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59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才情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59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才情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冥月带着笑灵首先去的居然是一个香火盛旺的寺届。笑灵疑惑地看向了冥月,他没事吧?居然带自己来烧香拜佛,难道他在想着什么来对付自己。

“别乱想,这里是立天最有名的寺届---月佛寺。向来被冥月的百姓当作圣地一样地守护。来,一起给佛祖烧个香吧!”

冥月拿起香点燃后递给笑灵,便虔诚地闭上眼膜拜。笑灵看得莫名奇妙,便也傻傻地跟着冥月向着众人争先礼拜的观士音拜了拜。心里嘀咕:这人也信佛?

“对佛祖说了些什么?”

冥月祈毕,便开口问着一脸迷糊的笑灵。自己很少来这边膜拜的,但为何今日就特想来拜拜这个让自己以为不必要来拜佛祖呢?自己向来自信,一直对于这些烦文褥节相当反感,为何今日就想带她一起来拜拜?

“嗯,没--没什么?”

对着佛祖一定要说什么吗?我不知道耶!嗯,这个佛祖怎么怎么看怎么眼熟呢?因此笑灵突然眼睛一转在心中对着佛祖说:佛祖我们认识吗?然后就看着那慈悲看众人的观音,一恍神笑灵似看见面观音对着她眨眼,眼中满是笑意与慈爱,笑灵顿时愣得直看着那尊佛祖发呆。却又看见佛祖似以唇语相示曰:情缘定!这下笑灵就更莫名奇妙了。

“怎么了?”见笑灵发呆,冥月不由问道。

“它----它会-----嗯,算了,肯定是幻觉!”

笑灵本来是想告诉冥月自己看到的这种奇怪现象,但转念一想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只好把这归为是自己的幻觉所至,可心中难免怀疑那三个字代表的含义。情缘定!什么意思?笑灵疑惑地想着。有人过来与冥月攀谈。

“原来是二皇子来此啊!贪僧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一个着灰色僧袍的僧人对着冥月笑盈盈地客气道。

“嗯!”

冥月只是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今天自己只想与笑灵在月佛寺好好地玩玩,并不想有人来打扰。

“嗯,贪僧有个不情之情,还希望二皇子能够----”

僧人看着冥月的态度,不由一愣,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自己怎可放弃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呢?二皇子可是冥月的一大奇才啊,要是他能为自己提个词什么的,那自己以后在冥月还用怕人嘛!

“大师,在下只想在寺中游玩!”

“贪僧只想向二皇子求副联子,绝对不会耽误二皇子多少时间的!”

僧人不死心。冥月已经不耐烦了。笑灵看在眼里,了然在胸。含笑开口:

“原来大师是想向二皇子求联啊!这样吧,我刚好想到一副好联,不如称兴送给大师?”

“嗯,好。若能二皇子的朋友赐联,也是贪僧的容幸。请!”

“那小女子就献丑了。大师你可要听好了,上联是:日落香残,扫去凡心一点;下联是:炉边火尽,须把意马牵劳。大师,你看如何啊?”

笑灵扫眼看了一下四周发现现早已近黄昏时分,而那旺炉边上的火也烧得差不多了,再着眼便看到了外边的一区俊马差点挣脱缰绳想要逃脱,却被家人给紧紧地拉住,才会应景而书,脱口说出了这副绝妙的奇联。

“灵儿倒是聪敏聪慧又应景应人得很哪!”

冥月不得不佩服笑灵的才智。这联明着是在劝这个贪名又贪利的和尚能够戒除尘俗,皖却四大,专心向佛;实却是对这披着袈裟却不求至道的僧人的嘲讽。

“哦,你也赞同!”笑灵眨着灵动的双眼看向冥月。呵!他听出来了!

“走吧,别理他,我们到处走走!”

说完二人便不再理会那个贪名遂利的僧人。冥月走着走着突然说:

“我也考你一考,如何?哪: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云:明日扬帆离古寺!”冥月兴致一来,开口言道。

“嗯,你听好了。这: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曰:斧斤以时入山林!”

笑灵一沉吟便脱口而出。冥月看着黄昏日落,家家檐上炊烟袅袅,便又吟道:

“烟沿檐上烟雁眼!”

“斗豆抖八兜蔸豆!”

笑灵一笑又脱口道。这个也想难住我,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我可是旷世才女诗琴的教出的女儿耶!冥月看着寺届旁边堆放的木头,说道:

“此木为柴,山山出!”

“玉口为国,日日昌!”

笑灵抬眼看向冥月,毫不犹豫地说道。而此时他们碰巧走到了罗汉殿,冥月再出联说:

“四维罗夕夕多,罗汉请观音,客少主人多!”

笑灵转念一想,突然想起自己曾看过一部戏剧的情节,好像是《西厢》吧,便开口说道:

“嗯,弓长张只只双,张生求红娘,男单女成双。这是一本名戏里面的节情,怎样?”

笑灵问道。冥月一笑点头,又道:

“今日过断桥,断桥何日断!”

笑灵一看他们走到的位置刚好是一座小桥,桥名分明写着‘断桥’二字。便抬头看天,突然想起自己与家人一直未能相聚,便开口道:

“明朝奔圆月,圆月几时圆!”

冥月听此突然想听听笑灵的志向,便开口说道:

“孟子致臣而归!”

笑灵眼一转直言道:

“伯夷非其君不任!”

冥月听此看着桥中水荡涟漪,开口道:

“风吹水浪千层碧!”

“日照龙鳞万点金!呵,够气魄吧!”

笑灵完全没注意到冥月的试探,直言道。

冥月听此却久久未回神。回味着笑灵的联子,家!国!天下!一一相融,她的归属在何方?

“喂,你怎么了?太霸气了!那就换一个:春回大地一片白!”

笑灵看着冥月,见他似在冥想,以为自己对得太过霸道,便又脱口换了一个下联。

“春回大地一片白?”

她是在暗示自己天下归心,百姓归一,才能得天下,保安宁吗?冥月静静而且思。自己的个性太过霸道,太过强横,确实有必要改改。为了她,也为了自己!

“喂,你倒说句话啊,别老愣着啊!”

“笑灵笑灵,如梦轻灵,身若云烟,飘渺若灵,入为尘世,脱俗出尘,人如其名!”

冥月感慨。这样一个她,谁能得之?一身医术可比当年的鬼医;一手琴技不逊于当年的琴圣;脱俗超凡的智慧,有不逊于任何男儿的文才武略。神女之能:神医妙手可救万千黎民;文才武略,可与天下争雄保民万一。我多希望她能平凡点,多希望她不是自己与欧阳弄尘约定中的那个人呵!

“喂,你很奇怪耶!半天都不说一句话,一说就是这么奇怪的一句。我有像你说的这样吗?什么身若云烟,那我岂不是随时可能会消失不见?什么比喻嘛,烂透了,亏你还是傲天奇呢!”笑灵对此很是不满。什么比喻嘛!

“也许你更向一阵风,一阵随时会消失的风,一阵让人想抓又抓不住,想留也留不住的风!”

是啊,她本来就像梦像烟又像风!不然何以有那么多人想找她,都找她不得呢!

“你去死吧!”

笑灵很不客气地踹了冥月一脚,负气地离开。有没有搞错,自己还真又像起风了,真是气死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部 卷三 情缘篇  才情(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