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8章::认亲

《玉凤缘》

第8章:认亲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嫣接过手帕低头绣了起来,手里不停脑子也飞快地转了两转。看来周文斌并没发现自己的身份,那么他来到黄家所为何事呢?心下合计着,不由又偷瞄了他一眼,却惊见周文斌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脉脉含情的眼神中满是笑意。

被若嫣发现自己在偷看她,周文斌赧然一笑,俊脸微现窘意,却仍旧目不斜视。若嫣赶忙收回眼光,只觉自己的脸“轰”的一下子更热了,不由暗自懊恼起来。想她前世也是姿容超众,吸引艳羡眼光无数,其中不乏更为直接露骨的,自己都可以受之坦然视若无睹,怎么现下面对这个半大不大美少年的倾情注目,却无法泰然处之,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呢?莫非是自己已全盘接受了此时的道德观念,现下这副身子又对这方面特别敏感?

唉,这周文斌怕不是真对自己有意了吧,眼神恁般热切?心中一凛,若嫣下意识正襟危坐,唯恐她刚才的举动令周文斌产生误解,当下低眉敛目专心绣自己的帕子,再不敢抬头。

周文斌瞧见佳人眼波别转,面泛桃红,娇羞无限的样子,别具一番温柔滋味,更觉心痒难挠,恨不得凑上前去一亲芳泽。强自镇定心神,咽口唾沫润了润嗓,方才正色道:“苏小姐,不知你府上济南何处?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呢?”

若嫣闻言微怔,放下手中帕子,低垂着头轻声慢语,把早前告诉黄大娘的那番说辞复述了一遍:“我家住济南城边的一个小镇,家父是名乡绅。两个月前乡里突发瘟病,大半数人都殪了,我父母兄弟全都没能幸免于难。满门上下只我和奶娘两人得逃此劫,奶娘无奈之下带我前来晋阳府投靠几年前远嫁过来的表姐王氏。但仅知表姐夫家是贾姓大户,探访月余却始终未能寻见。那一日我与奶娘失散,后又不慎落入江中,幸蒙周公子仗义相救。只是小女子再无亲人,奶娘年迈,现下也不知流落何方了。”这套说辞本是若嫣前阵子在程府所读古书中情节,当日随口说出来糊弄黄大娘的,要知若嫣既不能说出自己是程府千金,又如何找得出什么苏姓家人,只得如此编排,想那程老爷若真个得知,怕不得气个半死。

她本是信口胡编,但见桂花和周文斌听得专注,尽皆满脸伤痛怜悯之色,若嫣歉疚之余也不免思及自己穿越之苦、至爱生离之痛、此一番遇难奔逃之恨,说到后来便真的悲从中来语带哽咽,情不自禁举起帕子轻拭眼角,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周文斌未料自己无心之语竟引得佳人伤心至此,不禁暗骂自己愚钝,只得口中讷讷说些劝解的话。佳人却是越发凄楚悲切,只哭得梨花带雨般模样,令人看着煞感揪心。周文斌又怜又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边避到前屋去的黄大娘久等不见儿媳妇儿出来,边暗骂“个没心眼子的,恁地看不出眉眼高低来,真是气死老娘了”,边端壶茶笑嘻嘻回到里屋。得见眼前情形,却有些傻眼,“哎哟我的小姑奶奶,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呢,好端端哭成这个样子?”一转脸瞧见周文斌坐立难安不知所措的神情,心里这个火儿大呀,“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蠢笨的儿媳妇儿哪,不知道闪避也就罢了,怎么还不知道劝解呢?”

黄大娘转头怒瞪桂花,却见她眉头紧皱脸色发白,两手按在自个儿圆滚滚的肚子上,嘴唇儿咬得死紧,那神色大是不对劲儿。黄大娘再顾不得旁的,拿手一拍大腿,“我的儿!你该不是要生了吧?”

那两个冤家这才各自忘了哭和悔,齐齐看向桂花,只见桂花已疼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费力地点了点头。黄大娘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原地转了两圈,才想起眼下该干的事儿可多了去。忙上前扶桂花平躺在炕上,又一把拉住呆愣在一旁的周公子,大踏步往屋外走,边走边急声道:“周公子呀,今儿可让您给赶上啦!我家媳妇儿眼瞅着快要生了,我那儿子却还没回呢。我现下走不开,劳驾您跑一趟货街,就站在那头儿上喊一嗓子‘大猛啊你媳妇儿要生啦’,那一下子蹦出来的准是他!别忘了叫他回来时就便儿把稳婆给捎带上,人命关天啊我的公子哎,快点儿去吧啊!”脚下不停已拉着周文斌来到大门口儿,黄大娘一就手儿又把他推出门外,转身再一溜小跑儿着回屋去了。

