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洛阳牡丹记 [目录] > 第86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086探花

《洛阳牡丹记》

第86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086探花

玄歌小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袭白衣,两涡浅笑,于一干踮足翘首之流中显得漫不经心的,正是敖显座下“小经略”云仲。

云仲这热闹瞧得起劲,却冷不防就从耳后撺出一记故作粗沉的嗓音来,“年轻人,你可是羡慕了么?”

云仲一声嗤笑,“云楚的状元有什么好羡慕的,我便是不考,这随便一个探花郎那也是非我莫属。”

那个声音便跟着笑,“是啊,探花不就是看花嘛,你当然在行了。”

听着声音有点女气,云仲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转头一瞅,确见眼前绯衣窈,蔻簪俏,发带飘飘,好一个清秀佳人。

云仲看着她时,分明吃惊不小,“朱雀?”

被唤作朱雀的姑娘却全然不看云仲,只凝望住皇榜上布出的名单,轻轻吟哦,“刘病休?

新科状元叫刘病休?又病又休的,好生奇怪的名儿啊!诶,下一个徐灿好多了,没那么晦气……”

朱雀低低喃喃地自语了一通,云仲抓着她的手腕就将她从人群中扯了出来。

“诶呀,你干什么呀,拉拉扯扯的叫人看见了怎么是好呀。”朱雀话作这般说,面上却云淡风轻,不以为忤。

云仲将之带至一隅,压低声问她道,“你怎么跟着来了?谁叫你来的?”

朱雀揉着自己的手腕,漫不经心道,“我要来便来了,谁管得着。”

云仲皱眉,“你不听话,当心回去游叔罚你啊。”

朱雀犟嘴,“我不管,我就不回去,你都来得,如何我就来不得了。别忘了,你我同样是主公身边的隐卫,游叔他就应该一视同仁,而不是厚此薄彼。”

云仲郁闷,“什么厚此薄彼啊?我不是出来玩儿的,我是出来办正经事的。”

朱雀跟着他道,“我也不是出来玩儿的,我也办正经事。”

云仲便问,“你办的什么事啊?”

朱雀撅着嘴儿,嘀嘀咕咕道,“我就是想跟着你来,看看那个能够叫主公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女子到底生得什么模样儿。”

云仲知她说的乃是黄妍,更知她醋为敖显,摆了摆手,好是坦白道,“别看了,那不是你能比的,她要是天鹅,你就是水鸭,你两个简直是云泥之别,没的比。”

嘿呀,怎的就把人家说的一钱不值了?朱雀气得脸儿红红,当即大声一句,“我不信!”

云仲认真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信我就带你去看她便是,你亲眼见过了,就由不得你不信。”

朱雀也是爽快,“好啊,我本来就是为她而来的,见不着她我又岂会善罢甘休。”

云仲无语言对,摇头一叹,只得一句,“那就走吧。”

******玄*歌*小*主******

阴沉森黑的夜,如水的冷寂。

……本章完结,下一章“元部利卷 天香夜染衣 087签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