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58章::探究

《玉凤缘》

第58章:探究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个下午若嫣一直陪德容呆在她那儿,德容话虽不多但显见是心情很好,后来还让若嫣帮她拿过洞箫来,当场吹了会儿曲子。若嫣对洞箫所知不多,不过也能听出其音色柔美恬静、悠远典雅,看来倒很适合德容吹奏,而且她很聪明,懂得运用口型等方面的技巧来弥补自己气力的不足。虽说德容的这小段曲子仍是自己随意编出来的,但却徐缓细腻,动听得很,若嫣从中也敏锐地感觉到德容此刻的心境已比上午弹琴时轻松许多,而且显见是心无旁骛全情投入了。

欣赏着德容专注的神情,那侧影竟显得分外秀美动人,若嫣一时心动不觉手痒,左右巡视了下未见笔砚,便悄悄退了出来,急步走到刘伯屋前欲敲他房门。谁知门突然不声不响就从里面拉开了,刘伯正自里面要挪步出来,手里还拎着卷儿物事,不知是想出去还是怎样。乍见若嫣刘伯稍显吃惊,下意识将手里东西往身后缩了缩,怔了下才躬身问道少夫人还有什么事么?若嫣点头一笑道,我才刚儿看你屋里好象有纸笔,想借来一用。

刘伯闻言深深看了她一眼,神色中仿若带着丝探究,及至见到若嫣露出不解的表情来,才又笑着点头哈腰道:“少夫人客气了,您请进屋吧,看有合意的只管拿去用就是了。我这还有点事儿,得尽快出去一趟,您别见怪啊。”若嫣真有些被他弄糊涂了,这人的态度怎么还一会儿一变呢,才刚儿连门都不愿意让自己进,这会儿却又大方地把整个屋子都交出来了。不过此刻她心中的创作欲望正压倒一切,也无暇去理会旁的了,只是在右脚已迈进门去的当儿才想起来,又急转身拦了一下正抬腿要走的刘伯,问他脚伤不碍了么?刘伯匆匆点了下头就走了,若嫣见他转身时又把手里东西揽在了身前,这才下意识留了神,见刘伯拿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包裹,也不知里边装了什么要紧的物事,还至于他一瘸一拐地急着拿出去。

他屋里摆的不过是最寻常的笔墨,虽说简单了点儿,不过眼下也只能凑合着用了。若嫣拿着纸笔匆匆返回来,见德容仍在继续便松了口气,连忙铺纸案上研墨挥毫。不多时,箫音渐止德容自沉迷中醒来,怔怔地看着正伏案奋笔的若嫣,及至若嫣轻笑着将画像送至她眼前,德容才知道自己专心吹奏的模样已被若嫣妙手画了出来。

画中那位神清骨秀飘逸出尘的少女,真的便是自己么?德容又惊又喜地看了下含笑的若嫣,眼神便又被画像牢牢吸引过去,左右端详着真令她爱不释手。一迭声地谢过若嫣后,德容又扬声唤起刘伯来,想要让他也一起分享自己的快乐和喜悦。若嫣见她对刘伯的感情竟似比家人还要依赖,不由暗自惊奇,便告诉她说刘伯才刚儿出去了,想了想又不禁试探着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就拿回去叫你哥明儿个找地方给装裱了好不好?顺便也给婆婆看看,德容你的意思呢?”

德容闻言脸色稍沉,好半天垂头不语。若嫣轻轻拿手背碰了下她胳膊,“嗯?好不好啊?”德容才轻声道:“行,不过只能给大哥看,裱好了就得立刻拿回来。”若嫣想起婆婆心伤无奈的眼神,不由脱口劝了句:“娘她真的是很关心挂念你呀,德容。母女俩又会有什么解不开的心事呢,相亲相爱的该有多好?嗯?”德容又是半晌不语,见到若嫣坐她身边显是要拉架势再行规劝时,方抬头直直回视着若嫣,目光中闪现出深刻的怨怼:“你不知道。。若嫣,她。。她行为失检,不守妇道,才害了我这一辈子呀!”

若嫣大惊失色,急问:“什么?你这是听谁说的?婆婆她怎么会是这种人?而且她更不可能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呀!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德容扭过脸去,声音冰冷地道:“你也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哼哼她最善用柔情和眼泪这一套了。可惜我再也不会当她的当,认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娘亲了!”

