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44章::联姻

《玉凤缘》

第44章:联姻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听得为栋一番讲述后,大感开怀,二姨娘心术不正阴狠毒辣此番正是罪有应得,斩得好!只可惜让若兰侥幸逃脱了,先前她见若兰状甚凄苦时还存着一丝怜悯呢,谁知她心机深沉行事诡异果然不是善类。不过看她这次连晋阳都没敢回,想必以后也是不敢再轻易露面的,怕不得一直过着提心吊胆流离失所的生活,想想也是够若兰受的了。

放下心中这块大石,若嫣不禁长嘘了口气,转眼看娘的反应时,却发现她神色黯然,丝毫不见喜慰之态反而略显哀怆,不由握住她手轻唤了声“娘”。沈氏拍了拍女儿的手勉强笑了下,又默然片刻方才轻叹一声:“罢了,都已经过了这么些年,为娘早想开了。再算计也不过是几十年而已,又何必凡事都去计较呢。她这么着处心积虑地去害人,最后不也搭上了自个儿么,唉!这都是命啊。”

兄妹二人闻言都跟着一起点头,为栋想了想又趁机对母亲说道:“此番府里出了这么大事儿,对父亲打击很大,前几天他都把自个儿关在书房里头谁都不见。早先儿子一直没告诉他嫣儿的事,也是怕府里人多嘴杂传言出去,我们程家最近惹人非议的事儿本够多了,若再添一桩死而复生怕不得更乱套。再加上当初嫣儿的事儿上,儿子对父亲也有点儿。。是以才一直拖到临回来前才告诉他,当时可是把父亲给乐坏了,紧着忙着就跟儿子一起来看你们了,这一路上他还总是翻来覆去地跟儿子打听你们呢。母亲。。娘啊!您看这?”

见儿子一番孝心仍在那里想当说客儿,沈氏不由沉吟了会儿,才淡淡地道:“儿呀,你也不用多说了。为娘心里有数,一早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了。至于嫣儿的事,左右没多久她也要嫁的,既然她自儿个有主意,你我就不要管了,都随她吧。”

为栋见状也只得作罢,沈氏见天色已晚就吩咐儿子回去歇息了,而她自己却随女儿一起。到了若嫣那儿,沈氏稍作梳洗就准备睡下,若嫣知晓其意也觉着高兴,便赶紧上床挨着娘一同躺下。眨眼寻思了会儿,若嫣又转头看她,见沈氏素净的脸上一径的温柔恬适,不由甜甜一笑,拿脸在娘肩窝处拱了拱,又伸手抱住她的胳膊,心里涌起阵幸福感。沈氏不禁轻笑出来,“怎么还越活越小了,也不怕人看了笑话,都要嫁人的大姑娘了呢。”

声音里满是宠溺,她抬手轻抚若嫣秀发,半晌又道:“嫣儿呀,为娘现如今才相信你是真的变了。前些日子看你风风火火地忙活这那,娘还以为你不懂事在胡闹腾,着实为你担着份儿心呢。后来见你当真找着了自己的意中人,而且还能把商号里的事儿都安置得那样好,娘这心里呀可真是为你高兴。今儿个再看你当那人面儿的一番言行,娘就知道,我的嫣儿是真的能拿定主意了,任谁也别想轻易欺负了去。唉,这今后你便是嫁过去,娘也用不着为你操心惦念了。”

若嫣听了心生歉然,没想到平日里总是温润恬淡的母亲,竟是一直为自己这么劳神记挂着,而她却忽视娘的感受,凡事都是自己合计好便去做,竟从未想过要先去征求一下娘的意见,真是可怜天下慈母心哪。当即更紧地依向沈氏身边,若嫣拿额头紧贴沈氏的脸轻声道:“娘你真好。”

母女俩就这么无言地腻了一会儿,若嫣终是忍不住,抬眼看娘柔声道:“娘啊,嫣儿在这府里怕是再呆不了多久了倒无所谓,可您。。今后有什么打算呢?”沈氏脸上已敛去了才刚儿的温柔之色,又恢复一贯的平静淡泊,“娘还能有什么打算,眼见你们兄妹都过得好好的,为娘也就别无他求了。”若嫣见状又再追问:“那。。您是想要回晋阳呢,还是就留在长安了?”

