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62章::公公

《玉凤缘》

第62章:公公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随后的一天里,若嫣每回想早儿起宋培德所说的话时还觉不可思议呢。原来当今天子嘉靖皇帝一心崇信道教,好烧炼、求长生,近些年更至几近痴迷的程度,每日专心修炼已经好长时间不上朝了,而公公宋大人正因为在这方面与他“志同道合”才颇得皇上宠信,多年来在朝中官阶猛晋声望地位都是无人能及。若嫣前世对这段历史所知不多,还真没料到玉婷口中的父皇竟是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主儿,不过她也是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连自家姻亲都要对公公趋炎附势的原因以及宋培德虽无官无权平日里却怎么依然得不少人恭敬忌惮的了。

看得出宋培德对他们的这种特殊爱好也颇不以为然,然而对那种精心炼制出来的仙丹却很是推崇,说早在他未成年时就常跟父亲大人一起服用了,确是强身健体效用甚佳。若嫣自是知道世间并无什么鬼神存在的,所谓的仙丹更是无稽之谈,在她想来那应该是某种特别提炼的药品吧,不过她对中药向来一无所知,却是懂得是药三分毒的道理,因此才郑重地要求宋培德,以后没事儿不准再乱吃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这天宋夫人也早早就来寻若嫣,说是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几日多了解了解府中事务,若嫣虽有点儿诧异,却忽记起早先婆婆叮嘱过的话,想来是因为公公在家才不愿让他知道自己常去看德容的事吧。于是便乖巧地应了然后随她在府中四处查看,瞧着婆婆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各项日常琐事,若嫣不禁心里暗自叹服,要把这么一大家子管理好还真不容易呢。忙碌着时间过得飞快,仿佛一转眼就到了该用午饭的时候了,若嫣正低头细看当日的帐目,便听婆婆吩咐下去说把两人的午饭摆到她房里去吧。

若嫣抬眼看了下婆婆,见她只是冲自己微微一笑却没言语,便也点点头再专心做事,直到随她一起往房里走时,才轻问一声不用给公公备饭么?宋夫人摇了摇头才转过脸来,脚步未停,只拿右手食指隐约向后比了比,面色平静了无笑意。若嫣便知公公果是去了德容那里,转念一想他到了那儿不就得听闻自己这些天来的举动了么?却不知公公对自己已得知此事并常去看德容后会有什么想法了。

饭桌摆在了外间,四凉八热外加几样儿精致的甜点,虽说只有两人食用却仍是丰盛得很。宋夫人待二人落座后便挥手遣退了随身侍从,若嫣见状也给巧儿使了个眼色,于是房中就只剩下婆媳两个了。若嫣见她面色凝重不时地端详自己却总是欲言又止,便知她定是有什么话要讲却不太好说,当即伸筷挟起面前的一小块鸡肉放到婆婆碗中,抿嘴轻笑道:“莫不是嫣儿有什么做得不当之处,婆婆您但说无妨。不过还是先吃饱了再说好一点,省得一会儿没力气教训媳妇儿。”

宋夫人闻言憋不住轻笑一声,脸色也跟着缓了缓,“真是个小灵精儿,怨不得把德容哄得都那么开心。唉,娘欢喜你还来不及呢,哪舍得教训哪。”说罢拉过若嫣的手轻抚了抚,又低头寻思片刻才抬起眼来,仔细打量着若嫣,脸上却似泛上丝桃红,“嗯。。有些话,娘也不知当不当问,你们成亲也不少时日了,敏思他。。你们还好吧?”若嫣起初有些不解她想问的究竟是什么,盯着婆婆微显腼腆的神色半晌,才惊觉她打听的莫非是两人的房事?当即疑惑地紧眨了几下大眼,宋夫人还当她没听懂,又再低声问:“你知娘的意思吧?就是晚间。。嗯?”

若嫣没料到她果真是想询问此事,难道这就急着要抱孙子了不成?可也没这般快法儿吧?于是失笑着轻回:“嗯,不错,很好啊。”宋夫人闻言松口大气似的,“那就好,那就好。。呵呵,娘也是随便问问,来,快吃吧,一会儿菜就凉了。”若嫣见她这就没了下文,边应声吃着边微感奇怪,却也不由得暗自宽心,自己可没想这么快生孩子呢,最好再过两三年,不四五年以后那才稳妥吧,婆婆不急着来催可是最好了。唉,不过这事却怕是由不得她说了算的,单说宋培德每天这忙活劲儿可就挺悬,真可惜这时候要是也有避孕药那就好了。

想到这儿,若嫣恍然记起一事,又忍不住悄悄打量起婆婆来,只见她白皙的脸上仍透着层薄薄的红晕,清丽的眉眼秀美的口唇,恬静中隐现着一丝柔弱,真个是我见犹怜的精致美人儿,说她妙龄少妇也不为过却哪有半点儿被岁月侵蚀的痕迹呀?难怪公公常要服用那个什么仙丹了,呵呵敢情婆婆容颜依旧也是浓情滋润的结果吧,若嫣边想边偷笑不已,怨不得她也一心惦记着儿子媳妇的性福呢。

直到晚上宋培德回来,若嫣才又在饭桌上见着了公公,一想到自己整日没去陪德容,她不禁心头挂念,便忍不住时常打量着公公,想从他脸色观察出对这事的看法来。却见公公神态一如往常,坐得直直的自顾着用饭,就连婆婆那里也不多瞅上两眼,若嫣不由又暗自好笑,心想幸亏宋培德没继承公公守礼自律这一点,否则可不无趣死了。正在那儿胡乱合计呢,若嫣但觉腰间麻酥了下,转眼一瞧果是宋培德正在底下搞小动作呢,忙皱眉横了一眼,却见他假装凑这边挟菜时贴耳边轻道:“好好吃饭,别再东瞅西望了!”他口中热气拂得人怪痒的,若嫣忍不住微微缩了下肩膀,看他眉端轻蹙一副不满神情又觉有趣,便俏皮地对他眨了下眼睛,待宋培德忍笑挪开后她才轻抿嘴角端起碗来。

忽听宋大人“嗯哼”一声肃了下嗓儿,席间三人闻声都抬眼看去,若嫣见公公面色一沉,似有意无意地还拿眼扫了自己两下,忙放下碗筷专注地看他。宋大人却只看着儿子沉声问:“听说你最近一直跑去岳家的商号里帮忙来着?”宋培德稍愣怔下,又转头与若嫣对视了一眼,才微笑着回道:“是啊,昨儿个匆忙,儿子还忘了向父亲大人禀告此事了。因是我舅哥忙于来年的大考无暇分身,才特为嘱托儿子代管一阵子的。”宋大人听罢却没什么表示,只拿眼上下审视着他,宋培德见状忙问:“怎么,父亲大人可有什么教诲么?”

若嫣在一边看得也有些忐忑,公公在这里提起此事是什么用意呢?难道他不愿意让儿子经商?宋大人终于把眼光从宋培德身上转到若嫣这里,却只略微停留一下就马上挪开了,最后才落到宋夫人脸上,“夫人你是否已听闻此事了?他们两个有谁曾事先告知于你么?”若嫣早被他看过来的凌厉眼神惊栗了下,此刻更明白地感觉到公公语气中那丝冰冷和尖锐,不由也疑虑不定地望向婆婆。宋夫人也是面上稍稍变色,溜了眼儿子媳妇儿才点头道:“不错,他们两个早都和我说过了,我想着敏思左右无事,就去学着做些生意也好。”宋大人闻言冷哼一声,“做生意!你可曾见过谁家做生意做到恁般不成体统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流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