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9章::拒婚

《玉凤缘》

第9章:拒婚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边闹哄哄地认亲礼才刚静下来,周文斌大包小裹地又登了门儿,不及理会桂花娘和一众女孩儿家的惊异好奇目光,他只拿眼盯着若嫣一劲儿猛瞧,满脸的欢喜之色溢于言表。桂花娘惊怔过后,心里也就有了底儿,赶情黄大娘那人精儿热火朝天闹了这出儿,却是为了攀附这高枝儿呀。

周文斌看得半晌才记起打开手中包裹,却见一包包满是买给桂花的补品,参归燕窝的尽是些贵重东西。只把个黄大娘乐得眉开眼笑,嘴里虽推托着不敢当手上却已一股脑儿接了过去。好个周文斌,为讨佳人欢心,竟连黄家小儿都巴结上了,一出手就送了一把长命锁,还有一对儿黄澄澄的小金镯子儿。

这下儿连桂花娘都跟着眼热起来,围前围后周公子长周公子短地奉承着,愣是把周文斌围拢得晕头转向好不心烦。好容易抽了个空儿瞧向若嫣,却见佳人一返身进里屋去了。

周文斌正坐在那里暗恼的当儿,若嫣手拿玉佩又出来了。走到周文斌身前,双手捧着玉佩点头道:“周公子,早先劳您搭救,又留玉佩作信物,如今我终于得见恩公,就把玉佩完鐾归赵,您且收好吧。”

周文斌见状一愣,心说这不是我给你的聘礼吗?哪还有收回来的道理,却见若嫣一派端庄诚恳之色,又不像是在诓自己。心中迷糊不解,站起身来却不伸手,只是转头望向黄大娘。

黄大娘也怔住了,没料想若嫣会来这一手儿。她也只当是自己那日把玉佩交给若嫣时,姑娘听得明白才收的,这会儿却怎么?心下嘀咕着,上前两步,见那二人还一个伸手一个不接地僵持着。只好嘿嘿一笑,一手抢过玉佩,“哦这个呀,是我当日没跟我闺女说明白,呵呵来闺女,进里屋来干娘问你点话儿!”说完拉着若嫣便往里走,边走还回头冲周文斌递了个眼色,意思让他安心擎好儿吧。

周文斌稍觉心安,坐在那儿又奇怪起来,这会儿苏小姐怎么跟黄大娘成娘儿俩了?于是桂花娘紧着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把才刚认亲的事儿给周文斌讲解一番,末了还隆重介绍了自己乃是若嫣姑娘义嫂之亲娘的身份。于是乎,义嫂之亲妹,义嫂之亲嫂尽皆上前与周文斌招呼,周文斌点头还礼不迭,还得随口应付着,又系挂里屋那娘俩儿,真是心急火燎如坐针毡。

这边里屋的黄大娘,却是好一盆冷水自脑瓜顶儿浇下来,只落得目瞪口呆心凉了半截儿。没想到若嫣说什么也不愿与周公子相好,任黄大娘嘴皮子磨破好说歹说左劝右劝,她就是个不依。

一问原由若嫣还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只是一会儿推说年纪还小不想这些,一会儿又说思念家人顾不得旁的。这些理由在黄大娘眼里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可看样子若嫣却是抱着个死理儿就是不肯松口。

黄大娘合计来合计去,眼见若嫣虽态度坚决,却又隐约象是有啥苦衷的样子,心说这是咋回事儿呢?看这孩子怪聪明懂事的,怎么就这般不开眼?放着周公子那个玉人儿似的小哥儿,又对她千恩万好的,为啥就不从呢?

忽的眼前一亮,黄大娘才道对喽!准是这码事儿没错!若嫣这丫头本是个天仙般的人物,家世原本也是好的,心气儿自然极高。想那周公子虽是极为看重于她,可这一没得见高堂,二也没个媒妁之言的,就这么应承了他还不把个名份给闹没了!黄大娘嘿嘿一笑,心说这孩子还真是有主见!自个儿怎么早都没想到这层儿呢?

黄大娘心底下有了主意,便不再相劝。只对若嫣言说,你现下既然不愿意那就罢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就去把这玉佩交还给周公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跟他说的么?没有的话我就先回了他。

若嫣听得黄大娘如此说法,终于松了口气。又想起一事,嘱黄大娘把自己的那只耳坠子向周公子要回来。那可是大哥送给自己的,如今程家留给自己的唯一一点儿念想儿了,黄大娘应声去了。

若嫣万万料想不到,她自己以为已经揭过去了的事,自黄大娘口中说给周文斌听时,却全然不是那么个理儿了。

周文斌听得黄大娘说起苏小姐心中顾虑,不禁大呼自己卤莽。心里只想着如何盼得佳人垂青,却忘了婚姻大事哪能这般草率。当下对黄大娘打躬作揖,连连自称晚辈该死,自当先行回家禀告父母,再郑重其事托人上门提亲,定会名媒正娶,却哪敢怠慢半分委曲了苏小姐。

