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玉凤缘 [目录] > 第98章::追随

《玉凤缘》

第98章:追随

望月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武威一出此言,倒让她们两个面色都变。若兰自是信以为真,当是为栋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不由心惊肉跳;而若嫣却更是惊异,难道真有人在找若兰?那会是谁呢?

不可能是为栋吧,因她知道他应该守在长安,照料程锦记的生意不说,还要温书准备科举呢。

可也许,为栋和家里人已经知道自己出事了?

若兰恢复挺快,定了定神后走到武威跟前,背对若嫣向他递了个眼色,然后冲门外一努嘴儿。

武威原本见她和若嫣共处一室似是已无恩怨的样子,正自暗觉奇怪,当即心领神会,匆匆瞥了二人一眼抬腿就走。

他才一出门,若兰就变了脸色,眼神中揉和着恨意和一丝得色,嘴角上挂着阴狠,冲若嫣扬起下巴一声冷哼:

“你们还当真是来寻我的?哼哼,可惜我却不想回去。我现下虽过得不怎么样,总也胜过在程家低三下四仰人鼻息。而且,你以为我是无知小儿么?

因着前事,你们怕不早就恨我娘俩儿入骨,恁般心狠地将我娘送官处斩,又怎会轻易原谅我,哼哼。

只可怜我,连娘亲最后一面都没敢见,就从此阴阳两隔,正是这份刻骨深仇,才令我忍辱含屈撑过了这么久,嘿!上天怜我,你竟自己送上门来,这一次,可是插翅难逃!

程若嫣,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死忌了!”

若嫣早在她翻脸之前就料想到这个结果,因此“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手指若兰,状若惊极地呼道: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和大哥当真是为了你好啊,想要接你回程家过从前的日子,你为什么不肯相信?

而且大哥马上会找来的,你若不利于我,到时候却要如何向他交待?”

若兰闻言一声轻笑,面带不屑地撇了撇嘴道:.

“他来又能怎样?我便是要他当着你我的面,亲眼看他最最亲爱的小妹是如何死掉的,哼哼,好让他知道悔不当初痛彻心扉的滋味!”

“那你自己呢?想过会是什么下场吗?你以为大哥会轻易放过你?”

“我?呵呵,这么久来我颠沛流离苟且偷生,已早无生趣,如今既大仇得报,我但求一死。呵呵黄泉路上有你相陪,也算对我娘亲有个交待了。”

若嫣眼见她已破釜沉舟,情知再说无用,于是抖手指着若兰,颤声道:

“你,你好狠的心哪,当真不顾血肉之情。。哦,好痛!你!居然下毒害我,那碗饭。。”

然后手捧下腹蹲下身去,双目紧闭状甚苦楚。

若兰有些紧张地看着她,情不自禁退后两步,随即放声而笑:

“好!好!好!娘啊,孩儿终于给您报仇了!”

见若嫣已痛倒在地,不住哀呼,她终是心虚胆颤,于是抢步出去,砰地一声将门在外重重掩上。

若嫣口中仍在呼痛,眼睛却已睁开,警觉地望着门口,过了半晌才缓缓坐起身来,静悄悄来到门边,又倾听片刻,才轻手轻脚推门而出。

原来她早从若兰的神情举动中看出破绽,料想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因若兰一向擅用心机又好面子,必不会在自己看到她的凄惨经历后而状若无事地再与自己如前相处。之所以会与她虚与委蛇,不过是想知道为栋那边的情形罢了。

而且,若兰喜好干净,才刚儿屋子里如此邋遢,想是她在急切地找寻东西又来不及收的结果,现在看来,果然便是她在找药下毒了。

于是若嫣将计就计,吃饭时背着她便是偷偷把饭菜一点点倒进衣襟里,然后又谎称更衣,才将她蒙混过去。

出得房门,是一个小小院落,见四下无人,若嫣便要赶紧往外走,却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说话声,辨是武威,她急忙又返身跑回屋内,避到隔间里面。

过不多时,有两人的脚步声走进,听他们略带诧异的交谈,似是不知若兰不在这里:

“哎?那个婆娘。。呵兰儿哪儿去了?才刚儿还在的。咳这位老哥,你先坐等片刻,她一会儿准回。”

“好好好,有劳这位兄弟,我大老远儿跟来找兰儿,可有几月光景了,自不急在这一时,就等等无妨。”

“呃。。嘿嘿,那个。。老哥啊,我都把你引来这里,过会儿就会见到兰儿了,你看,是不是。。把我们才刚儿讲好的那个。。嘿嘿。”

“哦哦,好的好的,这里是五两银子,你先收好了。一会儿见了兰儿,我再把另外五两一并付清,你看可好?”

“呵呵好好,好的。”

这个男人声音似有点儿耳熟,若嫣却一时记不起是谁,但绝对不是为栋。听那意思,又好象他一直在找若兰一样。

嗯。。莫非?是他。。

没错,这人正是当日与若兰一起从程府别院中逃走的连胜儿。

那时他被若兰的娇媚和巧言所惑,背弃了道义和待他不薄的程家,匆忙忙逃离了长安,本想与她长相厮守,和和美美一起过日子。

谁知若兰只是权宜之下才想到要利用他的,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应承他什么,更不可能当真委身于他这种地位低微的“下等人”。

二人一路上磕磕碰碰,没少为这耍心机费口舌,只是若兰一时离不了他,才被迫跟连胜儿同行了近月余。

连胜儿本也是机灵老道个人儿,日久便也看出若兰的心思来,于是情急之下,便使出下作的招数来,强占了若兰的身子,以为这下她可死心塌地跟了自己吧。

若兰原本心比天高的性子,自是不甘,一时与他情同水火,呼天抢地闹个不休。

连胜儿既偿心愿,便处处护她让她,日渐把所有重心都放在若兰身上,痴迷得不行。

待若兰终于辨明处境,于是潜下心来与他周旋,更哄得连胜儿团团转,把两人仅有的钱财都交与她手,又不断教导一些行路打点等日常事宜,最终,被若兰寻到机会悄悄溜掉。

连胜儿却是个长情的人,心心念念只想着若兰的好,怕她一人在外风吹雨淋险难重重,于是边四处打零工赚钱,边一路奋力追随。

……本章完结,下一章“:又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