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洛阳牡丹记 [目录] > 第63章:元部亨卷 洛阳牡丹吟 063微鉴

《洛阳牡丹记》

第63章元部亨卷 洛阳牡丹吟 063微鉴

玄歌小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鸿舒吟罢细析道,“此两句诗未有一字提及白莲,但仔细品来:莲出淤泥不染,性本清高,白莲则更是淡雅脱俗。曲高和寡,知音难觅,难免寂寞凄凉。

而月白风清之夜,芳华欲坠之时,则更是此情之景,更为此景添色。

未提白莲,正是白莲,不是此诗,恰是此诗!‘语自传神,不可移易’。①”

灵帝忖了忖,玩味一番,凝眉再问,“此诗未曾提莲,而只独一白字,题此《莲石图》作了边款则道其寓指的就是白莲,然若换作我洛阳牡丹,太子觉得那诗画合一、也当可衬么?”

楚鸿舒想也未想,脱口便道,“回父皇,我洛阳牡丹雍容大雅,绝代芳华,虽其中白花较红花清雅,但究属富贵之花,绝与此诗不类。”

灵帝点了点头,凝笑便赞,“太子所言甚好,对这一画一诗,太子剖解句句精当,无可挑剔,朕心慰矣。”

楚鸿舒得了父皇嘉赞,自然心中高兴,“谢父皇。”

俄而,听灵帝话音一转,憾当以慨,“太子不知,其实,朕此画乃是仿的退居临安的吴简怀之作。朕留贤不得而心有郁结,常常在思忖着吴简怀去往临安前留在书屋中的这一副《莲石图》。

朕想啊想啊,想了经久也无法明白得吴简怀这诗画之中的含义,可是朕的太子却一眼就道出了内中情愫,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失朕望。”

灵帝说罢起身,伸臂拍了拍楚鸿舒的肩膀,续道,“‘太子能诗擅画,这是太子所长,太子若能扬长而避短则势必前途无可限量。’

吴简怀当初这般与太子言说,太子可还记得么?”

楚鸿舒低首应声,“儿臣记得。”

吴简怀留得此话,乃是因为楚鸿舒能诗擅画却唯独不好仕途经济,然其身为太子,乃一国储君,这君临天下者又如何撇得开家国政治呢?

灵帝时为此苦恼不已,“诚如吴简怀所说,这天下的道理大抵相通,多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作画与为政也是一样的。”

一听灵帝说起为政楚鸿舒就觉得脑子发胀,未敢现出不耐烦来,便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

“吴简怀曾对朕言,画者‘当以天地为师’,‘每朝起看云气变幻,绝近画中山;山行时见奇树,须四面取之’。何如?盖欲得其神,必须先如其形;若失其形,则何神之有。

作画必须观察入微,不失毫厘,才能准确捕捉内中神韵。

为人君者则更是如此。

朝野之上,忠奸难辨,敢布腹心,勇于直谏者何其之少,君主更当运洞微之鉴,钦明睿圣。”

徐然转身,灵帝一派肃穆地走进楚鸿舒,为他理了理并未见凌的衣襟,续言道,“……”

-----------------------

①《苕溪鱼隐》

……本章完结,下一章“元部亨卷 洛阳牡丹吟 064用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