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目录] > 第3章:引她入局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第3章引她入局

雪逍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午的阳光明媚而清丽,淡金色光晕透过浓密的柳枝和藤蔓,穿插在青石小径上,形成一条条细密的射线。

裴星彤单手撩起垂落的柳枝,一步一步地向里面走去,她的速度不快,一边透过缝隙查看周围的环境,一边向前走着。

然而,在走到一半时,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此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岔口。

岔口呈人字形,分向两个不同的方向,两条青石小径几乎没什么外观上的区别。而她前日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出现过岔口,她当时只是一味地追逐着那个神秘男子,并没有分出心来观察路况。

那么,前天他们走的到底是哪条路呢。

眸中波光微转间,她绝美容颜上已然有一层释然的笑意在慢慢扩散开来。

眼帘垂下,裴星彤倏地闭上璀璨瞳眸,霎时间,那个白衣胜雪,身姿卓绝的男子,仿佛一下子就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他衣袂翩飞,发丝飘舞,矫健而轻盈的身体像一只引路蝶般,在前方为她指引着方向…

裴星彤缓缓伸出双手摸索着,按照直觉开始跟着那抹翩白的身影而去。

半晌后,当眼帘由黑色渐渐变成橙红色时,裴星彤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前方一丈之外,入目的赫然便是那皇宫禁地。

她黑宝石般的瞳眸中闪烁起明亮光晕,不自觉地弯起好看的唇瓣。

看着眼前守卫森严的密库,她幽然垂首,思绪转动着,脸上又渐渐裹了一抹清冷寒凉的意韵。

盗走牡丹琴的人肯定是对这皇宫十分熟悉,甚至比东方云霄和御林军都要熟悉,才会知道这条隐蔽的路线。那么,就必然是有那鬼了,可到底是谁呢?为何要栽赃嫁祸给她?难道是跟原裴星彤有什么关系的人?可她现在已然是个毫无用处的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好暗算的价值?

牡丹琴…

既然是琴,那么就得弹才能发挥它的效用,如果是普通人盗了此琴,肯定会用来换取高额的金银,不会留着自己弹。

而牡丹琴又不是普通的物件,若想出手,必然不会在些当铺或钱庄出手,盗匪究竟会选择什么方式出手呢?带着那么大的物件跑去狐翡国当官领赏吗?恐怕连这长安的城门都出不去吧,现在整个长安城满街都是密密巡查的官兵,盗匪定然还在城内。

既然有人想引她入局,那她是否该遂了人家的愿呢。

微风拂过,柳叶沙沙作响,她斜睨着青石板路藤蔓后面的东宫…

据说太子少顾内政,却外务繁忙,不常出现在东宫太子府。那么,也许不会参加今日的早朝了吧。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身朝服的东方云霄对站在青石小径上兀自发呆的裴星彤问道。

裴星彤恍然回神,收起眸子中的阴郁和迷蒙,扬起清澈盈动的笑脸,有些话不搭边道:“东方云霄,我们出去玩吧。”

她俏皮的脸上正闪动着明媚笑容,娇妍而迷人。

东方云霄扬起若有似无的浅笑,上前一步,右手挑起她莹润下巴,用探寻的眸光凝视着她的眼睛,“你是想把余下不多的几日都痛痛快快的活完,还是在算计着什么?嗯?”

他平静的语气中含着淡淡玩味,加上他唇畔那浅薄的笑痕,让他一贯冷魅的俊脸变得不再那么拒人千里之外,也亲和了许多。

他其实真的很俊美,不然原裴星彤怎会对他那般如痴如狂,还有那个程若兰,恨不得天天都粘在他身上,对他的满腔爱意,连经常路过柴房的老母鸡都能感觉出来。

裴星彤仰着脸,唇角溢出一个纯净甜美的笑容,清明眸光中带着半分慵懒半分戏谑,吐气如兰,“东方云霄你真好看,怪不得我以前像程若兰似的,天天总是粘着你。”

她的话,夸赞了东方云霄,讥笑了程若兰,也调侃了自己。

可…这跟他刚才的问话有什么关系?

他俊脸微红间,她已如一只欢快的小鸟般飞离了他的手心。

东方云霄茫然地看看空落落的右手,抬头望向前方,她正在向他招手,“快点过来啊,等会酒楼的人就该没位子了,记得多点银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酒楼探消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