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14章:巧解恩仇福万民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14章巧解恩仇福万民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言心诺将二人的情绪看在眼里,却不便言明。他们两人像是有仇一样,一见面就是唇枪舌剑地攻击对方。尤其是席随风念那首诗后,万天岳眼中闪过的那种冰冷的寒光,让心诺暗惊。莫非他们---。不行得想个办法让他们成为朋友才行,不然以后若跟他们做了朋友,哪天他们打起来,她该帮谁啊。心诺心里想呀想呀,目光一扫,便看到了挂在‘流云阁’的三幅挂画,突然计上心计。心诺顿时灿然一笑随手指向那幅山竹挂画说

“二位看那幅山竹,为何它无心却偏又空生了几对枝节呢?”

竹乃‘岁寒三友’之一,素有君之称,你们二人都可为君子,却像这竹一样有着分节,这分节不正是你们二人的嫌隙嘛。

二人不明所以,心诺见二人未答又伸手指向那幅荷莲图说

“二位再看那幅荷莲,想那荷莲下的莲藕应该是长着眼睛的,在那淤泥之下,为何却又一点泥都没有呢?”

莲为花中雅士,亦为花中君子且出淤泥而不染,不正是你们的写照嘛。可他们虽都像荷藕一样长着眼睛,却永远看不出对方的好,永远被那层污泥给蒙着双眼。

心诺再看向二人,看他们仍不解其意,遂又指着那幅山水画说

“小妹看万大哥曾对着这幅山水看得相当专注,不知大哥可从这画中看出点什么?”

山包万物如海纳百川,你们都二人都当属当世之英雄豪杰,理有山之包容海之宽容才对啊!

万天岳不解其意,便没有作答。心诺见他没有回答遂又说

“大哥没看见什么吗?但小妹却看见了,小妹看见了这山---山的胸襟,小妹还看见了这水---水的柔情,还有这天空---天空的广阔,还有这画---画的包容!”

心诺一一而解将山化小,以画而喻之。望他能解其中意。

“画的包容?”

二人实在不明白她为何会用这样的形容词,遂疑问道。

“二位还没明了小妹的意思吗?”

二人摇头。心诺又说

“难道二位不觉得,你们就像这三幅画吗?”

被污泥所蒙住双眼的人啊!为何你们非要别人明说,才能知其意呢!

‘像画’心诺示意他们好好想想。二人从头到尾将她所说的话想了一遍,当他们想到‘山的包容’时,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有所指。原来山竹与荷莲都有君子之称;山竹无心却空生几根枝节,意在说明他们二人都相识,虽表面看和善,实则暗地里早已矛盾重重,泼涛汹涌;河藕有眼却不沾半点污泥,意指他们都是君子,虽然争锋相对,明争暗斗但却从不耍诈伤害对方;山的伟岸胸襟与水的万般柔情,都能相容;且山水之大与天空之广,却能被画所包容;意指他们为何不能像画一样包容对方,化干戈为玉帛呢!

“姑娘之聪慧,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随风不禁为她的万般巧思所感佩。

“能与三幅画劝人修好,姑娘的用心真是良苦。万某由衷钦佩!”

天岳亦有同感,诧异她竟有如此灵巧的心思与智慧。

心诺转过头无奈地瞪了他们一眼,似有点泄气。二人见她这样以为

“难道姑娘不是这个意思吗?”

心诺心想真是两个呆头鹅,居然只想到这一点。哼,要不为了担心以后跟你们做朋友。可能会面对你们两个成为敌对双方时,会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我才不管你们是敌是友是忠是奸呢。

“你们两个想跟我做朋友吧?”

二人眉头紧皱不明所以,她到底在想什么啊?但心里却在说当然是想跟你做朋友了,要不然他们会有时间在这耗半天吗!

“你们好像也没多大的恩怨吧?”

二人此时眉头更深了却仍不明所以,她到底想说什么呢?不过心里却在想,他们好像确实也没有恩怨。

“而你们好像都没朋友吧?”

二人深深地看向了心诺仍没作答,心中却想他们这样的人就算有朋友,也全部都是些场面朋友,绝对不是真正的朋友。

“你们二位应该都感到很寂寞吧?”

二人仍未答,心中却已回答了,没有朋友的人就算他再有权势再有地位再有钱,他也是寂寞的。

“虽然在别人眼里你们是那么的遥不可及,那么的尊贵,那么的风光无限,好像是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样;但别人却只看到了你们表面却都没看到这些表面背后的艰辛与寂寞。不是吗?‘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你们都应该很有感慨吧!”

二人依然无语,但很显然心中的某根玄已被拔动。

“既然你们即无怨也无仇,即无朋友又无知已,即都是有权有势又有钱且都很寂寞,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朋友呢?你们不觉得如果你们携手的话可以让宁海城雄霸一方而不至于落入它国战争的牺牲品吗?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哪天某些人可能会利用你们这种若有若无的矛盾而有机可乘来挑拨你们,让宁海城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吗?啊!”

心诺突然情绪很激动地说出这段话,最后竟不自觉地吼叫出声,似想唤醒两人的理智。不应为个人私怨而做出以后可能会伤害到百姓的蠢事。但她却从未想过因为她的劝告,不仅使两个本就有魄力有势力的两人,至此成为忘年之交,还让他们以后成了她最好最值得信任的帮手。

二人听到心诺的猜测猛然一惊,没错为何他们没想过有人会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也许他们都想过,可却都没有去深思与理会,只是那样的顺其自然。是啊!若没有她的这一提,难保别人不会来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顿时两人不禁自问

“为何我们不能好好相处呢?”

“为何我们要让那群不轨之人有机可乘呢?”

“为何今日我们能坐在此把酒言欢,吟诗作对,而以前没有呢?”

“为何我们不能携手合作呢?”

“为何我们不能是朋友呢?”

本来是一人说一句的,但最后一句两人却一起说出口,说完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显然他们已达成一种默契,别人想做渔翁,想都别想!

“你们没事吧?!”

这下换心诺愣了,该不会疯了吧。干嘛问她所问过的问题呀,神经。还是刚才她把话说重了,但这种猜测并不是不可能呀。但见到他们俩却已拿起酒杯对饮起来。喝完后又是一阵大笑,笑得心诺莫名奇妙。看到他们似乎很开心,难道--心诺想到他们已被自己说服,不禁把他们的酒给抢过来说

“你们喝酒,怎么可以把我给掠一边呢?”

说完一口气把整壶酒都拿起来全喝了,二人一看又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心里却非常感谢心诺。让他们二人‘笑泯恩仇’成为好友

……本章完结,下一章“巧扮男装逛青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