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61章::仙丹

《玉凤缘》

第61章:仙丹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直到宋培德又往家捣腾回几件新内衣后,才得知此事,看他满怀欢喜的样子,却不禁有点儿担心,“你留没留意过,买这的都是些什么样人?”宋培德兴高采烈地笑说:“放心吧,我早就特意关照伙记们了,遇有不熟的客人都暗自打探过的,乖乖!现下只怕城中稍有头脸的人家儿,全都成了咱程锦记的上门客了,就连以前那些个长年使用金织记的也跟过来了呵呵。哎娘子你知道吗?还有几份儿是给自家闺女买回去做嫁妆的呢!想不到吧呵呵。。”若嫣见状也不好给他泼冷水,只得坐下边挨件儿检视边貌似随意地问了句:“没人问起这衣裳的来历吧?”

宋培德闻言笑容顿了顿,紧跟着便坐到她身边来,自后面拥住若嫣,然后轻声道:“我的好娘子,为夫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怕的,现下你已经是我宋家的人了,还有谁胆敢窥觊呢!我倒巴望这天底下的人都知道,我宋某的娘子是个真正才貌双全秀外慧中的好女子。”若嫣心中一动,侧转脸去仔细打量他两眼,美眸流转中已有几分问询之意,看得宋培德无从掩饰,只好将唇吻啄其上,稍后才轻叹一声:“你这七窍玲珑的小人儿呀,什么都瞒不过你,有时候为夫真不知究是要欢喜你这样还是。。”

星眸半闭依偎在他温暖坚实的怀抱里,若嫣沉醉片刻方才幽幽说了句:“所谓夫妻一体,便是要共守护同进退,你有你的担待,我又岂是只知托庇的人。”宋培德双臂紧了紧,又贴她耳边笑出来:“是!我知道。若论胆识胸襟,娘子更胜须眉呀。嗯。。不过是前些日子有些个无聊之人到处传言说,我宋某之妻无貌少德唯财而已,呵呵为夫气不过,才想要借此显示一下你的才气,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无貌少德?若嫣听了这句评语不禁有些奇怪,自己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招致如此非议呢?心念电转间马上联想起新婚夜于洞房外传来的那些话,便已明了有些人还是未曾完全死心哪,想是于自己成亲那天仍在伺机窥探,应该是被宋培德使了个调包计给引开了的。当下斜睨着他似笑非笑道:“莫非你宋家除我之外还有个刁蛮媳妇儿?”宋培德伸指轻点她额头,“调皮!你心里不是已明镜儿似的了,唉,只怪为夫当日匆忙,随便从后头找来个蠢笨的粗使丫头充数,不想倒坏了娘子的名声了,呵呵。”若嫣脸上带笑心里却不由惴惴,这些传言显然不是平白无故的,想必背后仍有人在搞鬼,唉现下他这么急着想维护自己,却又不知是对是错了。

这一日,宋大人终于回府了。当晚饭桌上,若嫣总感觉面色沉静的公公看起来与上次略有不同,忍不住便偷偷多瞟上几眼,见他神态五官都依旧庄重端正连坐姿也还那么威风,没有不一样啊可为什么自己就觉着怪怪的呢?心里合计着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若嫣便和另外三人一样都闷声不响地吃着,只盼着这压抑沉闷的晚饭能早点儿结束。直到宋培德低声问了他父亲一句什么,若嫣只顾埋头却没听清楚,抬眼才见公公看向儿子的眼神里竟带着浓浓的笑意,正语音清亮地道:“嗯!这次耗时颇久,终炼成数十粒仙丹,皇上很是满意!不枉了圣驾亲督这些天。龙颜大悦之下分赏了随侍众人几颗,为父也得沐天恩,而且蒙皇上恩宠,还给吾儿也讨得一颗,真是羡煞旁人呢!呵呵,等饭后你就随为父回房去取吧。”

若嫣还是头一次听公公开口说这么多话,不禁有些讶异,待见他对宋培德一副形之于色的慈爱模样,更是大感惊奇。原来公公竟是个面冷心热之人呢,而且他的声音很好听哦,清朗爽净之外还略有磁性似的,直至此时若嫣才对公公由然生出一份好感来。不过却没听懂才刚儿他所说的话,皇上怎样又是仙丹什么的,不就是药么干嘛还要赏给夫君呢?转眼看向宋培德,却是一脸兴奋的样子在那儿连连点头感谢父亲大人。若嫣眨了眨眼睛,见他二人只顾着高兴竟没人理会自己,便莫名其妙地又瞅向婆婆,却见她正面色不豫地拿眼紧瞟着公公,好似想说什么看了眼自己后又给咽回去了。

