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40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医母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40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医母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娘!”

心颜见到慕容莹便亲昵地小跑到她身边。笑意盎然地扶着慕容莹,其小女儿的娇态在此时表现得相当明显。那模样着实让人会联想到她会是那个请众名流商讨国家大事的凌宵第一才女----慕容心颜。笑灵看着这样的她,才发现这才是她该有的模样啊!

“晖儿拜见娘亲!”

言晖亦忙行礼,语气甚恭。若娘亲能时刻都如此清醒,该有多好啊!这样的她才是最迷人的啊!记得小时候自己对于她可是相当的敬重的。因为她曾像慈母一般给过自己从未有过的母爱。

“笑灵见过王妃!”

娘!娘!娘!言言多么想像颜儿这么亲昵地呼唤你啊!娘亲!笑灵在心中叫了慕容莹千遍万遍的娘亲,但却永远也无法亲口叫她一声‘母亲’。这一句‘笑灵见过王妃’,笑灵可是在一路上在心中练习了千遍万遍才逼自己叫出来的。因为她怕自己会像前几次一样失控地叫出来,而再次引起他人的怀疑。‘言言’我到现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诗琴叫这个名字时,自己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原来那是娘亲你一直在远方呼唤着,呼唤着我这个让您一直都未再见的女儿啊!

“嗯,我---我可以叫你灵儿吗?”

她的笑多像言言啊!笑得那般美丽那般灿烂!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是一种莫名的熟悉与喜欢。可那一次却来不及跟她好好地聊聊,她就走了。而这一次听说她住进了王府,而且住的还是‘诺莹小居’,若不是为了与她一见,自己何以会再踏进王府呢?就因为如此慕容莹说出这句时显得有些激动与怕被拒绝。

“当然!能得王妃如此亲近,实乃笑灵之福,又岂有不可之理呢?”娘,你也是相当喜欢笑灵的吧!

“这么说你肯陪我一起去请愿了,灵儿?”

慕容又是激动地问着。她,她同意了。她同意让我叫她灵儿了,太好了。可为什么她不是我的言言呢?她的笑那么像我的言言,为何她不是呢?慕容莹在心中疑问着。但见到笑灵含笑着点头,慕容莹又问:

“那你有什么愿望吗?告诉我,我会替你请求佛祖,让它保佑你尽快实现!”

若是佛祖帮不了,我也一定会帮你的。因为你太像我的言言,只要是言言要的,我一定会让她得到的。慕容莹在心中自言道。

“愿望?”

笑灵听到这暗想:愿望?从小到大自己好像都没什么愿望。因为凡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师父们都会千方百计地给自己弄到手,好像这世上似还没有自己要不到的东西。要说愿望,在红尘谷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出谷闯天下,而这一条是所有的师父都没不到的----因为逸仙叔叔不准。而出谷后,自己的愿望,就是能与那三个被自己从小列为对手的人一教高下。但现在呢?恐怕就是希望能与他们相认吧!又或者希望母亲与父王能合好吧!不然再侈望一点,就是希望能与他们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吧!

“是啊!还愿寺的佛祖可是很灵的哦。它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可为何自己求了这么久它都没让我的言言回来呢?慕容莹在心中补充着。她此刻的眼神看上去有着些许的迷离,用着似孩童般的声音对着笑灵似保证般地说着。

“王妃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吗?”笑灵敏锐地察觉出慕容莹的异样。

“嗯,什么?”心颜见到母亲与笑灵的有笑有答,心中渐痛,不由魂游太虚,并未注意到慕容莹的异样。直到笑灵这一叫才回过神。

“娘!娘!娘您怎么了?娘,您别吓颜儿啊!娘----”

当她看向慕容莹那儿童般的样子时,似有一把无形的刀一直揪着她的心房。字字句句都叫到了心里,字字句句都敲打着自己心中那根脆弱的玄。心颜此时只是一个看着母亲受苦而无能为力的孩子。而她的声声叫喊,也深深触动了所有人的心,包括笑灵在内。笑灵看着心颜的样子已知道自己对于慕容莹的病情猜到了七八分,但当亲眼证实时,心里的痛便更加的深。

“言言,你怎么了?别哭哦,别哭,娘在这呢?娘会保护你的,娘决不会再让你爹偷偷地把你抱走了。哦,不哭不哭,乖,不哭哦!”

