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49章::宋府

《玉凤缘》

第49章:宋府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大早儿,若嫣正香甜地沉睡着,忽被脸颊和身上一阵阵麻痒所惊,迷蒙睁眼便见宋培德正紧贴身侧不住地亲吻着自己颊边唇角,恍惚中若嫣都能感觉到他两手更不老实,一劲儿在她赤luo的肌肤上不住抚触游走着。眨了眨眼若嫣已回过神来,却忽又记起昨晚之事,忍不住便晕生双颊,赶忙伸出手去,急欲挡住他忙碌的骚扰,又紧往后闪躲避他双唇的进攻,嘴里兀自抱怨道:“干什么一大早扰人清梦呀,真是的!”宋培德见若嫣醒了,欢喜得两眼一亮,急急揽过她肩膀来面向自己,凑过去便吻住若嫣双唇,又把她挣扎的双手紧握在自己身侧。

若嫣在他热情的吮吻之下,慢慢放弃推拒,开始全身心地感受并反应着他。宋培德顺势又伸手在她身上不住游移抚弄着,直至若嫣气喘嘘嘘地将脸偏向一侧,他才移唇吻至她玉颈,轻啄慢吮着延绵而下又逐渐转向她胸前。若嫣沉醉中忽然察觉到他又来了情致,吓得赶忙拿手抵住他头奋力往起推他,“不要闹了!快点儿起来,天都亮了吧?我还得去见公婆呢!”

又再缠绵了会儿,宋培德才放她起身穿衣,若嫣一低头却看见自己身上点点片片的红痕,不由失声而呼:“你怎么种草莓啊?天哪!快帮我看看这里有没有?”宋培德闻言一愕,什么草莓?若嫣心知自己失言,却又没法辩解,便只能坐在那里生闷气,宋培德见状又贴过来,紧搂若嫣纤腰再轻吻了下她玉颈,才笑着安慰道:“没事儿,我很小心的,这里没留下印来!别人看不到。”若嫣娇嗔地横了他一眼,才放心地一件件穿好衣物,再欲下床去找件新衫时,忽觉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在地。宋培德眼疾手快连忙扶住,待见她又羞又恼的模样却不禁得意地笑出来。

若嫣羞臊得脸都红了,忍不住抬手便打,“都怪你都怪你!还敢来取笑人家!”宋培德受了两下才握住她粉拳,又强忍笑意道:“是!都怪为夫不好!娘子别再气了,下回为夫一定轻着些,好不好?”若嫣噘嘴扭头道,再没有下回了!宋培德赶忙作势拱手抱揖地讨饶,嘴里却兀自调笑着:“娘子你真厉害,初经云雨便能得享个中滋味,害得为夫我都没法儿再坚持了。”

若嫣闻言更臊得要命,捧起衣服蒙脸便坐在床上,任他再怎么哄怎么劝硬是不肯起来。宋培德无奈,只得开门唤声:“巧儿,快来给你家小。。帮少夫人梳洗打扮!”若嫣这才起身,见巧儿进来便贴她耳边小声道:“先帮我备水沐浴。”巧儿点头而去,宋培德又贴过来问她才刚儿说什么了,若嫣一扭身不理他,自去床边铺整。宋培德亦步亦趋跟过去,又道娘子你怎么自己收拾,等会儿自有下人进来整理。若嫣仍是不言不语,却自床上使劲儿抽出一块白布来,拿到水盆边作势欲洗。宋培德这才明白过味儿,敢情嫣儿还在不好意思呢。

呵呵笑着走到近前,宋培德一把将若嫣连人带布整个抱起来,再走过去一起坐在床边,看着她嫣红的脸颊,忍不住又吻啄两下,才强压笑意柔声道:“娘子你不用害羞,这是每个女子的必经之路啊,从昨晚起你才算是真正的女人了。这样子有什么不好?”若嫣何尝不懂这些,只不过才刚儿是真被他说得有些难为情了,一时不知该如何重新适应这个“夫君”。此刻见他耐心地细语相慰,也就缓了脸色,噘嘴儿握拳又捶了他几下方才轻轻靠在宋培德身上。

宋培德见她不再气自己也是心里爽快,又曲指轻抬若嫣下颌连吻了几下,再贴她耳边轻语:“见嫣儿那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笑话你。呵呵,自从上次看见黄家小儿那样子亲你的脸,我便整夜整夜睡不着,满脑子都盼着快点儿娶到你,然后好这样儿。。”他声音越说越低,又忙着在若嫣粉腮玉颈上偷香去了。

待若嫣急匆匆沐浴更衣完毕,又抓紧时间自己上妆,见宋培德仍在边上目不转睛瞧着她,便转眼轻笑下,“夫君,你看这样子行不行?”宋培德连连点头,虽碍于巧儿在旁不好说什么太露骨的话儿,仍是忍不住夸赞道:“娘子你人美,怎么着都好看。等下父母亲见了,也定会夸你这漂亮媳妇儿的。”巧儿听了偷笑不已,若嫣也笑着斜睨他一眼,心中的不安也自冲淡了几分。

两人到得前堂时,只见堂上已然端坐了不少人,若嫣跟在宋培德身后低头走过去,眼角余光但见一双双官靴绣鞋搭在地上,怕不得有二十几人之多。走到正中央,下人已捧盘近前候着了,若嫣便在宋培德的引领下给众人挨个儿奉茶。