剩下的时间四人又都默不作声了,却是神色各异,若嫣自是因为不明所以才暗自奇怪,宋夫人倒像忧心忡忡似的,不时看眼儿子再瞄几下宋大人,几次的欲言又止神情。那一对儿父子却都表情轻快,偶尔交换个眼神儿,然后心照不宣般笑笑再低头用饭。若嫣食不知味地好容易熬到下桌,垂首恭送公婆离座时便听宋培德在耳边低语了声“先回房等我”,随即没等她抬头细看三人已是步履匆匆地都走了。

若嫣在房里等了好半天,眼瞅着天都黑透了还不见宋培德回来,无奈她只好吩咐巧儿在隔间内备水沐浴。泡在木桶里好久都坐乏了,若嫣不由抬高手臂向上使劲伸展了下,又调了调坐姿,然后便第一百零一次怀念起玉婷府中的那个大浴汤来。唉,她还在程府时就想依样儿建一个了,不过想了想府上地方实在不够大,才死了那份心的。现下在宋府之中,地方大小倒是不成问题,可她却做不得主了,原本几次三番想跟宋培德提提这事儿来着,两人在一起却总是说不上几句话便被他死缠乱搅得给闹忘了。

正在那儿闭目合计呢,就被只大手探水里捏了她一下,若嫣赶忙睁眼,就见宋培德扶着木桶边儿正笑嘻嘻看自己呢。若嫣不由面上一红,赶紧伸手出去轻挥欲赶他走,“去去去!外边等会儿去,我马上就好了。”宋培德如何肯错过这美景,当即涎脸笑道:“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等着侍候娘子出浴了。”说罢更把脸贴过来,凑唇轻吻若嫣被水汽蒸红的香腮,紧跟着一双手又探进桶去,上下抚弄着她滑腻的肌肤。若嫣被他扰得连声轻呼,却苦于地方狭小没处躲闪,情急之下只得胡乱伸手去撩水泼他头脸,二人笑闹着便把水扑腾了一地。

宋培德低头见自己衣衫已然尽湿,索性两臂一用劲儿把她从水中举了出来,然后不顾若嫣挣扎又转而横抱胸前,嘴里一边轻笑着威胁:“别动哦,再动为夫一个抱不住你可就滑到地上去了,到时候不还得重洗一遍。”闻言还真吓得若嫣老老实实不敢乱动,双手紧搂他脖颈任由宋培德一直抱着自己走到里间,眼瞅着要到床边了,若嫣赶紧回身探手想先捞过件儿内衣来。不提防身前已是门户大开,就听得粗chuan声中,转瞬她便被宋培德紧紧压倒床上,火热的双唇随即向若嫣脸上身上急切地袭来。

在他一番热情撩拨之下,若嫣不自禁也跟着情动起来,谁知才刚身热气促没一会儿,却见宋培德猛然挺身又坐了起来,急急下床寻了一物事,随即倒碗茶便要往口中送下去。若嫣在边上看得真切,早已讶异得轻喊出来,“你干嘛呢?!那是什么东西?”宋培德闻声手上一顿,然后偏头嘻笑道:“仙丹哪!娘子有所不知,这可是圣药,于你我都有莫大好处的。”说完伸手过来在她眼前晃了晃,若嫣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掌心,顺势支起上身仔细看去,果然见是圆溜溜金灿灿的一粒丸药,不由她大吃一惊,“才刚儿公公给你的就是这个?”

宋培德点头又笑,“是呀!这可是难求的好东西,最是滋阴壮阳延年益寿的,呆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妙用了。”若嫣闻言忽觉反胃,怎么听着倒像春r*一般哪,当即握拳攥住背在身后,“不许你吃!好好的干嘛要信这个。”宋培德见状忙过来伸手欲夺,她只是摇头不肯给,两人在床上纠缠翻滚了片刻都已气喘咻咻仍是僵持不下,最后相互对视几眼才又各自笑出声来。宋培德不知若嫣为何如此坚持,也只好依她把丹药放过一边,然后再嘻笑着道信不信就算没有圣药为夫照样能侍候到娘子你讨饶,若嫣忙点头娇笑不迭,随即新一轮的缠绵又在鸳鸯帐里火热展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公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