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50章::德容

《玉凤缘》

第50章:德容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回房亲近去,宋培德哪肯轻易放过她,当下连哄带拉只差没抱起若嫣往回跑了,若嫣挣不过他,只得轻喘着问道:“我听玉婷说,你不是还有个妹妹么?却怎的才刚儿没见她?”宋培德闻言脚步骤停,若嫣险险撞在他身上,忙抬眼看他,却见宋培德面色忽暗,盯着她目光闪烁了会儿,才道:“你知道我有个妹妹?你。。你想见德容吗?”

若嫣见他神色不对,不禁有些迟疑:“怎么了?她叫德容吗?呃。。难道她不是你亲妹妹?”宋培德不语,又犹豫一下方才下定决心般,“不,是亲妹妹。走吧,我带你去见她。”

两人又折回去往前头走,到了适才所经回廊处却没进去而是转向西行,这次宋培德没再去拉若嫣的手,只顾自己闷着头走,倒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若嫣随他走了半天,感觉这条路越走越深,逐渐已看不到半个下人的身影,心里愈发奇怪,终于忍不住伸手扯扯宋培德衣袖一起停下脚步,好奇地问:“我们这是往德容的住处去么?她多大了?又怎么会在这里边?”

宋培德长长叹了口气出来,面带忧色地看着若嫣:“我也不知此刻让你去见她究是对不对,我本想日后有机会再。。唉!嫣儿,这么些年外人都只道我是宋家独子,而德容她。。等下你见了就明白了,走吧!”若嫣听他这么一说更糊涂了,怎么回事?看宋培德的样子就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般,莫非他妹妹有病?传染病?疯病?天哪,她不敢再乱猜下去了,只得跟紧宋培德再往前走。

两人又绕过一个小亭子后,若嫣一眼便看到前面的人工湖,原来这里便是湖的尽头了么?她记得早晨自己打开房间窗户时,乍见湖边美景就近在眼前,还兴奋赞赏了好半天呢。此刻手搭凉蓬极目远眺,若嫣依稀感觉新房应在湖面往东,不过树高林密距离又太远,她也辨不太清。看来宋府之大,竟似更甚于丞相府呢。

正东瞧西望间,宋培德近身来搂住她腰肢往旁轻带,若嫣随他再向右转,便忽觉眼前一亮。只见前方一座独立的小庭院,青枝嫩藤红墙碧瓦,端的是别有洞天宁静深幽,好一处怡神养目之所啊。若嫣欣喜地回视宋培德一眼后快步走近,欢声道:“这里真美,德容就住这儿吗?”

没等宋培德答言,院内便有人闻声迎了出来,只见他五十岁上下穿戴好似个管事的模样,正向二人躬身道:“公子来了!这位便是少夫人吧,刘福成给您二位请安了。”宋培德看那人一出来便已放下揽在若嫣腰间的手,急行两步搀他起身,微笑道:“刘伯快请起,你和我还客气什么。”随后又转身给若嫣介绍,“娘子,这位是刘伯,他可是从小便看着我长大的,跟自家长辈一样。”若嫣闻言笑着上前,对刘伯微福了福,又轻唤他一声。刘伯见状忙赔笑着连说不敢,再前方带路引二人进院儿。

宋培德边走边问他这两天德容感觉怎样,刘伯扫了眼若嫣才道:“还是老样子,不过昨儿个才闹腾了会儿,非要去瞧新嫂子。呵呵,没想到少夫人这就来看她了,等会儿还不把小姐给高兴坏了。”宋培德听后不由面现喜色,拉着若嫣快步进屋。

若嫣边走边留意四周环境,果然清静雅致,进到前屋后更闻到一股幽香,不由心中暗想德容这闺房布置得可真不错,看来她定是个玲珑俊秀的人儿,倒不可能会有什么怪病吧。正合计着,忽听里屋传来“啪”地一声大响,随即便有哭闹之声响起,竟好似声嘶力竭般,吓得若嫣赶忙停下脚步,疑惑地转望宋培德。

