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92章::偶遇

《玉凤缘》

第92章:偶遇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直到几声微不可闻的响动传来,若嫣才从愣怔中猛醒,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危急关头哪还有恁般闲功夫去想这些有的没的,眼下最关键的还是怎么想办法赶路要紧。

刚要站起身,她忽又想起来,才刚儿那声音是怎么回事?

急忙一探手将先前扔在地上的外衣裤拾起来拥在身前,若嫣警觉地向左右巡视,天虽大亮,但树高枝密林子里仍旧显得幽暗,却静悄悄地没见四周有什么异状。

放下心来再看向手中那身脏皱的衣裤,她真后悔怎么早未想到要把它们先清洗一下,这会儿再洗却是不及了。

还好若嫣原本就多穿了两层夹衣,现在只得叹着气把那外衫抖上两下,再用力去扯,“嘶啦”几响过后,弃去布角衣袖,只剩当中两大块布料,便用它做包头巾了。

细细将头发裹好,又把脸遮住大半,若嫣再去溪边粗略一照,然后仰头闭目深吸气,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活着就总有希望!不过是中毒么,也许一物降一物,日后有机会能让她找到解药治好它也说不定。

于是全凭感觉若嫣一路往南走去,也才刚刚开始盘算起出了林子后自己该如何行路、如何谋生。总不能一路用腿走的吧,那不得走到猴年马月去?而且她总不能不吃不喝,或干脆讨饭过去吧。

唉!她怎会第二次陷入到生存危机去了?上次好歹还遇上黄大娘,可这次。。

想到这里,若嫣不禁两眼一亮,对了!可以去找大猛哥和桂花!

货街那边乱市混杂,宋大人一定不屑虑及的,她只需向他们借些个盘缠路费,再雇个马车上路不就行了,太好了就这么办!

嗯该如何跟他们解释,不让大猛哥把自己现在的状况去说给为栋听呢?

若嫣正一路琢磨,却听到右前方一阵响动,她急忙停住侧耳细听,隐约辨来似有人跑动声。

不由她心头剧跳,这密林深处怎会有人?不及多想,若嫣拔足就往回奔,生恐是宋大人刘伯又回过头来找她。

才跑出几步,忽听一高一低两声惊叫,似是女子发出来的,随即忽又沉寂。

若嫣重又停下,怎么回事?大白天的她可不信会有什么鬼魂,可听那声音又确是有女子遭逢凶险前的叫喊声,嗯。。要不要过去看看?

人在危急时刻,四肢的反应总是要比头脑来得快,她只这么想着,脚下已然轻巧地奔了过去,微喘着到了近前,才闪身树后定睛观望。

这么一看不打紧,直气得若嫣义愤填膺,见是两个衣衫褴褛的壮年男子正紧俯在地上各自压制住一名女子妄图轻薄。那两女犹在奋力挣扎着,可口唇都被掩住只能发出沉闷的呼叫声。

匆忙间四下一扫眼,若嫣自不远处捡起两根腕口粗的树杈来,不及剥去枝叶,便挥舞着上前用力去击打右下方那男子的身背和脑后。

那男子正心急火燎地对身下女子施全力钳制着,哪料到自己背后突遭人偷袭,当此痛击之下立即扭脸相向,却闷哼一声便晕着栽倒下去。

若嫣激愤过度,一时也顾不上去看他死活,急转过身来扬起手臂又向前方另一男子冲去。

那人已被同伴受伤倒地后的声音给惊起,猛地跳过来便欲寻仇反击,他凶狠暴戾的眼神对上若嫣之后却忽地慑住,随即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双膝一软跪下颤声道:

“夜叉!夜叉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

若嫣不明所以,仍举着树杈瞪眼向他,心说这人不是有什么诡计吧?看了半天,那人却只顾着叩头不敢再抬起眼来,想必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也罢,想到还是见好就收吧,于是她缓缓放下手臂。

那男子见状忙连滚带爬地逃到同伴身边去,连唤两声“二弟”后没得回应,也不敢再叫,只得抖着手把他架了起来,歪斜地走开。

一开始二人步态还稍显犹疑,约莫着出了若嫣视线范围,这才各自撒开丫子一路狂奔,却自始至终连头都没敢回过来看一下。

这时若嫣已是回过味来,敢情这两个家伙是被自己给吓着了。一俯身捡起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头巾来重新蒙住头脸,然后迈步就走,她可不想让那两个无辜的女子再遭惊吓。

走没两步她裤脚忽被人扯住,然后便听一女子抖着声音道:

“多谢这位。。女恩公仗义相救,小女子没齿难忘。敢问。。您高姓大名,请容小女子日后回报。”

