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52章::相传

《玉凤缘》

第52章:相传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散席后不久,那些亲戚们便各自打道回府了,稍后宋大人也不知去向,只宋夫人陪着若嫣一起见过了府中言大总管和几位管事的,又引她去各处略转了转,便又嘱若嫣回房休息去了。

宋培德正在房中等得焦急不耐,见若嫣回来这才喜笑颜开,当下便迫不及待地拉她上床好一阵火热缠绵。激情过后他犹自紧搂若嫣不放,缠得她又累又乏,更怕这大白天的房门紧闭被人看见不好,却怎么说宋培德硬是不肯听话起身。还狡辩道谁不知春宵苦短寸刻寸金啊,没见母亲都给机会让我们好好利用呢嘛。一番歪理倒气得若嫣笑了出来,“满口的胡说八道!春宵那是指晚上好不好?而且婆婆也是怕我昨晚没休息好,才让人家回房补眠来着,哪是叫你又来折腾胡闹的?”

见自己的借口都被她揭穿,宋培德也不着恼,只笑嘻嘻地哄着若嫣:“谁叫娘子生得这般娇媚可人,只怕是神仙见了都要春心大动的,何况吾一凡夫俗子乎?呵呵,你没见早上那帮子亲戚的惊艳眼光嘛,一个个都紧盯娘子片刻舍不得挪开般,看得为夫都要着恼了。便是一向不喜女色的父亲大人,对着你时不也有恍惚的失神么?”若嫣忍不住羞涩地捶了他肩膀一下,骂声尽胡编,我怎么没看见。说这话间她眼前却又清晰地再现出当时公公看向自己的眼神来,淡漠冰冷中忽现一丝诧异而已,却又哪有半分的惊艳。想着想着若嫣不由随口问他:“对了,公公便只娶婆婆一个妻子是么?”

宋培德笑应:“是呀,这下你更放心了吧,一生一世专情,那可是我宋家的家传渊源呢,要不怎说我和娘子正乃天作之合呢!”若嫣听他如此说法,又好似公婆的关系也不像五姨母所说那样,心中微觉奇怪,她嘴里却是不好再细问,便又提起德容来,“今日见过妹妹后,我倒觉得德容的病不是在身体上的,而是心病呢。你说她三岁后便卧床不起了,平日除了你和公婆偶尔去看她之外,她身边便只有几个老家人陪伴,想是长期烦闷又心气郁结才引起来的情绪失控吧。”  听她讲得准确有理,宋培德不由点头称赞,“对极!娘子真是聪明。我也曾去城外好多地方寻访过名医,又口述德容的症状表现去讲给他们听,便也都是如你这般说法。只是屡次对症下药后,她的情况仍旧还是不见丝毫好转,却又不知是何缘故,偏偏还不能招大夫来府中亲诊,便一直拖到现在,近几年竟好似愈发严重了。想想真是愁煞人哪!父亲大人为德容之事也是费尽了苦心,这些年竟潜心修道,去学人家提练什么仙丹,唉!却哪里会有什么用处呢?”

若嫣前世的父亲便因她母亲去世后伤心过度,没多久就患上了忧郁症,后来又导致脑血栓半身不遂长期卧床,若嫣曾久侍跟前多年,对这类疾患倒真做过不少研究,在护理方面也有一些心得。因此适才若嫣一见德容,便直觉地认清这个小姑最大的问题乃是心病,她偶尔的烦躁狂怒也是种发泄的表现,以及下意识想要吸引人注意的手段。治疗这类病人,关键不在如何用药,而是应勤加疏导和适当的劝慰陪伴,看来自己日后在宋府中可是不愁无事可做了。

想到这里,若嫣笑着对宋培德说,“那以后我有空就去看妹妹,陪她说话解闷去,没关系吧?”宋培德自是满心欢喜,笑呵呵回道:“那可太好了,只要娘子你不怕她麻烦就行,妹妹那边一定求之不得呢。对了,你要是闷的话还可以让德容给你弹琴吹箫啊,她心情好的时候最喜欢摆弄这个了,而且功力不俗哦!”待见若嫣惊讶的表情后,他又得意地笑:“本是我以前教她的,可是德容平日里练得勤,现下她可是青出于蓝了,你听后就知道,我是觉得她技法不亚于王丞相家的二千金呢。”

二人谈说着终于起身穿衣,宋培德看她穿戴得差不多了,又伸手递过那个玉镯道:“娘子真是招人疼,母亲连她最喜欢的玉凤镯都送给了你,那可是她老人家贴身带了多少年的物事了。”若嫣一听“玉凤镯”三个字,不由心里“格登”一下,忙接过玉镯来细瞧,天哪!可不正是那只玉凤镯么!才刚儿自己带了半天都没留意呢,却怎么它又跑到婆婆手里去了?还说是已带了好多年?若嫣惊疑地看向宋培德:“你说这个玉凤镯是婆婆的?”他点头应是,说那还是自己小时候随母亲进宫时,雪姨送给她的,说是在宫里边保存多年的宝物呢。

见她如此惊异,宋培德不觉奇怪地问怎么了?若嫣犹豫了一下,终是把周文斌家里也有一只祖传的玉凤镯之事告诉了他,还说自己亲眼见过,那只和这只一模一样是分毫不差,难道竟会有两只相同的玉凤镯不成?宋培德闻言愣了一下后,忽地双掌轻击,面现兴奋地道:“对了!可不是正有两只怎的!我记得当年曾听雪姨说起过这玉凤镯的来历,因那故事很好听所以我一直存有印象来着,待我想想啊。。”随后他边想边说慢慢讲述一番话来。

因宋培德言语间颇多讳语和谥号,若嫣开始时听得有点吃力,后来才理解明白。原来在元朝末期的时候,曾有多部人马领兵起义,其中声势最大的义军头领共有三人,一是后来的明太祖朱元璋,再还有陈友谅和张士诚。而张士诚与元军对抗后屡战屡胜,没过两年便率先称王,建国大周,并雄踞一方十余载,后方被朱元璋所灭,最终统一建立了明朝政权。

而相传当年张士诚登基不久便立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姐妹花做妃子,二人姓周,名唤大凤小凤。张士诚对她们宠爱非常,特意花重金聘巧匠打造了一对儿一模一样的玉镯出来,镯身用特殊方法分别镂上相同的飞凤模样,只于凤尾的摆动方向上稍有差异,一只冲左而另只冲右。两只玉凤镯相映成趣巧夺天工,因其制作工艺繁复考究,那巧匠耗神费力过度,竟于最终制成双镯后便累得吐血身亡了。而玉凤镯也因其制法独一无二而更显稀有珍贵,张士诚便将那两只玉凤镯分别赏给大凤小凤以示恩宠。

后来张士诚终被朱元璋所灭,大凤便随其旧部一起逃脱失踪,而小凤却被朱元璋掳获并占为己有,于其称帝后又将小凤也纳入自己后宫之中。至此小凤手中的玉凤镯便世代留传于大明宫庭,历经几代后妃之手,最终被吕康妃所获而转赠其妹宋夫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表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