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22章:笑语化干戈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22章笑语化干戈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一剑的试探使得冥月陷入了困局。但以冥月的个性他会因为试探就向一名女子发难吗?

他那一剑让席万二人升起了对笑灵强烈的保护欲。

“冥月国的二皇子还真是了不起呀,竟拿着一把剑向一名弱女子发难。我万某人还真见识了‘傲天奇才’的威名!”

嘲讽中带着对笑灵浓厚的关爱及对冥月的满天恨意。万天岳无法想象若那一剑笑灵没有躲过……或者说若冥月让笑灵受到半点伤害的话,他绝对会让冥月国鸡犬不宁。

“冥二皇子远到宁海,席某未曾远迎还当真失礼。席某理应陪罪!”

席随风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让人听起来似他做为宁海城主却未尽到地主之宜而陪罪,实则不然。

“只是若席某没记错的话,冥二皇子应该没有在下的通关文牒吧!试问二皇子是如何进入宁海城?进来又有何要事?竟连知会本城主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呢?”

席随风咄咄逼人,丝毫没有顾及后果地句句不容人反驳。只因他那一剑差点要了笑灵的命,一想到笑灵可能会倒在血泊里,席随风的心就像被揪住般地发疼。他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再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笑灵是他一开始就想保护一生的女人。

就因为这一点席随风才会忘了若今天惹恼冥月,可能会给宁海城带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可沉浸在爱情里的人,有几个能够理智地去对待自己所爱的人呢?

正在这销烟迷漫的氛围中,却有一道轻灵的笑声响起,那声音仿佛带着阳光一般,想把这场销烟给消散。那笑声有着让人愉快的魅力,顿时每个人那紧绷的神经似已有所放松。这时却听笑声地主人说出一句让众人瞠目结舌的话:

“席大哥,你怎么变笨了呢?二皇子来宁海能干什么?男人来‘醉心院’能干什么呢?别忘了宁海的美食可是各国皆知的,二皇子当然是来品尝美食的了;而来这‘醉心院’嘛,男人来妓院能做什么?除了风花雪月,继而有机会再抱得美人归,如此而已,还能做什么呢?”

笑灵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出这句让在场所有人都侧目的话后,竟还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般地望着席随风。

随风听见笑灵这么说,眉头一紧不解地望着她。心想冥月可是差点要了她的小命,可她居然替冥月解围。

冥月听到她这么说,紧握着‘云中剑’的手已然放松。其实那一剑……冥月在心中一叹,他居然中了别人的圈套。但心中又怀疑笑灵为何会帮自己解围,毕竟在外人看来那一剑确实可能会要了她的命,莫非她能看出自己并非有心去刺那一剑的。冥月用深思的眼神望着这个从刚才的从容应对的那份沉静到现在俏皮活泼的问话,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席大哥来者皆是客,您是宁海的一城之主,怎可对客人失了礼数呢?况且来人还是冥月国的二皇子,那就是贵客,即使贵客不请自来,那也是客,你这位做主人的,怎可不欢迎呢!”

笑灵一语双关地说道。此时席随风才方醒悟,笑灵是在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心里暗笑:自从遇上她之后自己变得似乎不是自己了,做事居然会如此冲动且不顾后果。

席风不由失笑:全都是因为她啊!但这场销烟并未消弥。笑灵话锋一转生气地指着冥月的鼻子说道:

“你……,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国的皇子呀,候爷的。今天你凭什么用这把堪称举世无双的‘云中剑’对着我呢?难道你不知道云中剑是见血封喉的吗?难道你不知道被云中剑所伤,轻者残废,重者身亡吗?难道你不知道云中剑是不能随便出销的吗?难道你不知道你一个大男人拿着一把剑对着一个女人,是很丢人的吗?什么傲天奇才嘛,一个无法自重的人,哼,就算天纵横材又有何用!”

笑灵一连几个难道说得冥月差点没吐血,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说他,亏自己还救了她,现在冥月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女人,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说他的不是,更何况还指着他的鼻子且当着众人的面说他,让他情何以堪啊!

但又不能把她怎么样,因为他现在处于劣势,不能再贸然出手。不过,冥月此时在心里发誓,若下一次再碰到这个气人的小妮子时,一定要她好看。可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冥月心里却又是一惊,什么时候起自己的情绪会被人这么容易挑起呢?

笑灵满意的看着冥月那种有趣的表情,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可她还是看到了哦,冥月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得意地一笑,笑灵偷偷在吐吐小香舌。她还没玩够呢。转过身,绕着弄尘,斜睨着双眼道:

“鬼才?哼,就只会欺负女人。居然叫鬼那还留在人间干嘛呢?你应该去阎王殿报到才对。难道你不知道鬼留人间怕见光吗?尤其是你这种安静得让人感觉不到的人,不是鬼,是什么?我现在终于知道人家为什么叫你鬼才了,因为你根本就不存在嘛!”

弄尘的脸上依旧平静得毫无波动,可心里却波涛汹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居然敢说他的鬼才之名是这么得来的。好,很好,臭女人,我会让你见识到,我鬼才之名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本来在自己看到冥月这个傲天奇才被她说和一文不值时,心里倒有点佩服这个不怕死的女人,但现在看来,她确实很不怕死,居然敢得罪当今世上的两大奇才。

弄尘被他刚才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何时起他的内心情竟也会再次波动呢?自己不是早就无情了吗?

顿时刚才的销烟因笑灵以四两拔千斤之势的胡搅和而遁于无形,可却让冥月与弄尘的矛头都指向了她,这个谜样的女孩。不过,接下来笑灵又说一句话并拿出了一样东西让在场所有人又不禁吹嘘。

“不过,这根细如发丝的银针倒是挺特别的。”

笑灵说这话时眼早已扫过在场的每个人,她当然知道冥月不可能笨到在宁海城甚至在席随风面前行凶,即使是试探,冥月也不可能用这种只有笨蛋才会用的方法,更何况冥月不但不是笨蛋还是奇才,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摊开手上的小银针,她很仔细地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只有两个人出现了异样的表情,一个是那个着玄衣的贵客,一个是弄尘。应该是那个玄衣人发的针吧,这把小银针根本没毒,难道玄衣人只是想试探冥月会不会救我?不可能!又或者是他想利用我来嫁娲冥月,因为银针其实有两把,一把被云中剑吸住了,一把就在自己手中;而如果自己估计没错的话,冥月是迫不得已才会向自己出剑的,因为如果他不出剑,银针则会射向他,而他根本不知道银针是无毒的。可就因为这样才会中了玄衣人的圈套。

玄衣人布局之精妙,真的让人匪疑所思。第一这样做可以利用笑灵来挑起冥月与宁海的矛盾,从而引发战争,而他便可以渔翁得利;第二就算没办法达到这样的效果,最起码也能让宁海城断了与冥月国的贸易关系,最后达到中断冥月经济的主要来源。

他穿的是玄色的衣服,‘玄色’不是‘玄衣教’的主色衣物吗?玄衣教早已被欧阳弄尘给收服。那会是弄尘指使的吗?笑灵疑虑重重地看着欧阳弄尘,心想若真是他,那他的心机之深便由此可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傲天奇才闯云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