先是敬奉公婆的,宋大人和宋夫人并肩而坐,一个神情庄重一个浅笑盈盈。若嫣今儿个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公,只抬眼一瞥间便觉他虎背熊腰仪表堂堂,坐在那里都觉威风凛凛,倒似一武官模样,与宋培德的俊美飘逸殊为不同,便暗想夫君长得像他母亲更多些。宋大人接茶后神色未变只点点头,然后随意扫了若嫣一眼,目光中好似瞬间闪过一丝惊诧,随即便又恢复先前平淡严肃模样。他端起茶来饮了一口,便回身取过封红包来递给若嫣,却没再看她第二眼。若嫣接过红包后对公公福了福便转向婆婆,宋夫人自若嫣进门后便一直微笑着注视于她,此刻接了茶笑意更深,对若嫣点头赞道:“好,好漂亮的新媳妇儿。”饮过茶后,又从自己腕上褪下个玉镯来,拉着若嫣的手帮她套上,然后左右瞧瞧,状甚满意地笑道:“新媳妇儿生得真太俊了,什么好东西怕都配不上你这孩子呢,娘手里边儿也就这镯子还过得去,你可别嫌弃。”

若嫣连忙谢了,低头瞅了下镯子微觉眼熟也没敢细看,又给婆婆恭恭敬敬地福了一礼。一抬眼却见公公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手腕,看她发觉才转开视线,面色似乎比才刚儿更沉了。若嫣忍不住心下合计,怎么?婆婆送了镯子给自己,公公却舍不得么?当下却没空儿多想,接着还得转过去面对两边的亲戚。

不过这人可就太多了,若嫣实在记不清,只机械地按着宋培德提示叫这个唤那个,不是姨丈姨母就是姑丈姑母,还有两个舅舅舅母,算起来还是婆婆的娘家人居多,而且看穿戴好象都是些当官的。一众长辈挨个儿敬过茶,若嫣已有点儿受不住了,直累得头晕眼花,再一转眼那边儿还有些个平辈亲戚等着呢,不由暗自轻叹了声,这古时候的规矩还真都是用来折腾女人的。

宋培德一直留神照应着若嫣,此刻焉能不知她已然乏了,便给端盘的下人使了个眼色。那下人一直跟着梁管事做的,自是聪明伶俐个人儿,当即转身折到后面换茶去了。若嫣这才得空儿直直腰歇了会儿,转眼见宋培德正关切地望着自己,便不禁冲他嫣然一笑。巧儿在后边也一直暗暗叫苦来着,心说姑爷家的亲戚也忒多了,害得自己跟着捧礼物都累得手酸呢,但愿等会儿那帮子人可别再送啥了。

好不容易满屋子人全敬到了,若嫣才松了口大气,却又被一个妇人招到跟前儿去,她隐约记得这是位姨母,具体是几姨母却又说不清了。那名妇人见若嫣面上那丝赧意便也明白咋回事了,当即笑说:“难怪新媳妇儿记不准成,你婆婆娘家姊妹就是多。呵呵,我们一共姐儿七个哪,你婆婆最小,我是五姨母,你还有个六姨母就是宫里的康妃娘娘了。这不,娘娘今儿个来不了,还特意嘱托我帮她赏新媳妇儿个大红包呢,才刚儿我一高兴倒还给忙活忘了,呵呵。哪!快接着,等过几日你们进到宫里时再给娘娘行个谢礼吧。”若嫣闻言略惊,转头瞅了瞅宋培德,也只得谢过后伸手接了。宋培德见状早跟了过来,这时便在边上接口道:“多谢凤姨了,雪姨那边儿我先前已打过招呼,短时间内我们怕还不能进宫去给她老人家请安呢,雪姨也答应了,不过是狠狠儿骂了外甥几句嘻嘻。”

五姨母闻言点头,又笑着问了句:“你这小子早头儿总爱往宫里跑,近几年怎么很少去了呢,上回我进宫时你雪姨还提这话儿来着,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呢,要知她可是一直当你亲儿子般疼着的。”宋培德嘻笑着回说没有的事儿,他可是一直惦记着雪姨,前阵子得了新鲜玩意儿还特意托人捎进宫去送给她呢。

这时宋夫人走了过来,对他们笑道:“我就说嘛,我家媳妇儿突然就不见了,一准儿是五姐拉着来唠闲嗑了。呵呵,你们小两口快下去歇歇吧,忙活这一早晨也该累了,等会儿开中饭时再出来便是。”宋培德大喜,连连点头拉了若嫣就要往出走,凤姨只得笑说一看你就是亲婆婆,真知道疼人儿呀,然后也冲若嫣摆摆手,快去快去,你婆婆都发话了还怕啥哟。

若嫣如释重负,边走边想婆婆这人真好,看来日后自己用不着担心婆媳关系的问题了。她被宋培德拉着这一路急走,想说要欣赏风景或是认认路都不行,只一句“以后有的是机会”便被他堵了回来。若嫣怕他回去再闹自己,便挖空心思想借口,别说还真的被她想起一事来,忙拖住他手道:“别走这么急,人家都喘不过气来了。快歇会儿,我还有话问你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德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