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108章:山村奇事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108章山村奇事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哎——

月亮弯弯朦朦光,坐在半山等情郎;风吹竹叶皮皮动,又惊又喜又心慌。

八月十五赏月华,阿哥出饼妹出茶。阿哥好比深山长流水,妹妹好比深山嫩细茶。

想起恋郎好奔波,暗头暗角坐得多;蚊子咬了唔敢打,跳蚤咬了唔敢摸。

二胡拉起和吊机,深山锦鸡配画眉;有情哥妹来相会,日落西山唔晓归。

哎嘿嘿……

一打春,天空就打起了闷雷,轰隆隆的一声接着一声。

叼着旱烟袋的老村长收住歌声不时地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要下雨了!”老村长把老烟枪往布底鞋上磕了磕,然后别在稀格子白孝布裹成的布腰带上。他抓着烟枪的手,有些焦黄。他没有立刻松开,而是左右晃了晃,看看牢靠不劳靠。别好烟枪,急忙捡起长鞭,赶着羊向村边的大山洞急走。

老村长凭借多年的经验知道,眼前正是一场急雨!

老村长真有眼力!大群的羊刚进洞,雨就下了起来。

老村长长长地喘了口气,从后背取出那杆老烟枪,点上火一口接一口地抽。

“嚒……”远处传来了一声叫声,那是一只小羊羔的叫声。

“嚒……嚒……”羊群里一只母羊听见声音走出羊群向外面张望。

老村长巡着声音张望,母羊的视线里,一只小白羊,远远地站在雨里,一声一声地鸣叫着“嚒……嚒……”

小羊羔,看见母羊,奔跑着过来了。

在最窄的地方,小羊摔倒了,掉到了堤岸下的麦田里。

母羊疯了似的冲了出去,跳到了麦田。

小羊看见母羊,欢快地摇着尾巴,快乐地叫着,“嚒……嚒……”

大母羊低下头添了添小羊的脑袋,然后纵身一跃往岸上面来了。

本来倾斜的土岸,雨一下,松散的泥土变得又光又滑了。母羊上到半道,脚下就划了一下。母羊脚一登,跳上了堤岸。

母羊回过头来向小山羊“嚒……嚒……”的叫。

小山羊,看看母羊,叫着跑着上来了。上了一半又滚着下去了。

“嚒……”母羊又叫,小羊就又上。

小羊又一次滚下去了,躺在田里不起来了。

母羊又跳下去,用脑袋扶小羊起来。

小羊显然是被摔坏了,浑身抖作一团。

母羊小心添拭着小羊羔的颤抖的后腿,然后把小羊遮在自己的肚子底下。

雨更大了,风更猛了……

小羊和母羊,像是雕塑,一动都不动。

老村长冒着雨跑下去,把小羊羔抱了回来,放在一个角落里。

母羊回来的时候身上脏得不成样子,都是黄色的泥土。

老村长找了些软草,放在角落里的确小羊的肚子下面。

雨小了,天却更昏暗了。

大雨就要来了!老村长一路小跑着回去了。

老村长家的羊圈,一面靠着山坡,一下雨圈里就满是雨水,湿淋淋的。

老村长就在那个大土坡上挖了一道沟,绕过羊圈。小雨,坡上的雨水是淌不到圈里了,可是有几次,下了大雨,圈里又进水了。

渐渐的圈后面的那个土坡都有点变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大块泥土就会,淅沥哗啦地倒塌下来了。

眼下的天昏昏暗暗的,又是一场急雨!

走了很远,他又回过头来望了望身后的羊和和那个天然的山洞,他的心砰砰直跳。

后面的那个山洞,叫黑龙洞。

夜里,起了惊雷。

老村长起身看看,天空中突然划出一条光带,顿时,天空闪成白昼。那是一道低低的闪电,闪电的太低了,屋顶上的一棵树的枝丫!瞬间闪电熄灭了,院子里黑乎乎的一片!紧接其后的是排山倒海般的轰轰的雷鸣。

村长的老婆说:“雷声太恶,恐怕是来收人来了。”

再等,雷声就远了。天空又下起了急雨。

老村长又钻进被窝儿,可是翻过来覆过去的就是睡不着。

天刚鱼肚白,老村长就起身向山洞去了。

下了一夜的雨,路很不好走,很多低洼处都有积水!

来到山洞前,老村长的裤腿儿都湿透了。膝盖的下面裤腿儿贴着小腿。老村长猫下腰,拧了两把黄泥巴的汤水儿。

再看看山洞,洞里一片安静。微弱的光线好像有去无回,只见那山洞黑乎乎的一片。

“嘘——呜——”他打了一声长长的口哨。那声音响亮得像是短笛。

接下来老村长就等,他在等他的山羊!可是半杯茶的工夫都过了也没见那群山羊成群结队的走出来。

“嘘——呜——”老村长心疑再吹,那洞依然静得像铁!老村长慌了,冲进了山洞。

洞里静悄悄的,黑暗出不见五指。

再往前走,他踩到了东西,伸手一摸,软绵绵的。

他用力一拉,是一只山羊!山羊的身体都烫焦了,黑呼呼的一团。

一大群山羊一夜间全死了。

老村长蹲在地上,咕咕的泣不成声。

“嚒……”山洞里传来羊的叫声。那是一声清脆的小山羊的叫声。

在山洞的角落里,躺着两只山羊,小羊和母羊!

整个事情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

村民们议论纷纷!

村里的神婆说:“村长的羊是被山里的龙给爪了。因为围绕着村子的山叫盘龙山,那个不见底的山洞叫黑龙洞!”村里的女人都跑过来,把神婆围在中央。

“哪年要是村里年景不好,天旱了,秧苗都卷了叶子,临近的几个村桩就来这里取水,说是借雨。”

“是呀!我就借过挺灵的!”一个女人接嘴说。

“水不用多,只要棕褐色的小药瓶子取来一瓶,打开盖子,天就变了颜色……”

“你可千万不能小瞧那一瓶水,倒到哪里哪里就是大雨倾盆!”那个接嘴的女人抢着说。

女人们讲得再精彩男人们也不相信,他们自己知道羊是让雷给劈了!

“可是雷为什么会劈到山洞里呢?而且只剩下,一只小羊,一只母羊?”

男人们不解释也不争辩!

女人们的答案是“一定是黑龙爷手下留情了!”

村里最年长的老人,孤零零的站在一边抬头望着天空说,今年是一个不寻常的一年!

年轻人也围过来,学着老人的样子看天,可是,天空只淡淡的蓝,飘着几朵薄沙一样的白云。再看,还看不出古怪!

刚到二月,天突然不同寻常地暖了,满山遍野的山犁花,桃花都开了。

几天后又下了一场雪,满山遍野的山梨花都谢了。

雪薄薄的一层,甚至盖不住调谢的粉红色桃花的花瓣。

村里的人们不得不相信今年确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接下来的又是一件怪事更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这是一件山村里奇异的婚礼!

--

……本章完结,下一章“祭日里的婚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