若嫣闻言苦涩一笑,好个勇敢明理的女子,饶是历经两番惊吓,仍不忘知恩相谢。只是自己如何能对她坦言名姓,就连容貌都不忍让她多看呢。

于是径自立着轻摇了摇头,低声道:

“这位小姐不用客气,恩公二字实愧不敢当。我也是偶然遇上便随手帮个小忙罢了,你别放在心上。”

那女子虽未如两名男子一样怀疑若嫣是个妖魔鬼怪,却也原本一直在暗自惴惴,及至此刻,见若嫣态度温和语音轻柔,又显然是名年轻女子,这才稍感放心,接下来又犹豫着道:

“女恩公。。姐姐莫怪,小女子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若嫣虽心中有事急欲前行,却也不忍拂她面子,只得温言道无妨,请讲。

女子松了口气说:“小女子姓冯,那个。。我的婢女适才遭逢惊吓后一直未醒,姐姐可否帮我一起去看看她。我。。嗯一个人不敢。”

若嫣点头,又让她先走一步,说自己随后过来。

走在冯小姐身后,若嫣注视她窈窕纤细的背影和质料精美的衣裙,暗道果然是个大家闺秀,看打扮还是未出阁的小姐,却不知因何流落到此,还险些被毁了清白。

冯小姐走至那名昏厥不醒的婢女跟前两米远,便迟疑着驻足不前,回身又求助地看向若嫣,悚然一震后再垂下头去。

吸口气咽下那抹酸楚,若嫣抿抿唇只做未见她眼中的惧意,当即急步自冯小姐身边走过,再蹲身于婢女跟前查看。

嗯,除衣衫有些不整之外身上并无伤痕,面色苍白呼吸微弱,应该只是吓昏过去了吧。

若嫣想了想,然后屈姆指用力掐向婢女的人中,她只懂得这个简单的急救方法,希望婢女能够没事地苏醒过来,不然那位娇滴滴的冯小姐怕不也得晕了过去,于情于理她总不能撒手不管。

好在如她所愿,那婢女眼睫轻颤,终于“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冯小姐飞奔而至,惊喜地唤声:“莲儿,你醒了!”二人便欢欣着将手紧拉在一处。

若嫣背转身静立片刻,听她们轻言细语着相互问询和宽慰,当即无声一笑,真是秀气得厉害!于是又等了片刻才出声问道:

“冯小姐,你二位还好吧?”

细微的脚步声过后,冯小姐拉着莲儿走近,顿了一下二人又绕到若嫣前面来,见她又要转身,冯小姐急忙拦住,眼光闪了闪终于不再躲闪地投注于若嫣脸上,然后恳切地说:

“姐姐高义大德,两次解救我主仆于危难,此相助之恩纵万金亦难回报。如若不怪小妹唐突,恳请姐姐赏面相对,容冯意柳和莲儿郑重一拜。”说着二人便深深福了下去。

若嫣不及推搪,只得偏身受了半礼,再趋前扶起冯意柳,细看她明眸皓齿,真是个娇美的小姑娘,又这般心地善良知书识理,不由对她徒生好感,当即抿唇一笑,轻回道:

“妹妹你忒客气了,姐姐受之有愧。你们,可是不小心走失在这林子里的?

冯意柳蓦地脸泛娇红,垂下眼去声音细不可闻:

“不敢欺瞒姐姐,我们本是坐轿子路经此处,中途。。嗯中途。。”

似是再说不下去,她只得转头向莲儿使眼色示意,于是莲儿嗫嚅着续道:

“那个,我家。。我。。奴婢突然急欲小解。。便与小姐一起下轿进到林中。。嗯。。又脸嫩恐发出声响来被人听见。。于是便越走越深。。直到那条小溪边。。才。。后来又往回走。。不想到这里时突然窜出来两个男人。。”

小丫头边说还不禁打了个寒颤,显是才刚儿被吓得不轻。

就这么点儿事,却难为她两人扭捏了半天,若嫣才总算听明白了,呵呵,原来自己早前在溪边听到的那点儿蟋苏声却是她们弄出来的。

“哦,是这样。那么说,等会儿出去后,就会有人在外面等候你们了?”

见二人点头,若嫣终于放下心,“那太好了,我还怕你们没得去处呢,那就一起出去吧。”

又想到有她们带路,自己还省得在林子里走错方向了,若嫣便不由莞尔一笑。却见冯意柳怔怔地瞅着她又道:

“姐姐。。其实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呀。。”

霎时那抹轻笑便僵在唇边,她默了默才道:

“好看么?我但求不吓人就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授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