,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面上虽没什么表情,眼神里却明白闪现着急切期待之意。

若嫣面色沉静地与他对视片刻,不言不语也不动,直看得程老爷越来越不自然,干咳一声在椅上蹭了蹭变换下坐姿,却已不由自主垂下双目。为栋看得有些心急,在旁轻唤一声“嫣儿”,若嫣这才一步步挪上前去,离“父亲”身边愈近,她心中也愈难保持平静。就是这位亲生父亲,只因江湖术士的一派无稽之谈,多年来便一直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置若罔闻,甚至面对她的安全和生死都要保持无动于衷。而他刻意为之的冷漠与疏离,更无形中纵容了身边那对狠毒的母女俩,公然在家中不断策划阴谋恶行,这么多年也不知给他无辜的女儿制造过多少危机与麻烦。怎么?现下终于真相大白了,他才懂得悔悟,又想指望在这个女儿身上来重拾父女亲情么?

若嫣思及此处不由暗自冷笑一声,似这等铁石心肠麻木不仁的父亲认他何用?当下挺直背脊站在程老爷面前,脸色淡然地说了句:“程老爷远来辛苦了,请受若嫣一拜。”然后冲他轻福了福,不再看他只转身抬头站过一边。程老爷不由大吃一惊,原本闪烁不定的双目中此刻充满了惊疑,失声叫道:“嫣儿?!怎么你?!”

为栋和宋培德见状也赶忙走过来,一边一个站在若嫣身边,眼望于她却被那张平静面孔下隐含的决绝之色吓到,一时不知如何劝解。程老爷愣怔半晌终于坐不住了,缓缓站起身来犹犹豫豫地走过两步,伸出一手抚向若嫣声音微颤道:“嫣儿,为父知道你此番受得不少的苦,可是你。。你竟是不肯原谅爹爹了吗?”若嫣闪身一躲避开他手,眸光清亮地凝视他:“程老爷!您这是何出此言哪?您的女儿不是已然身故,两个多月以前早就下葬了吗?”

程老爷闻言不禁又羞又悔,脸上红了又白,前伸的手臂僵持半晌才缓缓收回来,却又抚向额角闭目屏息片刻,方才黯然长叹出来,悲声道:“罢了,没想到嫣儿你的性子竟是和你娘一样,为父心知对不起你们,此刻也是无法强求。。就以后再说吧。”程老爷言罢摇头转身,微一摆手拒绝为栋欲扶的双臂,独自一人步履沉重地向后堂走去。

为栋目送父亲逐渐远去的身影,也怅然轻叹一声,迟疑地看了妹妹一眼又无奈地转身坐下。宋培德一直默然注视若嫣,此刻才伸手轻扶她肘端,带着若嫣也走向椅边,然后越过扶把倾身扶她坐下,与她视线交会的同时,又用安慰鼓励的眼光来表示自己对她的理解与支持。若嫣唇角微勾对他扯出一抹笑意,示意自己没事,这才转向大哥,心知他定会教训自己一番。为栋却只对她苦笑了下,轻声道:“毕竟他是父亲啊,嫣儿你虽然有理由怨他恼他,却也不该这样绝情的。唉!”

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三人同时转脸便见到沈氏,此刻正自门口走过来,脸上满是柔情地凝望若嫣,近前更俯身拉起女儿来轻搂怀中,面带喜慰地道:“我的嫣儿真是长大了,勇敢了,这样娘就放心了。”

若嫣没料到一向温文端庄的母亲竟会如此直接的支持称赞自己,心中仅存的点点顾虑和不甘也跟着立即消散了,紧紧倚在沈氏怀中她不由自心底里笑了出来。为栋见母亲也如此说法,自是再不好数落妹妹,只得起身将沈氏让入椅中坐下,面对若嫣甜笑的脸孔微一摇头更感无奈。这时,宋培德才得空过来给沈氏问安,眼见他们一家团聚也不敢再叨扰下去,闲话两句正有心告辞,却听沈氏忽然微笑着问他,令尊和令堂可曾知晓你与嫣儿之事?