沈氏忽然无声轻笑了下,才道:“不能回晋阳了,没听说人言可畏么,那边想必是再呆不下去了,他才急着要来这里的,过不多久怕就得全家人一起搬了过来。”就好象在说事不关己的话一般,沈氏脸上仍旧那么淡淡的。若嫣倒没想到她竟将那人看得这般透,便也知晓娘还真是什么都明白,也真的府中什么事儿都不放她心上了。

不过看她这样子若嫣也不知是好还不好,娘现在也就三十几岁,还没自己前世那时候大呢,正是女人生理心理各方面都状态极佳的年龄。她却似已看破红尘,除骨肉亲情之外毫无眷恋的样子,虽说这样可以省却许多幽怨,但对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妇来说,这种心态还是太消极了。可是在这时代里已婚女子又哪有什么别的选择,程老爷那人明摆着不是她的良人,娘却也只能挂着程夫人的头衔在府中就这么日复一日地虚度光阴。

若嫣思来想去,眼下自己也是没什么能帮娘做的,唯有和大哥一起尽心陪伴她孝顺她,让娘能在亲情中抚慰情爱方面的贫瘠了。

第二日巳时刚至,宋培德便又登门了。现下为栋已回来,他就不用再去程锦记帮忙了,而且宋培德已得允婚自是急于求娶。所以他一大早便去央媒下聘,谁知被媒人一问才想起个大问题来,这不就赶着来找若嫣商询了。

若嫣听他一番言辞,不由抿唇轻笑,“照你看呢,是苏小姐好还是程小姐好?”宋培德不由语塞,稍后又急道:“这哪儿是我能说了算的,我说大小姐呀,您就别再消遣我了,快点儿给个明示吧,媒人那边我可都托好了,一会儿便要来登门啦。”若嫣见他如此急切,便也不再调笑,当下将自己的想法详细说了出来,然后又询问他的意见,宋培德自是满口赞同,还连夸她聪明想得周全,随即乐颠颠地去了。

两日后,长安城里就遍传宋培德宋公子前儿个亲去托媒求娶程锦记程大小姐的消息,人尽皆知宋程两家已然顺顺当当行聘过礼完毕,现下都进行到择期一步了,单等着选好了良辰吉日俩人便要完婚啦。

是凡听到消息的人都会忍不住质疑:宋公子当初看好的不是人家苏小姐么?前阵子又招亲又考试的闹得满城风雨,现下又怎么求娶的却是程小姐?于是便纷纷去探寻猜测原由,却又同时得到几个不同说法:有的说宋公子早就看好程小姐,不过是拿苏小姐当幌子,否则凭宋家的权势地位,又岂会真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有的说宋公子在程府小住的那段时间,虽见苏小姐貌美如花,但却受不了她为人泼辣行事乖张,单看她那些大胆的行径吧怕就是个不守妇道之人,于是宋公子最终移情于性情温顺的程小姐,不然又怎会没到两月他就被程府赶了出来;还有的说程小姐因喜宋公子英俊年少,便使计离间他和苏小姐,而苏小姐身份低微自是不敌人家的正牌小姐呀,当然败给程小姐无缘得嫁宋家。。几种说法都传得好似有根有据一般,也不知孰真孰假,反正总而言之一句话:苏小姐是嫁不成宋公子啦!

接下来以前垂涎过苏小姐的那些人便都立马闻风而动了,趁此机会谁不想揽得佳人啊?那么个百媚千娇国色天香的人儿,单见画像儿就能让人酥麻了半边儿,若是得了真人那还不知得怎么个消魂法儿!就算是佳人心性不好又怎么样,到了自己手里还不摆布得她乖乖听话。于是他们便纷纷想方设法去打探苏小姐的消息,谁知连探了几日却还都苦无门路,程锦记和程府上下对此全是三缄其口讳莫如深,一点儿消息都不肯透露。

就在他们一个个心急火燎抓耳挠腮的当儿,才终于惊闻个准信儿了,却是苏小姐早在宋程两家传出联姻的消息之前就已独自离开程府,因着情场失意气得一个人跑回老家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亲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