周文斌五迷三道地被黄大娘推出门来,又怔了半晌才反应过味儿,忙撒开大步往货街而去。

这边儿黄大娘又把若嫣指使得团团转,一会儿叫找剪刀,一会儿又要白布,忙了半天才想起热水还没烧上呢,急急把手里汗巾往若嫣怀里一塞,一叠声儿嘱她照顾着桂花,自个儿跑厨房去了。

若嫣这会儿已缓过神儿来,不那么慌乱了。一边拿汗巾帮桂花擦拭额头,一边努力回想前世的妇产科常识。怎奈她那时也未生养过,一时半会儿自是想不齐全,只记得调整呼吸对产妇有好处。若嫣拉住桂花的手,安慰她不要怕,尽量大口的吸气和吐气,不能乱动好保持住体力。桂花很是刚强,疼劲儿上来只闷住气儿硬挺,汗珠儿噼哩叭啦往下掉,却是一声儿也不吭。

小半个时辰过后,黄大猛终于提溜着稳婆喘咻咻地赶了回来。黄大娘把稳婆让进里屋,却把大猛挡在门外,大猛急得直冒汗,只得扯开嗓门冲屋里喊:“桂花别怕,我在这儿哪!放心吧没事儿啊!快点儿麻溜儿把我儿子生出来就好啦!”黄大娘听得好气又好笑,狠狠拍了儿子一巴掌,“你当是生个小鸡嵬儿哪,还麻溜儿地!去!到前屋陪周公子坐会儿,不叫你不许过来!”

这边厢稳婆上前一看,惊笑道:“我说黄家媳妇儿,你可也真能忍哪!都这会儿了才想着叫我来,快了啊!再挺个一时三刻的这孩子可就下来了!”

若嫣听着松了口气,要知这古时候条件简陋,女人生孩子那可是一坎儿,多少人葬送在这上面。亏得桂花体格儿好,平时又闲不住爱活动,这会儿还真比一般人顺利得多了。

饶是这样,桂花也足足又折腾了三个多时辰,才听得“哇啊”一声脆啼,黄家长房长孙终于降生了!

黄家喜得贵子,欢天喜地之余不免忙得人仰马翻。周文斌挨了半晌,见实在是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又始终不得机会亲近佳人,只好告辞出来,回去自家位于长安的宅子。

第二天一大早,家住两条街外得大猛报信儿的桂花娘,带着两个女儿和自家媳妇儿浩浩荡荡地过来看桂花和新生婴儿,见那小娃儿啼声高亢,红脸儿团腮的样子都连夸他身子骨儿结实,生得好相貌。

桂花的两个小妹子却一见若嫣便惊乍万分,连小外甥也不顾了,只管拉着若嫣的手不撒开,问长问短好不欢喜。桂花娘却在一边自个儿犯起了小嘀咕:“这姑娘姿质脱俗容貌秀美,和自家女儿比起来怕不是天下地下,凤凰比乌鸦。现下我儿又坐着月子,那黄大猛如此美色当前,哪会有不垂涎的道理。保不齐哪天一个把持不住染了指,那我儿桂花可咋办哪!”当下斜眉立眼地看着若嫣,越看心里越没底儿,忍不住旁敲侧击地问她些个“家中真是再无亲人了吗?”、“在黄家准备呆多久啊?”、“日后就没个打算啥的?”

若嫣听了心下黯然,她又何尝不知自己这样子呆在黄家非为长久之计呢?可眼下又属实没个去处,低头坐在那里只是心烦意乱彷徨不定。黄大娘见势,正好把自己这两日想好的小九九儿抖落出来:“若嫣姑娘眼下确是孤苦无依了,我黄大娘当日既已赶巧儿相助于她,如今再无袖手旁观的道理。只是这没亲没故的,她一姑娘家久住我这儿也属实不是个事儿。”说到这儿一顿,走过去拉起若嫣的手续道:“我心合计着,咱娘儿俩也是有缘,如果若嫣姑娘不嫌弃,你就认我老婆子为干娘,认大猛两口子为义兄义嫂,不知你看怎样?”

此言一出,皆大欢喜。于是趁着桂花娘在场做见证,若嫣就正式地拜了干娘、认了兄嫂。黄大娘撸下手中唯一一个金镏子,套在若嫣手上,说是只当个见面礼儿,若嫣再三推辞,却之不恭只得收了,又再盈盈下拜。

……本章完结,下一章“:拒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