黄大娘得知周公子竟是要娶若嫣作正妻的意思,更是心花怒放。本以为凭周家权势地位,能嫁过去做个妾室也就不错了,现下竟能如此这般岂不是天大的荣耀。喜笑颜开的,黄大娘立马催促周文斌,就这么着定了你就赶紧快去快回吧,这边有我照应着姑娘呢,只等你早日托媒下聘便是。

周文斌吃了定心丸后,兴冲冲就要往出走,却又被黄大娘一把拉住。“对了周公子,才刚儿姑娘还叫我跟你要她那耳坠子呢。这事儿眼瞅着要成了,你就先把那只坠子还给她,也省得姑娘那儿没啥带的总垫记着。”

周文斌听了一点头,伸手向内兜掏去,在里攥了一下却又拿出来,空空的一扎手,嘻笑着说:“哎哟大娘,瞧我这毛躁劲儿。那坠子不大点儿个东西,倒叫我给弄不见啦!”见黄大娘一脸不信的样子,周文斌又笑:“真的!不骗你,赶明儿我再打副更好的来送给苏小姐,大娘你可得记着帮我美言两句,别叫她骂我冒失。”

黄大娘闻言只得一笑,应声晓得了,快走吧您哪。

周文斌出得黄家小院,急走几步转过巷口,才又伸手入怀掏出那只耳坠子。摩挲着端详了片刻,面露微笑。过得半晌才又仔细收好,这可是苏小姐身上的物事,每日里全指着瞧它,才解得自己相思之苦。这一番回到晋阳,该要打点的事多了去,哪天才能赶回来还不好说呢,不贴身带着它,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哦。

若嫣自是不知黄大娘和周文斌之间的约定,见他不再登门只当是恼了,也不以为意。每日里陪着桂花闲聊解闷儿,因见她坐月子将养实在枯燥乏味,便常给桂花讲些书上看来的典故,或是把前世的一些趣事小段儿挑着能说的都说给桂花听。桂花心情舒畅,胃口大开,奶水也足得很。几天喂下来,眼瞅着黄家奶娃儿小脸儿一天天见圆,小胳膊小腿儿越蹬越有劲儿,只把个黄家上下稀罕到不得了。

若嫣因着前世失了个未成形的孩子,后来悔得不行。现下抱着黄家小娃儿着实喜欢得很,每日竟跟黄大娘抢着给他哄觉换尿布,却被黄大娘笑讽“这么稀罕啊,那也是旁人的,自己赶紧嫁了生一个呗!”

黄大娘心里有数,若嫣现下未知周公子不日要来提亲的事儿,只当是没发生过。自己便也不提不念,只等着来日看若嫣欣喜万分时再来笑话于她。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安稳平静,却又带着几分轻松。黄家小儿长得飞快,见天儿的出息起来,小脸儿粉嘟嘟眼睛黑亮亮,越发逗人喜爱,眼看着要出满月了。

这天,桂花的两个妹子又过来看姐姐和小外甥,呆了好久仍磨蹭着不肯走。两个小丫头你推我我推你,半天才由老三桂元期期艾艾地讲说,俩人在家把嫂子的陪嫁小袄给扯破了。本是她趁嫂子回娘家时偷着拿出来试穿的,却被二姐桂春给抢坏了,又怕嫂子回来发现后闹腾,想赶紧再做一件出来赔她。这才跑来这里求若嫣姐姐帮忙,因那小袄不过是寻常料子,绣工却是不俗,嫂子才会那般着意。

听得二人如此一说,若嫣禁不住抿嘴儿笑了。到底是小孩儿心性,一件小袄也当是稀罕物事。当下答应了,小姐俩儿乐得蹦高儿,拉着若嫣就往外走,先得上货街上挑块差不离儿的料子去。黄大娘急急撵上,塞了几文钱在若嫣手里,说是看啥稀罕自己就买点儿啥。

穷人家的姑娘没那么多讲究,不比大家千金成日守在闺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货街里倒是常见仨一群俩一伙儿的姑娘们在那儿挑选东西。只是若嫣自打在程府就闭门幽居,来到黄家后也是从未得机会出来过,如今被那小姐俩儿拉着,倒是头一遭儿逛起街来。

货街里满是市井小贩寻常百姓,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挺全活的,吆五喝六的好不热闹。若嫣见到好些新奇物事,东摸西逛瞧得那叫一高兴,比起前世逛百货商场来,更有一番轻松笑闹滋味。

这会儿若嫣正拿起一货架子上的银钗子细瞧,很轻巧的一支,细细地镂成飞凤形状,很是精美。把玩片刻,正想问价儿,却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对面街口传来,速度很快的样子,远远望去街那头儿尘土飞扬。

马蹄声越奔越近,却是冲着货街而来。街上众人纷纷闪避,若嫣也赶紧拉着桂春桂元往后躲,却不料桂元人小瘦弱,一没留神被斜刺里闪过来的一位胖婶儿给撞翻在地,想是磕着哪儿了,半天没拽起来。桂元只坐在那儿哼唧,眼瞅着泪都要下来了。

若嫣只得绕到桂元前面蹲身哄她,轻声询问哪里不舒服,这当口那马蹄声已是近到跟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惊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