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20章:傲天奇才现宁海2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20章傲天奇才现宁海2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笑容里有着一种俏皮的算计,有着一种棋逢对手的激动,还有一种谁与争锋的狂傲,更有一种虚无飘渺的灵气。这样的笑怎能不勾人心魂,怎能不动人心魄呢?当然这样的笑只有冥月与弄尘看得出,而其它人只觉得她的笑很美,美得让人心醉,美得让人忘我,美得几乎让所有的人认为那样的笑似根本不属于人间。看到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笑灵有点尴尬地对着众人无辜地耸耸肩。

“嗯,抱歉!失礼了。你们继续……”

笑灵可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自己的笑而停止讨论与对望的。她只认为是自己猜对了冥月的身份并没礼貌地失声叫出而道歉。可心里却乐开了花,傲天奇才冥月居然也在这,那自己就不用天心冥月两国跑去找他们较量了。嘻嘻,不过有机会也一定得去看看‘灵通’叔叔说的那些个奇景,那面宝镜,还有那朵含苞未放的奇莲。

“敢问公子大名?”

冥月兴然开口问道。心里却想着她到底是谁,为何能说破他的身份。欧阳弄尘也许还未敢肯定点破自己的身份,而她居然能那样肯定且还当众说出来,是为了什么?她笑中的算计,她在算计什么?她笑中那种棋逢对手的激动又是什么?‘棋逢对手’难道她认为我会是她的对手,又或者说她认为她有这个本事成为他的对手吗?还有那种谁与争锋的狂傲,‘狂傲’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居然有这种‘狂傲’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她太自信太自大呢?再者那种虚无飘渺的灵气,从何而来,一个沾染世俗的人会有灵气吗?冥月问,眼也定定地看着她,他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因为没人敢正视他的眼睛,除了父王与母后。可这次他却分明看到了第四个敢跟他对视却不见丝毫慌张与害怕,反而是一种无畏与轻灵(第三个当然是弄尘了)。她到底凭什么呢?难道她真的不容小觑吗?

“嗯,我?”

笑灵用手指向自己问道,没办法她的位置与冥月确实有点远,所以笑灵才会有此一问。然后笑灵也不避讳直言说

“在下笑灵,刚才多有得罪,望请海涵。请问兄台?”

笑灵不得不再问一次以确定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傲天奇才冥月。却听冥月反问道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灵通’叔叔说他的性情就象他的才华一样让人难以预测。那时听‘灵通’叔叔说到他的性情与才华时,笑灵记得自己是用‘天气’两个字来作结的。而他真的像天气一样难以捉摸吗?笑灵还无法肯定,也许以后有机会与他交锋时方能知道这个答案吧。但可以肯定,这个人不好惹且绝对不简单,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才行。笑灵听到冥月的反问则又是一笑。可这时却听见欧阳弄尘平静的音调响起……

“笑灵……笑灵……,如梦轻灵,笑若灵仙,飘渺若灵。笑灵姑娘真是人如其名啊!”

弄尘说完对着笑灵荡出了笑颜。笑灵听到他这些话却思绪百结,他这是什么意思?夸她吗?不可能!还是另有用意,那他到底有什么用意?在笑灵看来欧阳弄尘的性情才更难测呢。而冥月呢?不懂,真的看不出冥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冥月听到弄尘的话,第一个反映是……他是女人。最后冥月却在心里说道‘女人,她竟是女人,好,很好,有男子敢视他为对手已经很少了,但能有个女人将自己视为对手,可是头一遭。’因为在他的观念里女人不过是一件衣服,一件随时可以替换的衣服。

其它人听到笑灵竟是女扮男装混进青楼的女人时,都有点难以置信。

“女子,你竟是女子。难怪你能对出那幅下联!”

玉斩月惊讶地看着她。

“玉老板让您见笑了,笑灵在此陪罪!”

没办法,笑灵不得不这样客套一下。只因玉斩月应该也能猜到自己是席府的贵客,为了不让随风为难,笑灵当然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恰当的。哎,本来是想来玩的,可却这样顾虑。她应该不会怪罪自己吧,凭她的那份英姿与豪爽。

不过笑灵对玉斩月还是有疑问的,你想想一个当世女侠,就算是隐居了也不至于落到去当妓院的老板娘呀。于情于理都不太可能呀,难道还别有隐情?

“笑灵姑娘应该未见过玉老板吧。又怎知她是位‘俏娘子’呢?”弄尘平静的声音略带点嘲讽的意味。

这下笑灵可不想在落下风。好吧,欧阳弄尘,就让本小姐先见识一下你的鬼才之名是否真是人如其名呢?

“就凭玉老板巧妙地运用上联遂客,不管她人长得如何,‘俏’字绝对当得。看人主要是看心,看内在;而不是虚有其表,却不堪重用,小候爷您说是吧!”

“好,很好。却不知笑灵姑娘何以会入住席府呢?”

好小子,居然敢污辱本姑娘的名声。(古时女子向来注重名节,一般女子是不能随意入住在男子家中,否则会让人冠以不节之名,惹人非议)

“席城主好客且好结交,众人皆知;小女子有幸与席城主相识并结拜为兄妹。试问大哥怜惜妹妹一人独宿客栈有所不便,而请其在府中暂住,又有何不妥呢?欧阳公子!”

回答之巧回答之妙让人毫无反驳之力。若是一般女子听见有人如此说自己,恐怕早已羞得不知如何见人,哪还有如此振振有词的。可她是笑灵,不是别人,笑灵可不是一个能让人随便叫骂却还可能不吭一声的人。若是,那她就不是笑灵了。

“好,非常好。那试问一女子来青楼,不是……”

说这句话的却是冥月。看来她真的不简单呀,冥月从她与欧阳弄尘的对话中已然察觉到她的聪慧,可却无想到她反映如此迅速。能让鬼才如此刁难却还如此从容应对的人,恐怕还是少数吧。

他问的这一句正是鬼才接下来会问的,那还不如让自己来会会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女子也可。笑灵被他这么一问,一愣。难道他也想插一脚。不是吧,两个人对付我一个。卑鄙,两个大男人是存心要与我难堪吗?真是没风度,笑灵在心里可骂死他们了。但要怎么回答呢?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是专门来看热闹的吧。咦,有了……。想到了办法应对冥月的难题,笑灵再一次扯开了笑颜。于是笑灵伸手指向了沈夜心。

众人都被她这么一指,顿觉有点莫名奇妙,该不会……她一个女子也想嫖妓看美女吧!冥月与欧阳弄尘,席随风与万天岳,包括被指的主角沈夜心及玉斩月也面露不解。到底笑灵是何意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倾情一曲可留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