自那响声一起,刘伯便已飞身入内,看他步态竟敏捷异常浑不似才刚儿迟缓模样。宋培德也是一震,随即搂过若嫣轻拍几下,安慰了声:“嫣儿别怕,她脾气一上来就这样,等会儿便好了。我先进去看看,你就在这边等等,好不好?”若嫣见他一脸的焦急不安,连忙点头答应,不用管我,你快去吧。

若嫣在前屋一等就是好半天,里面一直没人出来招呼她,不过听那哭闹之声却渐渐止了。若嫣原地踱了几圈儿,心中惊疑不定,原来德容果然有病,怪不得宋家人将她隐蔽的藏身此间,却不知究是疯病还是什么?她几次三番忍不住想自行进去看个究竟,却又怕了才刚儿那阵歇斯底里的哭叫声。就这么犹豫了半晌,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德容不过是个小姑娘,就算是疯子也还有宋培德在里边呢她怕什么,而且怎么说德容也是夫君的家人啊,早晚自己总要面对的。

当下放轻脚步若嫣慢慢地走向里间,又撩起一道竹帘儿来进去,屋内情形便显现她眼前。看似是挺宽敞的房间里光线却有些昏暗,两边窗户上都垂着密密的竹帘儿,门边小几横放着古琴洞箫,案上檀香袅袅,此外便再无它物,只最里一张大床靠墙摆着。此刻宋培德正斜坐床边与床上之人喁喁叙话,他的身形倒把那人挡了个全严。

若嫣走到这里不便直接靠前,就先轻咳了声,只见宋培德倏地转过头来,看是若嫣又急忙起身迎了两步,“你怎么。。罢了!娘子,这便是我家小妹。”说着拉了她手走到床边,又轻声道:“德容,你嫂嫂也来看你了。”

床上之人这时已清晰可见,若嫣看她年纪不大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身形瘦小脸色苍白,一副恹恹的病容,正躺在那里忽闪着大眼上下打量着自己,瞧她五官虽长得很普通,那眼神里却隐隐透着股黠慧灵动来。这模样虽一准儿是个病人没错,却显是非常清醒,绝对不会是疯的,而且她此刻也安静得很,让人无论如何联想不到才刚儿那种哭闹声便是由她嘴里发出来的。

若嫣直视着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心中忽然涌起一阵酸涩,对这位小姑的同情怜爱之意也不禁油然而生。当下朝她轻轻俯身过去,莞尔一笑道:“你好德容,我是嫂嫂,你叫我若嫣也行。我冒昧来看你,你会不会不高兴?”

德容本是欣喜惊奇地看她,闻言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个小嫂嫂,长得可真美啊!只不过眼力不怎么样,倒拿我当小孩子来哄了。呵呵!哥哥你说她逗不逗?”后面那句却是转对宋培德而说的,若嫣不禁一愣,也直身去瞧他。宋培德本是担心二人见面会吓着对方,此刻才稍为放心,便对德容轻笑了下,又拉着若嫣手贴近胸前,看着她柔声道:“小傻瓜,德容今年都18了,可比你还大着两岁哪。”

真没想到!若嫣闻言睁大眼睛,又去看德容,明明是个小女孩嘛,怎么会。。哦!她忽然悟到德容长年卧病在床,想是很少活动才发育不良的吧。想到这里,若嫣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又对德容温言道:“对不住啊德容,原来是我闹错了,不过管他是大嫂嫂还是小嫂嫂,我一见你就很喜欢却是真的。你可愿意我以后常来找你玩儿?”

德容眼光忽暗,一下子将头扭了过去,冷哼了声方道:“小嫂嫂以为我能陪你玩儿些什么?德容不过是个废人罢了,没的扫了嫂嫂兴致。”说罢又举手使劲儿擂了把自己掩在被下的双腿,眼中已垂下泪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前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