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目录] > 第9章:木棚母子

《倾世红颜:我的夫君太妖孽》

第9章木棚母子

雪逍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些人还健在,只是杀了他们会脏了手而已。裴星彤顶瞧不起那些以伤害别人为己任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不会傻傻地去对付女人,不如将心思都用在怎么拴住男人上。

还好她就要逃离这个看似平静,实则凶险的王府。

在后院土坡处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裴星彤拿出一本从寒月阁里偶然发现的武功秘笈,按着上面的心法和招式练了起来。

说也奇怪,可能是她领悟力太高或者是黑衣人给的贡丹起到了作用,总之,这秘笈上面那些诡异招式,她很容易就能参悟并吸纳。

同时她也发现,这些武功虽然每套招式的套路似乎都只有那么一点联系,可仔细领略后又仿佛都是独立的个体,没什么联系,甚至每套武功都有独立的内功心法,就像是武林中不同的门派间都有自己独门的绝技武功一样。

过了许久,裴星彤在打完几套招式后,连忙盘膝而坐,气运丹田调整内息,此时她的整个身体内就像有几条不同的劲气在相互碰撞,而后又诡异地相互融合。

‘噗!’随着一道血雾从她的口中喷出,渲染了清冷的夜色,裴星彤方觉得身体里那些奇怪的东西渐渐平息下来,不再相互较劲了。

她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兀自暗咒一声,“娘之,这是哪门子破武功,差点走火入魔!”

站起身才发现被她放在一旁的小金蛇不见了,于是裴星彤连忙俯下腰,在地面上四处寻找着。

她时而扒开草丛,时而借着月光摸摸地面,终于在草丛后的一个石头上发现了它。

裴星彤一把抓过它,刚欲教训它几句,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说话声。

她抬眸一看,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土坡下面的那个木棚旁,说话的声音正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霄儿,伤口好些了吗?”是一个陌生女人关切的询问声音。

“皮外伤而已,无碍,你不是已经及时收回力道了吗。”

裴星彤听得出这正是东方云霄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她呈45度角抬头望天,无限忧郁,有时候你越不想碰见什么就越会碰见什么,也许注定今夜就是个窥探别人秘密的良宵。

木棚的门板已经有些残破,晚风拂过时,褴褛的木板便‘吱嘎!吱嘎!’的摇晃着,成为寂静夜色中唯一自然的声音。

“宵儿,她现在已然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为何还要留着她?留着她只会后患无穷。”陌生女人叹息一声,语气又稍微柔软了一些。

“所以,那日母妃就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欲擅自除掉她?!玄铁你已经得到了,孩儿希望您莫要再干预我和她的事情!”东方云霄的语气很复杂,有质问、有抱怨、有冷漠、有请求。

裴星彤水眸半眯,将她们的话串联起来反复琢磨着。下一刻,星眸蓦然睁大,竟比那月光还要晶亮。

一丝了然慢慢溢出她的眼底,原来在明月山庄那晚,那盗琴的蒙面黑衣人竟是这个说话的女人,东方云霄的母妃!

怪不得黑衣人当时会将匕首刺向她,而在东方云霄为她挡下后,黑衣人明显是收回了许多力道,所以那一刀刺的并不深。

原来如此…黑衣人就是东方云霄的母妃,当朝的德妃啊!

做贼喊捉贼,守和盗的人原来都是同谋。

这些复杂而诡异的事情,忽然让裴星彤觉得头很疼,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想让她活着,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些暗算与阴谋?到底有多少人的野心是需要她的血来铺垫?

心乱了,呼吸也乱了,为了不被这两个武功高强的母子发现自己在偷听,她连忙敛起气息,凝起内力向外伏去。

而她走后,木棚中的对话依然在继续…

“霄儿,她只是个落魄的阶下囚,对你没有任何帮衬,你是尊贵的王爷,日后若是继承了帝位,想要何样女子还不是任你喜好随便挑选,为何要留下她成为一根鸡肋呢!”女人的口吻虽是劝导却明显有些强硬。

东方云霄不屑地冷哼一声,“哼!帝位又怎样,如果永远无法和自己心爱的女子相伴,那个位置只是个孤寂一生的梦魇而已。”

有人曾对他说过,女子不是物件,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女子也有尊严,也有选择伴侣的权利,只要机会平等,她们一样能像男人一般成就大事。她还说,爱情是平等的,没有谁是尊,没有谁是卑。只有男子能做到一心一意,才能要求女子忠贞不渝。

乍听起来,她此番言论是多么荒谬,多么大逆不道。男子三妻四妾是自古以来的定律,尤其是皇亲贵胄,若哪个妻子要求自家夫君不得纳妾,那便是犯了七出之条的善妒之罪。

可是,爱情本就是如此,你可以喜欢很多异性,但能让你产生爱情的,只有一人。

“放肆!你忍辱负重那么多年,怎可因一个女子而变得如此没有气概!善待聂尚书的女儿,她还有用!你要记住有了江山才会有美人,莫要因一个卑贱亡国奴而迷失了自己!”冷厉的说完这句话,女人的身影便如鬼魅般消失在木棚中。

而东方云霄则背负着双手,对着不知名的远处喃喃自语,“可我爱上她了,只想为红颜一笑,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就是这样,不会将自己的心意在别人面前说出口,包括他在意的那个人。

以致使属于他的爱情,在将要失去时,才发现早已经刻骨铭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到柳阳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