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洛阳牡丹记 [目录] > 第6章:元部元卷 曾湿西湖雨 006豢龙

《洛阳牡丹记》

第6章元部元卷 曾湿西湖雨 006豢龙

玄歌小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病休默然,许久没有应答。

徐灿啧了声,开口再叹,“唉,如你这般畏首畏尾,优柔寡断的,也真不像是能成大业之辈,可真枉学了那许多才华。”

说话间,恨铁不成钢的着急模样,直叫病休烦恼更甚。

不愿意被徐灿当成是不思进取,怠惰迂腐之人,病休便开口释道,“我所以不愿与你一道求官进爵,不止于空有才学,苦无门路,更是因我不爱当中的诡谲芜杂。

人人都言,鸡鸣狗盗充其门,士之所以不入也!”

徐灿拧眉,“我说你别一竿子就打翻了整船人,什么叫‘鸡鸣狗盗’啊?你这是诽谤,是妒忌,是肤浅!”

病休启口欲辩,徐灿却是不教,径自顾自地续道,“别人我就不说了,且单说说那洛阳城里的姚元礼姚阁老!

姚阁老你知道么?

熙承元年冠摘榜甲,熙承二年进士第一,诏以龙图阁学士致仕。不仅学识渊博,古雅恭俭,虽身居高位,却更是为官方正,两袖清风。

你若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他,看我说的是与不是!”

病休愕然,“去洛阳?”

“……”

******玄*歌*小*主******

“小姐,您说说,这不过就是很普通的一把伞,可为什么借伞给我们的那位公子却爱如珍宝一样呢?”

岸边游船上,挽纱船坞里,小小丫头再再把伞细瞧,瞧着瞧着,终究还是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故凝着眉儿就转向了自家小姐,“这伞上的西湖倒是画得很美,可却一个题字也不见,唯一的落款还是极煞风景的。”

斜倚船头的小姐听了丫头嘟嘟囔囔的好一番嫌弃,悠然转眸相顾,绣口一吐,娇莺初啭,“鹤翎不得胡言。”

鹤翎见责,好是委屈,捧着伞送到小姐跟前便诉道,“小姐,我没胡说,你看这落款分明写的就是‘豢龙后人病休’!

‘豢龙’就‘豢龙’了,不怕触犯了龙颜便也算了,却还偏生说什么‘病休’,这又病又休的可好是晦气!

这样的伞送我我都不要,可人家还刻意自己声明说只是借我们一用的,莫说我们洛阳,便是在这临安城里,一把这样的伞还不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啊,就他宝贝得跟什么一样,还真是叫人不敢……恭维……”

见自家小姐佯嗔着看了她一眼,鹤翎话出口来声渐小,一双眼儿直觑着小姐瞧。

“这位刘公子可是颇有才学之人,人家好心借伞与我们,你怎可无礼。”小姐说着,一面把伞接过。

“刘公子?”

鹤翎一奇,忙问,“小姐,您跟人家素昧平生的,还一句话没说,怎知得他姓刘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元部元卷 曾湿西湖雨 007文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