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152章:奇异的婚礼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152章奇异的婚礼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只到王婆婆走到大门口,香玉那瘦瘦高高的姐夫也没有出来。

“走好呀,婆婆!”那声音是从里屋里飘出来的。

王婆婆想:这叫什么日子呀?简直连鬼都不如。

王婆婆回村子就把看到的事情全讲了。讲到香玉的姐姐的那肿胀的脚,大发的娘就掉眼泪了。她老人家在坏她的宝贝儿子朱大发的时候也浮肿过,她知道女人遭的罪,受的苦!

王婆婆还没开口讲情老太太就同意了。

王婆婆望着激动的大发娘说:“好心自有好报!”

树上面的鸟巢里的大鸟飞出来了,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那只鸟先是飞上屋顶,一会竟然跳到院子里来了。

“啊丝!”看着那只浑身不见一点白的老鸹,有人要撵。

鸟没飞,大发娘一把把那人给拦住了。她说:“天冷了,不好找粮食了,鸟一定是饿着了,给它抓点粮食吧!”

大发娘的一句糊话,大发就真的用大方斗盛来了大半斗秕谷。

大发一扬手那大半斗的秕谷就洒地上了。

几个来帮忙的邻居眼睛都要跟着那秕谷掉在地上了。要知道这年月,好汉难养四口!能把一个家支撑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哪有什么粮食拿来喂鸟?这个羊圈村恐怕他朱大发要数第一人了。

“糟践粮食!”那邻居真是看不下去了说。

大发也不讲话只顾洒自己的粮食。

“报喜鸟!老太太真是菩萨新肠!”

“那不是喜鹊,那是老鸹,死了人的时候才来的鸟呀……”那邻居的儿子不解地抬头问母亲。

虽然是童言无忌,老太太还是瞪了她们母子一眼。

那邻居到是知趣拉着孩子出去了。

老太太对王婆婆说:“你把钱给姑娘吧,以免夜长了梦多。”

王婆婆接过钱并没有立即走开。

老太太疑惑地问:“怎么不去?”

王婆婆说:“你给的钱多了,香玉是给她姐姐买衣服,只要颜色漂亮最普通的料子就成,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钱的,五十就足够了。”

老太太说:“怎么说也是姑娘开的口,你去办吧,她要多少就给多少,剩下的归你!不过你可要把事情给办妥帖呀!”

“好哈,好!”王婆婆现开棉衣,把100块钱装进里面的口袋,走了。

……

可是这次,王婆婆是怎么了,眼瞅着婚礼的日子近了,婚贴也都发了,她怎么又说不行了呢?

老太太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大发人也要疯了似的走过来走过去的,真怕会冷不丁砸谁一拳。

“你把钱给姑娘了?”

“去给了,可是姑娘不在!”

“你不会压根就没给人家吧!”大发气极了,冲着王婆婆大吼。看他的样子眼睛都红了,真像一头发疯的狮子。

“怎么能呢,我王婆婆是那种人吗,我……”王婆婆好生委屈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老太太一边给王婆婆擦眼泪,一边问,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王婆婆摇摇头又哭。

王婆婆说:“我已经尽力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

王婆婆那天地的确是往山那边去了。

可是大白天,姑娘的家里没有一个人。

王婆婆就疑惑找来邻居一问才知道,姑娘家里的人都往她那个叫香云的姐姐家去了。

那邻居还说,听说她姐姐家里要出人命了!

王婆婆要走可是心里头有点放不下。她想既然自己也知道她姐姐香云的住处去看看吧!她家里的人总不会把自己往门外面撵吧!有到是冷手不打热脸!

王婆婆赶到香玉的姐姐家里时腿都要跑断了。

几根细树稍扎的木头门敞开着,院子里有一只拖鞋!王婆婆捡起鞋看,她认德这只鞋子,它是香玉的大肚子的姐姐送她时穿的那双鞋的其中一只。

王婆婆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心想,一定出什么乱子了。

王婆婆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走去。

屋子里以片零乱,地面上还有些血迹,可是没有人。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屋子呀?

屋子的当中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断了一跳腿,被破布条包裹着,真像是战场上受伤战士的伤腿!也布知道包裹了几层,旁边并着一条小木棍!木条太细了,手放在桌子上还晃来晃去的,不安稳。

黑色的墙皮往外鼓鼓着,那鼓出来的缝隙里足能填进一块砖头!

再看里屋,那是什么样的炕头呀,乱哄哄的,真不知道和一只猪卷有什么区别。被子乱堆在一起,象座小山。那被子裂开的口子里能清楚地看清楚里面的棉花,红得象是村口红土坡上的土!

屋子里虽然点着个炉子,可是任然冷得象冰。

王婆婆抬头看看屋顶,上面有个大窟窿!上面盖着张包装的透明纸。要不是王婆婆不识字她一定能认出那透明包装上面的牌子是什么。

炉子上烧着水。水开了,到处喷射着热气,真有点象启动的火车。

往婆婆想要喝水可是找遍了屋子也没找到一只能用的碗!

听见动静,外面进来一个人。

那人看见王婆婆小着说,她是这个村子的,就住在隔壁,是香云的邻居。

“你知道她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小两口干仗了!”

“为什么事情呀?”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香玉的婚礼!她们弄不起新衣服……”

“真是冤家!香玉妹子都把这事情给想好了!”

“是呀,就是因为这才干起来的,香玉的姐夫说,香云给他丢了面子!”

“真是……”

“谁受伤了,厉害吗?”

“也不太清楚,她两口子干仗是常有的事情呢,我听见了声音也没太在意的,可是后来越干越不像样子了。”

“你看见什么了?”

“我在我家的茅厕拉屎,一只鞋就飞过去了……”

“是吗?哈哈……”

“这次香云的男人下手怪狠的,我听见他打倒香云口里还骂着,不给你些颜色你还真反了天了。”

“香云的老公看上去可是不是个粗鲁的人呀。”

“是呀,他还当过教书的先生!不过人呀,打闹的多了也就通了。”

“后来呢?”

“后来,我的屎还没拉完呢,院子里就更热闹了呢。我本来想等我出来我就抱着鞋来找他算帐!你想,人正紧张呢突然天上掉下来一只鞋子砸着人家的脑袋,整个一个人差一点掉进茅坑!还有我我想尿尿,就是尿不出来了!你说说,这能算是小事情吗?这年头要是影响我的性生活的质量,让我不能生育儿子我能放过她吗?”

“你家几个孩子呀!”

“五个丫头!”那女人说话的口气软了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奇异的婚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