若嫣万没想到她竟对婆婆有如此强烈的恨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再问下去德容却又什么都不肯说了,更绝口不提到底是谁告诉她这些话的,最后还索性闭起眼来装睡拒绝这类对话。盯着德容沉默僵直的身影,若嫣定定地坐那儿惊疑不已。凭自己几天来对婆婆的了解,打死她也不相信适才德容所说的话会是真的,那究竟是谁灌输给德容这些恶意诋毁的谎言呢?又用意何在呢?只为单纯地挑拨她们母女的关系,还是另有什么更阴险恶毒的目的?

想到这里,若嫣不由颤栗了下,再联想到早前婆婆的态度,她直觉地断定此事背后必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存在,那究竟会是怎么回事呢?又是谁想要利用这个来挑唆误导德容呢?毕竟事关隐私,早前若嫣虽隐隐感觉出不对但却没有想要刻意探究的意思,可现在。。她却是不能再置若罔闻了。

那个居心叵测的人到底是谁?宋培德和婆婆两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那会是公公?也不应该呀,他们夫妻几十载,即便不是相亲相爱总也唇齿相依荣辱与共吧,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何况德容还是他二人的亲骨肉呢。

那就只能是刘伯或是李叔李婶了,李叔若嫣还没见过,不过看李婶的样子却决计不会,她对德容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而刘伯就。。

那个总是一脸客气死要面子的老人,会是他吗?这时若嫣不由又想起才刚儿刘伯的怪异举动来,的确很有些蹊跷。不过他不是已跟随老爷夫人多年了?而且看他对德容是真心关怀疼爱着的,就算是对宋培德也是一脸的慈祥呀!又怎会单单对宋夫人心怀不敬且满腔仇恨呢?

她心念电转般思索着,德容眼下是决计不会对自己明言的,而且婆婆那边也不知究竟是知情到何种程度,而若嫣现在更没有什么证据,所以她也只能选择不动声色地旁敲侧击和留意观察了。

今天本就是来陪德容解闷儿的,若嫣此刻自是不欲她再阴郁下去了,好在通过一天的接触,若嫣已逐渐把握了德容的心性,当下便伸手轻轻呵起她痒来,“快起来,小懒猫!等会儿你大哥回来了,我们俩可就玩不成啦,还不加紧时间找些有趣儿的事来做!”德容这才缓了脸色睁眼看她,又别扭了会儿才道:“找什么有趣儿的?”

这个若嫣倒是早想好了,当下拿出帕子来,故作神秘地道:“我会用它来折小老鼠,你会么?”谁知德容小嘴儿一撇,就这个呀?还不容易嘛!说罢一把捞过帕子来,三下两下就折了出来,放手心里轻轻把玩儿着,倒把若嫣给看傻了,这还是她早先跟桂花学的呢,本想着拿来哄德容开心,却见她比自己折得还快还好呢。德容见她那副神情,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想拿我当小孩子哄是不?哼哼,看好了,我会的花样儿可多呢!”

若嫣见她拆了老鼠折荷包,拆了荷包折扇子,拆了扇子又折了朵小花出来,一双小手灵巧地上下翻飞着,不由连声惊叹起来。看若嫣如此惊讶,德容的脸上也逐渐显出丝得色来,不自觉地炫耀道:“这些都是刘伯教我的,他的手可巧了!”若嫣闻言眼一亮,顺势问她:“真的吗?那刘伯每天都陪你做这些么?”

“当然不是啦!这个玩一会儿就没意思了,刘伯还给我说故事,讲笑话,他还教我认了好些字呢,大哥和爹爹都没他教得认真,刘伯对我最好了。”若嫣还是第一次从德容口中听她说起公公来,不禁想知道她对自己父亲的印象又如何,便又接口道:“爹爹他,也常来看你么?”德容停下手来认真点头,“是呀,爹爹也很疼我的,不过他这几年实在太忙了,能陪我的时候不多,只能叫刘伯代劳了。”说完她还露出些许失落的神情来。

若嫣心中一动,假装倾身看她手中帕子,才不经意般问:“这话也是刘伯讲给你的?”德容嗯了一声,然后状甚崇敬地说道:“刘伯说,我爹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也是个很好很好的官,所以才会有很多人都听他的话,尊敬他喜欢他,就连皇帝老。。”说到这里德容倏地住了嘴,有些恐慌地看了眼若嫣,见她没什么反应才稍觉放心的样子,却已立刻转移话题了,“折这个没意思了,你就不会玩儿别的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内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