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洛阳牡丹记 [目录] > 第127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127谎言

《洛阳牡丹记》

第127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127谎言

玄歌小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王鼎无话,好是难为模样,敖显心下已明,“耿头领,子显有约于我乃是让我来接未婚妻回去的,有关揭竿起义之事,倒是只字未提。他未提及要我为他作何排遣,我自凭心论事,又何来的不守信义呢?

且况,施恩于人,纵便有求也当只是相请,若至于要挟之流又岂是君子所为?舍己施人,善不图报矣。

我与子显相交也算时日匪浅,正因知得他脾性若何,故敢言辞之际不留余地,若是换作他人,敖显一番心意,又焉肯言诺轻许而累及信义?”

耿占云听了冷笑:“看来敖兄的信义之道在兄弟身上不过如此。而这兄弟如手足,女人似衣服,女人就更不值一提。

想来,敖兄所以以一‘信’字扬名天下,只怕独为的是那所谓的君臣之义吧?

嗬,且不论这君王恩,臣子义,假意虚情,口蜜腹剑,守不得长久;卑躬屈膝,奴颜媚主,也不过凡夫俗子之辈,耽于流俗,称不得大丈夫。

更何况,敖兄所忠之主早是云烟过尽,大势早去,乾坤再难颠覆。否则,如何云楚承基数十载,轩辕后裔却始终不见踪影?”

见敖显不语,耿占云洋洋得意,更是乘兴续道,“人生一棋,一棋在局。虽也身不由己,但多可取巧自成,谁又真心甘愿伏于别人脚下,只做一颗可怜的棋子?疆场披甲,杀伐决断,独为他人织得锦绣江山?

说什么君臣恩,论什么信义名?岂不知这忠义之言,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金戈铁马替谁争天下?到底是为的臆想之中的天命所归之人,还是担着他人名头为自己争名谋利?只怕到最后,纵是连自己也弄不清明了吧?”

一旁的黄季听了,这意见可就大了,忍不住手指耿占云,踏出道:“见识短薄,满口胡言。佞臣之道毁主上之恩,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肤浅!”

“诶,”敖显抬手,“不得无礼。”

黄季看眼主公,乖乖退下一旁。

云仲对着耿占云目不斜视,一面竖起拇指与黄季挑眉:“说得好。”

黄季把头一点,撅嘴但笑。

再听敖显与耿占云道:“耿头领此番所言,乃是说的我敖家家事了,有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提了也是枉然。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过。幸生其间者,不可不知有生之乐,亦不可不怀虚生之忧。

美酒当前,佳人在抱,如此良辰美景,如何辜负得?不若我等就乘兴痛饮一番如何?”

美酒?佳人?真不信你只是个酒色之徒!

耿占云面色愈发难看,沉声道,“石火光中争长竞短,几何光阴……”

……本章完结,下一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128睡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