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目录] > 第34章:你在乎吗?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第34章你在乎吗?

雪逍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凉的微风拂过,扑在裴星彤娇美的面颊上,也吹醒了她呆愣中的心神。

下意识的往身后俊美男子的怀里瑟缩一下,她面色凝重的启口道:“皇上驾崩了,这里却一点也没有得到消息…”她轻声细语的兀自呢喃着,停顿须臾又侧抬首道:“莫非有人刻意封锁消息?那么,有这个动机的人只有皇后……难道遗诏上继承皇位的人已经不是太子东方云轻?”

正常来说,既然早已册立太子,那么皇帝驾崩后,太子便是顺理成章的继位之人,而后宫中有权利和机会对皇帝驾崩的消息密而不喧的人只有国母-皇后娘娘。

按常理,皇后是应该对皇帝的驾崩乐见其成的,毕竟她的儿子是太子…

想必这段时间东方云霄定然已将丞相和大将军收拢到他的麾下,那么,皇位继承人或许也会有所变动了。

思绪间,腰上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密密实实的将她圈在温暖的怀中。

冷魅的凤眸微微半眯,俊美男子赞赏的点点头,“不错,父皇虽久病床塌,却是早已知晓皇后和云季容的阴谋,只是苦于那些不明所以的文武官员一直推崇东方云轻做太子,所以他无奈之下只得装作不知。而近段时间里,大将军和丞相频频上谏,均以太子常年不入朝堂为由,纷纷进荐重立太子,父皇这才终于得到机会,用仅存的最后时间连夜拟写了遗诏,册封我是皇位的继承人。可是,皇后在得到消息后便以近身侍候为由,在没有找到遗诏的情况下将传国玉玺盗走,所以…”

闻言,裴星彤微微皱眉,狐疑道:“那你为何还在这么个紧要关头跑来这里?”

冷哼一声,他语气清冽的回答道:“哼,她盗走玉玺又能如何?父皇早有先见之明,将拟好的遗诏事先赐予了我。但,在没有玉玺的情况下,我便无法名正言顺的继位,所以,我明知父皇已然驾崩,却也只能装傻的不闻不问。况且,东方云轻也在这里,我只要看住他就行,皇后盗取了玉玺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裴星彤恍然会悟,是啊,东方云轻也在狐翡国呢,即使他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也是得人在那里才行啊!怪不得皇后会拼力压制住皇帝驾崩的消息呢…

抬眸,她瞥向前方的商队,“所以,这些都是你的暗卫和亲卫军喽?”

“嗯。在银月时,我以身体不适为由不上朝,实则是装扮成货商来到了狐翡。半路上,我又将云寄容派来送信的暗卫和信鸽都截杀了,所以,东方云轻暂时也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眼帘垂下,裴星彤沉思片刻,“嗯,既来之则安之…”

“报!”正在这时,从商队的后方急速跑来一个亲卫军。

东方云霄俯首冷睨着那个通信兵,淡语道:“说吧,何事?”

那个一身粗布外衫的亲卫军单膝跪地,敬畏的抱拳俯首道:“启禀主子,岔路口遇到的那队人马已到了十里之外!”

闻言,还未等东方云霄说话,裴星彤直起身体,连忙问道:“那队人马可是一支和亲的队伍?”

这里的人都是东方云霄的暗卫和亲卫军,所以他们自然也都知道裴星彤是那个神秘的宵王妃,于是那个通信兵没做任何犹豫的回答道:“回禀娘娘,那支队伍没有打出旗号,但队伍中确实有一顶红色的花轿!”

“嗯,知道了。“点头示意后,她抬首道:”东方云霄,那队人马是玫风前来和亲的队伍。你现在就下令让将士们换上宵王爷亲卫军的服饰,并挂出旗号,以真实身份大大方方的进入狐翡的京城,毕竟狐晋和狐汐暂时不会公然对你不礼。然后,我们前去接应玫风的队伍,并将他们秘密的编入你的亲卫军…”

狐晋和狐汐必然会阻止慕翊秋和狐璃和亲,所以,她必须在救出狐璃之前保证慕翊秋的安全,因为慕翊秋是代表玫风来和亲的,而且是单方的主动前来和亲,若是在此期间让她在狐翡国的境内有什么意外的话,便正好给两国间带来了交战的理由。

在她兀自沉思的时候,心思清透的东方云霄已弯起唇角,兴致盎然的挑挑俊眉后,了然的嗤声道:“你又在为谁做媒?那个仗着自己年纪轻就只会撒娇耍赖的娘娘腔吗?”

轻然垂首,裴星彤沉默不语,是啊,她还真的是做红娘上瘾了呢…

之前,她还曾建议东方云霄迎娶余丞相的独生爱女。此时,余丞相已然成为他的左膀右臂,那么,他应该早已经娶了余丞相的女儿了吧…

清香的气息蓦然扑进,性.感的薄唇已咬上她的耳垂,然后将她的头转过来,挑起她秀美的下巴,浅笑盈盈的说道:“你在思索…我是否已经听取你的建议迎娶了余静露吗?”

仰起的脸,迫使她不得不正视着霸道中蕴藏着淡淡温柔的男子,他此时的俊美容颜上绽放着清傲而魅.惑的笑痕,又颇有几分慵懒不羁的意韵,甚是迷人。

“是…”她诚实的低声回答着。

胸膛震动,他笑的宛若三月桃花般灿烂明媚。

她很少见过他笑成这样,东方云霄一贯是喜欢板着脸装酷,即使是笑也从未笑得这么没有掩饰过。不然,狐璃也不会把他叫做冰山脸。

而此时,他笑得真诚而爽朗,没有任何冰冷的气息,这样温暖如春风的笑容,竟是在不觉间痴迷了她的双眼。

须臾,裴星彤收敛起朦胧的心神,毫不尴尬的甩他一记眼刀,大胆的怒斥道:“讨厌,笑什么笑!”笑的我心都乱了…

其实,一般情况下,她确实有些畏惧这个脾气火爆冷酷的家伙,所以,尽量不敢去挑衅和招惹他,可今天见他如此温顺,便一时间胆大起来。

“你在乎吗?”他果然没有计较她愤怒的语调,而是心情大好的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不在乎!”她有些赌气的出口回答。

不在乎什么呢?不在乎他,或是不在乎他娶了别人,还是不在乎他明媚的笑颜…

……本章完结,下一章“玫风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