宋培德赶紧躬身回道:“是!家父家母早已知晓此事,一直在催晚辈尽快托媒下聘来着,只是先前晚辈不敢忤违令千金当日定下的规矩,后来又因为栋兄一直不在府上,这才。。”说到这里,他有意顿得一顿,抬眼偷瞄下若嫣,待见她垂首立于沈氏身后不看自己却也并无阻拦之意,这才又对沈氏恭声续道:“晚辈确是仰慕令千金已久,早生求娶之意,还望夫人您垂怜晚辈一片诚意痴心予以成全。”说罢又毕恭毕敬对沈氏深深一揖。

沈氏见状笑意更深,回头看了女儿一眼,见她也正喜盈盈地望着自己,满目期待却无甚羞态,惊得沈氏立即敛容收笑,急使眼色暗示女儿注意自己仪态,直至若嫣低头垂目这才满意转回身来。待见宋培德正一脸急切地望着自己,沈氏稍作沉吟,又把目光投向自己儿子,为栋早在一边强忍笑意,此刻便更不掩饰,上前一步打趣宋培德道:“敏思你也太心急了吧!当日不是说好半年之期的嘛,现下这才两月未到你怎么就直接求恳起丈母娘来!可见是未把我这大舅哥放在眼里,哈哈哈,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再缓过几月才回来啦。”

宋培德如何不知为栋已有允意只是在消遣他,当即躬身抱揖,连声求肯为栋兄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还请舅哥念在往日相交的情份上尽快许婚。为栋见状更增兴致,又尽情地调侃了宋培德几句方才作罢,转身笑看沈氏时忽又稍显犹豫,“母亲,父亲他现也身在此间,您看是不是。。”却见沈氏面色一端,冷声道:“我女儿的终身大事自有我来作主,何况还有你这长兄在此,却与旁人有甚相关?”说罢沈氏更不看儿子为难的神情,只对宋培德笑说我没意见,一切就依礼来办吧。

宋培德大喜过望,又再三谢过二人方才告辞而去,临别与若嫣互视的眼神里俱都喜慰开怀。为栋见状于他走后自然又把妹妹取笑了一番,沈氏情知女儿与宋培德早已两情相悦难免显诸色端便也不忍多加呵责。三人笑意融融又再谈说半晌,若嫣才想起询问为栋此番晋阳之行的详细经过来。

且说为栋当日带着小香夫妇一回晋阳,便直接去了衙门报官,刚巧官府于两日前已将鲁得海捉拿归案,正愁他嘴硬不招呢,此刻由为栋口中得知小香之事正是证据确凿,周大人当即着人去程府抓捕贺氏。贺氏与小香对质之后在铁证如山面前还妄图百般抵赖,周大人当即动怒用刑,结果没挨得几杖贺氏便挺不住哭爹喊娘般瘫软在地,慌乱之下更与鲁得海相互攀咬起来,把许多陈年旧账都跟着一股脑全招了。

原来他二人早在若干年前便已勾搭成奸,那时鲁得海还在程府做事,最初只是一名侍弄花草的园丁,因身材魁梧又善于察颜观色被二姨娘看中,几次三番贿赂于他为自己冒险行凶,程府二小姐年幼时屡遭意外便皆是他出手搞鬼。后来鲁得海垂涎二姨娘姿色,便以此相胁,二姨娘深闺寂寞多年也喜他身强力壮,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程府之中便偷摸苟合达数年之久。

后来鲁得海又得二姨娘指使于后花园中狠推程夫人倒地,终致她小产,因此番事态严重恐被人发现,二人一商议便寻机会让鲁得海出得程府,转去程家商行做起了伙记。待得二姨娘持家管事之后,又暗中助他谋得外出办货的差事,这下两人虽因见面不易而断了瓜葛,鲁得海却逮了机会狠贪程家财物,直至两年前被大少爷发现后才遣逐出去。鲁得海被程为栋责打之后一直怀恨于心,却也没得什么机会生事,因在外流荡许久始终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便又想起二姨娘来,此番几经辗转才与她取得联系,于是两人再次勾结一同设计谋害了程府二小姐。

至此没两天这案子便水落石出审理完毕,涉案六人尽皆入狱收监,主犯贺氏与鲁得海因连害六条人命罪行严重而被判死刑,秋后问斩,其余四名帮凶也尽皆流放边远。贺氏之女程若兰初时也有犯案嫌疑,却因抓捕多日始终未见人影,后得其母百般为其辩说,又将有关她的罪状全部一力承担下来,这才使她免于获罪。

周大人自是不知自己夫人口中一直怒骂的那位苏小姐便是此案当中幸免于难的程若嫣,只道程府二小姐已死,而自己儿子早前娶的那位大小姐也幸好阴差阳错早被他遣了出去,不然此番周家这脸可是要丢大了。更因这起多人命案由报官到结案才只短短几天时间,便已尽数清理处置完毕,周大人还因此被晋阳城众交口赞誉为青天大老爷,也让他暗自庆幸的同时更大感风光,前些日子因见儿子落落寡欢而引起的忧愁烦恼便也跟着风吹云散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联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