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51章::前情

《玉凤缘》

第51章:前情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离开德容那里已是午时了,宋培德与若嫣一道儿好歹劝得妹妹转悲为喜后这才放心地赶赴前院,一路上若嫣方自夫君口中得知小姑生病的原委。

原来德容的病不是天生的,而是她三岁那年不慎自亭中跌下后摔伤所致,当时德容因年幼体弱伤势又重,好几位前来诊治的大夫都说她已回天乏术了。宋府便给她预备好了丧事,谁知守夜的时候德容竟缓了口气过来,她父母惊喜过后却又发现小德容虽已活命,但神志模糊四肢瘫软口不能言竟成个废人了,眼见也熬不得多久。于是他们不知怎么商量的就照旧给小女儿发了丧,私底下却把她挪到后院里秘密安排人再行诊治。

妹妹出事的时候宋培德正好被雪姨接去宫里玩耍,几天后回来才知德容已死了。那时他年仅五岁,却极喜欢这个妹妹,因为想念德容便镇日嚎哭不已,后来母亲被他烦得没招儿,才偷偷领着小培德去见了妹妹一面,却一再叮嘱他不得对外人说起德容的事。小培德虽不知何故,但也极为听话,见得妹妹还活着他自然高兴万分,便当着人面儿绝口不提此事,只时不时地一个人溜去后院偷着瞧她。

后来德容竟慢慢恢复了过来,先是能说话认人了,逐渐头部手臂活动也越来越自如,只是她的双腿却一直没有知觉。事发两年后宋父便给她建了这个新住所,又派了几个老家人在里面细心侍候着德容。一晃十几年过去,宋家的小女儿便一直这样隐密地存活着,除了父母兄长和几个老家人之外,竟无任何人得知此事。只有宋培德前次在程府安慰玉婷时不慎说漏了嘴,才对她稍微透露两句妹妹的事,又再三叮嘱玉婷不得对人言,好在她也是当时情急才对若嫣随口提了提,过后便一直帮他保守着这个秘密。

若嫣听得宋培德一番讲述后大为不解,便问他为何宋家至今仍要对外保密德容的情况呢,难道只是怕被人知道宋府千金其实是个残废?宋培德又黯然摇头,说当年自己懂事后也曾问过父亲此事,却见平素一向对他温和宠溺的父亲突然就脸色大变严厉斥责他一番,还道你做什么胡说八道,你妹妹不是早在三岁时就已经死了!宋培德便不敢再问,而他母亲那边自从妹妹出事后也一直寡言少语,直到近几年才又恢复了些笑模样,所以说德容的事即便是在他们几人之间也属禁讳话题。况且还不止是这样,德容本身也有很严重的问题。自从出事后虽说她身体是逐渐恢复了,但德容的情绪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不稳定,她动不动便大发脾气,而且闹劲儿一上来简直是六亲不认歇斯底里,除了自己这个大哥还能想办法安慰控制她之外,有时便是父母亲到了跟前儿都劝阻她不了。唉,你说这样的宋府千金又如何能让外人知晓呢?

说话间二人已行至堂前,若嫣便点头了然一笑,才接口道:“原来是这样。。其实夫君你不用愁,我想我知道德容的情绪失控是怎么回事,等吃过午饭后回房我再详细告诉你吧。”一听这话宋培德脸上愁容渐去,转而戏谑道:“好!不过回去后说话却是不急。。”语罢又挑眉对她眨了眨眼睛,若嫣不由笑骂一声“色狼!”,然后二人同声轻笑着相携入内。

还是官宦人家讲究多,单只个午饭就得见不小的排场,男女更当分席而坐,又要分老幼尊卑来排定座次,当下众人相互谦让着落座便已用去不少时间。若嫣于女席中辈份年龄都是最低,自是坐在下首相陪,不过因平辈女眷不多,跟她同桌的便也都是些长辈,好在宋夫人怕媳妇儿拘束,特意安排五姨母坐她旁边关照着若嫣。

宋夫人在主桌那边传令开席过后,不大会儿工夫两边的酒菜便都流水价摆了上来,只见是珍馐百味花色繁多,看着都忍不住令人垂涎欲滴般。席间五姨母不住给若嫣夹菜,又和她絮絮聊些家常话,看得出凤姨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而且跟宋夫人的感情也很好,对他们的家事更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在和若嫣亲热地对饮几杯过后,她便压低声音对若嫣不断讲说着:“你婆婆不易呀,本是冰雪聪明个人儿,却嫁得个木。。咳!不说了,左右这么些年过去啦,就算是当初再怎么不般配,好歹他也没再娶房旁的妻妾啥的,这点上总还算他是个懂得知恩图报之人,也没枉了我吕家当年对他栽培的心意。”。。“今儿个我看赛霜她也真是当你如亲闺女般疼着的,就好比当年对小德容一样呢,唉!你还不知道吧?敏思小时候也有个妹妹来着。”。。“总之啊,孩子你今后可是得好好地孝敬你婆婆,她心里一直很苦哇!敏思那小子玩儿心又太大,你可得帮着你婆婆好好地规劝于他,把个心思正正经经给务到功名上边去。”。。

若嫣见她一片热心地帮婆婆说好话,也不由心中暖暖的,不过听她讲来却好象公婆的关系不怎么和睦一般,而且听那意思公公能有今日的官阶地位,当初还全照婆婆娘家的势力帮衬来着。可是看那些姨丈舅舅们的服饰脸色,竟好象都低着公公一等又很想要巴结他一样,真是奇怪。还有,即便亲近如五姨母,竟也不知德容的事,看来宋府果是将此事隐藏得极深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