慕容莹见心颜哭泣,却把她当成言心诺来哄。她这个样子,更让心颜的心痛上加痛。娘!娘,在你的心里难道就只有言心诺吗?那我呢?我不是你的女儿吗?这么多了年,这么多年了,颜儿对您的付出,难道永远也比不上那从小就不在你身边的言心诺吗?娘。心颜在心中对着慕容莹诉说着自己的苦处,心中痛到了极点。只因十几年来,自己几乎一直被当作替身般地陪在母亲身边。十几年啊!十几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何自己还无法释怀母亲对言心诺的爱,是谁也比不上的呢?难道只因同样身为她的女儿,而言心诺却比自己得到更多的爱吗?

“嘻嘻,娘您认错了啦!我才是言言啊!她是妹妹颜儿啊!你看,你把妹妹给弄哭了,而且还搞错了对象,她会伤心,会生气的哦!”

笑灵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用着自己的方法来为慕容莹治病。娘,请怒言言不孝,才让您受了这么多的苦,就让言言以这种方式来与您相认吧!就让言言以这种方式来实现多年来的心愿吧!因此笑灵此刻笑得相当的灿烂,口气也相当的调皮。

“嗯,你才是我的言言吗?”

慕容莹疑惑地推开了心颜问道。而心颜却因听到笑灵的话而忘了反应,便硬生生地被推倒在地。心痛,心惊,心碎,心颜此刻已无法形容被推倒的那份心情。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从来都没这么痛过,好像它痛得已几近麻木般而快毫无知觉了。心颜就那样用着无比沉痛的眼神,看着慕容莹奔向了笑灵。她笑了,笑得很美,但却给人一种凄美的感觉。

笑灵看到了心颜那样的笑与表情,顿感不妙。心颜为母亲付出了太多,会不会因此承受不住呢?因此笑灵避开了奔过来的慕容莹,一个转身已来到心颜的身边,在扶起心颜的同时,似生气般地对着慕容莹说:

“娘!您怎么可以推开颜儿呢?她该多伤心哪!”

语气里有着责怪有着心疼有着对心颜的无比欠疚。但看在他人眼中她却只是假装生慕容莹的气。然后也在说出这一句后,笑灵也在心颜耳边小声地耳语道:别担心,我只是用自己的方法在为王妃治理病。她其实也很爱你。心颜听到这一句时,惊疑地看向了笑灵。而此时笑灵已笑盈盈地拉着心颜走到慕容莹身边说:

“娘,你刚才不是要到还愿寺去还愿吗?走,我们把爹爹也叫去,好不?”

笑灵诱惑着慕容莹转开对自己的思念而把言谦给抬了出来。娘!对不起,请怒言言只能用这个方法,让您和爹爹能和好如初。

“爹爹?你是说谦哥吗?”

慕容莹似在向笑灵问又似在自问般地想着。表情似痴儿一般,根本没有一点成人的样子。

“对啊!请愿时,怎能把爹爹给忘了呢?”

笑灵谆谆善诱着。娘!把言言先丢一边吧!你可知爹爹为了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自责,一直在忏悔。他变得好憔悴,好惟悴啊!娘,您可知道啊?

“嗯,对啊!怎么可以把谦哥给忘了呢?走!找他去,让他陪我们一起去还愿。嗯,他现在在干嘛呢?一定又在内厅与众将议事了。去那找他准没错。走!”

慕容莹现在看起来似相当正常。因此说完便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往内厅跑,一路上还一副笑语嫣然相当开心的样子。快到内厅时,便忙不迭地叫道:

“谦,谦,你在吗?陪我和言言去还愿,好不?谦!”

声到人亦到。慕容莹见到坐于正位的言谦真的正和众将一起在议事,忙笑着小跑过去拉着言谦的手,说:

“我就知道你一定在这。走,陪我还愿去。今天你要给自己放假!”

而此时内厅之中的所有将领,包括言谦本人在内,都被慕容莹这一举动感到相当的震惊。但他们震惊的不是慕容莹敢来此闹事,想将言谦带走,而是震惊她今日的转变。多久了呢?多久没见到王妃如此亲切地叫着王爷出去,而完全不顾他们在讨论的是什么国家大事?多久了呢?多久没看到王妃这如花一般的笑颜了呢?这才是当年那个与王爷相亲相爱的王妃----慕容莹啊!这才是那个自己一直敬重的竞陵王最爱的人-----竞陵王府的王妃----慕容莹啊!这才是那个当年名震京师的俏佳人-----慕容莹啊!众将见到此时笑意盎然的慕容莹才突然想起,这才是当年的她,这才是她本来该有的样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医母(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