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目录] > 第97章: 人生知已最难求 世间情感最难解

《神女传说之倾城绝恋》

第97章 人生知已最难求 世间情感最难解

轻舟引红尘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年抱着云巧的尸体好静默,好静默。他没有眼泪,只是静静地抚着爱萧,静静地看着云巧临走前留下的最美丽的笑容。嘴角边挂着眩惑而迷人的微笑。他很正式地将云巧放平,让她躺好。最后起身向她鞠了一躬,又很正式地跪下,对着她磕了个头。最后命令随侍将她带回归云堡。

带笑的眸子,望了众人一眼,他只说了一句话:云巧是我归云三少的妻子,我不会让她白死的。笑灵看着他,为他感到心痛,心疼,心酸。云巧多傻呵!有这样一个人爱她,她为何要寻短见;云巧多自私呵!将这样一个痴人的心一块带走,还能笑得那么幸福;他们二人多可悲呵!刚找到真爱,还没来得及享受爱的美妙就要面对生离死别。阴阳两隔,天真会捉弄人。

“收回它吧!”

弄尘将原本少年给它的令牌归还。平静的语气里让人分不清他是何意,但从他的眼神中,笑灵知道弄尘也在心痛。他并不是真的无情呵!

少年看了弄尘一眼,笑了。释然的,平静的,成熟的笑。他归云三少送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的。更何况这是巧儿欠他的。不管他是不是真正害死巧儿的真凶。

弄尘看着少年的笑,迷惘了,诧异了,也不解了。他居然这么快就放得下。失去最心爱的人的滋味他比谁都懂;在刚到找自己所爱之人,却又在瞬间失去的感觉,他更能感同身受。为何他能这么快放下,而自己却用了三年也放不下。

“我知道曾经有个人也让你这样心痛。但我知道巧儿一定不希望我太难过。”

少年轻拍了一下弄尘。弄尘又是一愣,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同是天涯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意思。原来他也可以有这样一个朋友。

笑灵看着他们,发现他们间有一种她所熟悉,又是她所陌生的东西在滋长。是什么?她没看到三少对弄尘的恨,反而是一种理解与惺惺相惜。她看到弄尘那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眸子里闪着另一种光环。灿烂,夺目,耀眼得让她迷眩,让她困惑,让她置疑。

人世间的情感是她所不能理解的,也是神仙所不能理解的。她突然想起南极仙翁临得前对她所说的话。是啊!她确实无法理解。因为弄尘在少年离去前说了一句话:我会帮你的,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少年笑了,不可置否。他可以相信天网菀的力量,他可以相信他们以后定能成为至交。

笑灵悄悄地把目光移向他人。她看见飞云悠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看见温柔比她还要迷惑的眸子。但当他看见莫诡那了然的神情,笑灵不由更迷惑了。轻轻地拉了莫诡的衣袖,笑灵瞪着迷茫的大眼。她真的真的不能理解。

“等你在长大些,你就是能明白什么叫人生得一知已,失复何求!”

莫诡抚着笑灵的头,慈爱地道。看来他的丫头还不够长大。而比她大的人这所以不能理解,那是因为他们从未遇到过知已。那样的人的寂寞的。

笑灵嘟着嘴,显然很不满意莫诡的回答。她还想知道为什么三少会接受欧阳弄尘,难道他一点也不怀疑欧阳弄尘也有可能是害死云巧的人么;她还想知道像欧阳弄尘这么高眼的人也曾遇到真爱么。他是个多么特别的人呵!安静时让人觉得他比地狱亡灵还要可怕。但时而出现的温柔神情,却可以把人的心溺弊。多奇怪,多特别的一个人呵!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人生来就是最奇怪的动物。你别枉想能解开人的心理。”

莫诡拍拍她的头,摇摇头打算离去。笑灵迷糊糊地想着。问向一旁与他一样不解的人---飞云悠然。

“你能明白么?”

悠然还沉在自己的思路里,只是呐呐地看着弄尘辞别温柔的背影。众人带着满心疑惑,纷纷向温柔辞行。笑灵推了悠然一下,有点生气。

“姑娘下一行程准备往何处去?”

悠然回过神,回非所问道。也许他应该重新评估欧阳弄尘,毕竟他是天心难得的人才。他不能再因一已之私而不顾一切。

“当然是去看你的师父师娘了。别忘了,她应该算你师姐。”

莫诡插话直接说道。他可不想再看到诗琴的眼泪。这三年来她虽然因有了怡然公主而不再黯然伤神,但半夜里常偷偷拭泪,这让他这位老友感到不忍,即使他自己不能算是个好人。他也不想再看到樊天每次见到他就一副冷冰冰的怪样,即使他们全是一群怪人。哎,他们的丫头还真是害人不浅啊!他们二人就是他夫复何求的知已,朋友!红尘谷所有的人皆是。

偷偷地看了笑灵一眼,莫诡永远也无法忘记红尘谷所有人放在她身上的感情竟深得让他们无法想象。就连萧玉这个早已看破红尘的谷主逸仙也放她不下。她的笑,她的俏,她的活泼,她的美,她的轻灵,她的超尘,她的脱俗早已深入了他们每个人的心中。她永远是无法取代的。不管她是不是神女,能不能挽救天下,她永远只是他们心中那个在红尘谷无忧无虑又爱整他们的小女孩。她总是让人掬心,让人心疼,让人放心不下。

“叔叔?师父?魔鬼叔叔!”

笑灵看见莫诡闪神,轻轻地唤着,没唤回神,只好大喊。搞什么,连魔鬼叔叔也爱乱想么。

“呃,难道你不想去看你干爹干娘么?”

莫诡回神静静地问出这一句。笑灵瞪着眼睛,最后只能作无奈状。她不得不承认凡人真的真的很奇怪,很难解,很莫名奇妙。还是神仙好,那样只有神仙来猜她想做什么,而不是她来猜凡人的心思。真郁闷啊!她堂堂的笑灵仙子居然猜不透凡人的想法。

“温老板,悠然对今日这事深表歉意。我会在最短时间内给你答复,就此别过。”

飞云悠然见笑灵他们二人还有很多话要说,便先行跟温柔道别。温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她相信飞云悠然,欧阳弄尘,还有归云三少会给她一个答案。而她自己也必须着手调查。她绝对不允许在温柔坊有人背叛她。背叛温柔坊,背叛她的人只有一个字---死!云巧背叛了她,就算她不自尽,她亦不会放过她的。即使她今天已成为归云堡的人。

“柔姨谢谢你的令牌,我一定会善加利用的。”

笑灵含笑着走过来。晃了晃手中那块她用一舞换来的温柔令。也许今天收获最大的人就是她了。呵呵!

温柔看到温柔令,闪了一会神,笑了。笑得百般迷人,百般娇艳,百般莫测。也许今天她并没有满盘皆输。三少爷即使失去了云巧,但以他的为人,若今后温柔坊有事,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即使今天几乎每个都认为她的温柔宴初次办砸。但或许是最成功的一次也未必。因为她为天下人找到了天下第一美人----笑灵。这个曾经迷住所有人的女子。

神女降世造福万民,得神女者,得天下!美人笑,倾城倾国,天下乱!她很想看看。也很想应验一下,哪句话比较早实现。

是什么让温柔有这样的想法,是情还是权?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记忆冰封忆温柔一触  随云雅宛话第一美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