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96章:初识飞云悠然 风云初起温柔坊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96章初识飞云悠然 风云初起温柔坊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华静静地照在女孩美丽的,熟睡的,略微苍白的脸上,渐渐地,她幽幽地转醒。一睁开眼便对上三少那双清澈地,深邃的,痴情的眸子。女孩躲开了这双眸子,心里渐痛。她的三少对她多无怨,多无悔。她多幸福呵!可------

女孩的目光最终落到黑衣人身上,面色遂渐转为无血色的白。身子轻颤着,手紧紧地抓着三少的臂膀。身子松软地滑下来,跌撞着走到黑衣人面前。缓缓地下跪,凄凄惨惨,言语哀戚:

“殿下?!”

低着头,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但众人却把疑问全转向了黑衣人。笑灵笑嘻嘻地走到人黑衣人面前,盯着他猛瞧,完全不顾其它人的目光。黑衣人原本诧异的目光,再看到笑灵时心里顿时清明,多轻灵,多超尘,多脱俗的女孩呵!

“我是笑灵,我们做个朋友吧!”

笑灵友善地笑了。这个人她欣赏,所以她一定要救他。笑灵歪着头看他。仔仔细细地看,他真的很俊耶!呵呵,没想到人间也有这么俊的男子。

“我是飞云悠然!”

黑衣人犹豫了一下,最终坦然相告。她很像樊师父口中的一个女孩。轻灵,脱俗,还有她的笑好自然。而且今日他来就没打算非隐瞒身份不可,大丈夫敢作敢当。

“呵呵!好自在的名字。”

笑灵赞同地点头,眼睛滴溜溜地转。未了又道:

“干爹对你好不好?”

干爹的弟子是不是也很怪。呵呵!怎么看都不像。笑灵研究似的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疑惑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最后了悟地道:

“你就是师父的闺女?!”

笑灵点了点了。很认真很认真!原来干爹有跟他提起啊。

“天心国储君飞云悠然!”

一人缓缓地,肯定地说道。一语击起千层浪,窃语声四起。弄尘静静地望着二人的对话。不语!他们很投机。笑灵认识樊天,是樊天之女。这两个信息让弄尘迷惘了,眩惑了,也妒忌了。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弄尘心里有把火在燃烧,他不喜欢笑灵跟别人这么亲近。不管她是不是灵儿。

“为臣欧阳弄尘见过殿下!”

不得已,弄尘不得不行礼参见。不管他今天的目的是不是自己,他还是得依礼数来。至少做为臣子他必须把他从这里带出去。

“悠然可当不起你这一拜,别忘了刚才我是想杀你的。我想依你的个性应该不会干休,就算我是天心未来的储君。”

飞云悠然潇洒地挣脱束缚,笑着说道。那封信是真是假还没有定数,他是一个人才,但为何自己却容不下他。甚至冲动地跑来杀他,还有意嫁祸他人。他这是怎么了,心胸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狭窄。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弄尘严肃的,慎重的,坦荡地道。人不犯我,我也会犯;人若犯我,加倍奉还!这是他的格言。但对于悠然,还有怡然他竟有心软,手软的时候。他永远也搞不清为什么会对他们如此特别。即使悠然想置他于死地。

“啊----哈哈----好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欧阳弄尘你说这句传出去,会有几人信?”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院中,三分迷眩,三分轻蔑,七分哆哆逼人。鬼才无心,这是三年来与他交过手的人,重新给他的定位。他永远骄傲,永远优秀,永远人上人,永远安静,永远让人害怕,永远高不可攀,即使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侯爷。

“然儿的生辰快到了。”

他是优秀的,骄傲的,出类拔萃的,可他却无法像怡然那样喜欢与他亲近。即使他安静得让每个人都害怕,怡然却还是喜欢与自己亲近。可悠然------

悠然一愣,是啊!然儿的生辰快到了。在天心国他只对然儿不加以辞色,对然儿很好很好。从小到大从未变过,没人知道为什么。也许唯一可以参考的就是然儿的善良。但他这个人会因为一个人的善良而改变自己的作风么。

笑灵注意着两人提到然儿时,脸上那细微的变化。呵!原来还有人能让他们如此掂念。嗯,不过能让鬼才现出这么温柔的表情。那个人一定很特别吧。

“欢不欢迎我参加?”

正好可以去看一下干爹干娘,好久没见到他们了。他们一定还很恩爱吧。但干娘与天心国主不是有间隙么,怎么还会呆在王宫里呢?得好好问一下。

“当然欢迎!”

悠然爽朗地答应了,然儿一定会喜欢她的。还有师父师母见到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而且她可以帮自己解解围。自己实不应该盗取血玉凝魂。

弄尘看着笑灵,深深地思索着。盈儿,香迎她见到她会是什么样表情。香迎是灵儿的贴身婢女,一定能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灵儿吧。

云渺听此悄悄地走近笑灵,耳语道:香迎就在天心,现在是天心国的盈郡主,是欧阳老侯爷的义女欧阳盈儿。

笑灵迷惑地抬起头,香迎?欧阳盈儿是谁?愣愣地看了云渺一眼,难道她在人间除了认识红尘谷的人,还认识其它人。把心里的疑问压在胸口,笑灵含蓄地笑了笑,有点模梭两可。

“飞云殿下是不是应该给温柔一个满意的解释。”

温柔笑盈盈地看着悠然道。巧儿到底是谁的人?这个天心未来的储君也非等闲之辈。只是他没有鬼才他们几个旷世奇才出名而已。可并不排除有人会用韬晦术来隐藏自己。

“巧姑娘,三少对你可是一片痴情哦。”

笑灵接口,悠闲地,含笑地看着云巧。她很紧张,手一直抓着裙摆,都快把裙子弄皱了。

“三郎!”

泪悄悄地从眼角边滑落。云巧痴痴地唤了一声。她多不忍,她多不信自己竟会在即刻间爱上一个人。她的三郎这么优秀,可为何是在此时相遇,为何他们不早点相遇。

‘呃!’一声,云巧缓缓地倒了下去,一把匕首插入了她的小腹,鲜血从腹内流出。她笑了,笑得很美,很美。那种带着幸福离去的美,让所有的人眩惑了,痴迷了,也惊讶了。

“不!”

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绝望地,痛彻心扉地接住了云巧下滑的身子。这一次没人救得了她。那把匕首上的毒也是天下奇毒,无药可解。没人知道她到底是想用这把匕首结束自己,还是另有用途。但一切已归于沉寂。

但真的沉寂了么?云巧死了,线索断了。一切变得扑朔迷离。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江湖将将因她的死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归云三少将因她的死变成如何却没人敢去揣测。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知已最难求 世间情感最难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