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22章:第11节 蛋的纠纷之 究竟谁是胜利者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22章第11节 蛋的纠纷之 究竟谁是胜利者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是个好日子,千金的光阴不能等,今天是个……”村里的大喇叭响了,和某些人的心一样欢快。

李秀英从炕头爬起来,看了看表,刚7:00。

她揣了一脚老公那光秃秃的半个儿屁股蛋子说:“死人,喂你的猪去!”秀英这几天感觉自己特别的累,抬个腿走步路都没有力气儿。

大发翻了个身,睁不开眼睛。一抬腿掀开被子,大发那光滑滑的身子就暴露了出来,然后腿和胳膊尽量往长里伸展,肌肉一块块的凸显出来了。

“全体村民注意了,村民代表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请村民做好准备提前入场。”广播重复了三边,又放起了宋祖英的好日子。

喇叭里宋祖英唱得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可是秀英的心了沉甸甸的像是塞了块石头,怎么样都高兴不起来。

大会开始了好一会儿,秀英才来到会场。当时会场上的人已经人山人海了。村民们你争我抢地提问题,有的说“

会场静下来了。

“谁还有问题要提,要不然就要散会了!”老支书说。

会场安静下来了,秀英抬起沉重的头往台上看,村长那双火热的眼睛,正炙烤着她的脸,火热火热的烫。

“谁有问题?快讲!”村长的这句话是对秀英讲的,会场上的所有的人都不明白,只有秀英明白。

秀英举起手,“我有话要讲!”秀英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那声音像是虫子的鸣叫声。

“好,大发家的,上来讲。”村长很激动,他对秀英特别的照顾。

“我,我不敢上去……”

村民们把目光投向了秀英然后“哈哈”地笑了。

“我要讲的是杨桃花赖我家蛋……”

“怎么回事!”村长明知故问氨鸷π呗穑慷枷缋锵缜椎挠惺裁纯珊π叩模 ?

“桃花家的鸡……”秀抬高了嗓门说。

“这问题,不是处理过了吗,当时谁给处理的?”

“老支书!”

“老支书都处理了还反应个屁?”村长脸突然笑了。

“哈,哈,哈——”村民们又一次轰笑!烂货死了,老太太也去了,本来四口的家只剩下桃花和瘦候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心里结下了疙瘩,谁也不愿意理谁,谁也不愿意见谁。

瘦猴就丢下那片果园子到车队里押车去了。虽然工钱不算高,可那样可以在外面跑动跑动。或许见的面少了,气也就消了。

杨桃花也不想见瘦猴,有烂货的时候两个人还可以通过小烂货找些话头,烂货不在了,两个人有结下了心节,谁还有好气找对方先讲话?只怕是讲不了几句就吵起来了。

杨桃花就待在家里侍弄那片果园子。

果园子好呀,有人喊。听见果园子你就想到了满山遍野的苹果花,梨花,桃花还是有想起了满树的苹果了呢?

果远园子的花朵漂亮,果园子的苹果好吃,可是果园子的活也特累人。

果园不小,就桃花一个人就更累了。要知道一个伤透了心的人怕的就是空闲,哪里会计较累不累?越是累人的活越让人没时间去想过去,越容易让人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走进果园子你看着满树的花花果果的,心情也自然就好多了。

杨桃花是农村人自然会敢农活,除草施肥,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到了修剪就愁了。

本来村里倒也有几家承包着果园子,可是桃花不常和人来往,再说了果园子里的活不等人哪!施肥的季节到了都要施肥的,修剪的时间到了也都要修剪的,不会有人耽误着自家的活不做,来给你帮忙的。

最让桃花头疼的还是疏花,那花朵是不等人的三五天就谢了,你要是疏的慢了花瓣要是落了。花要是落了伴再输你可找吧,只有一片一片的翻着叶片找藏在下面的落了花瓣的蕊了。恐怕把眼睛都要给瞪瞎了一棵树还没疏完呢!

疏花有啥好处?好处当然大了,花开的太稠了就把它疏的稀一点,是为了增加它的产量和质量。

没种过果园子的人就不明白了,花少了,它的产量能上得去吗?刚开始桃花就反不清这个理。

那年的苹果树开的花特稠密,桃花就乐,想着到了秋天那一朵花就是一个苹果把嘴都乐歪了。可是没过几天桃花又来到园子就呆住了,那树上的花几乎全落了,地上白茫茫的一大片,跟刚下过雪似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受粉后的小花蕾就像孕妇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都挂得住得,一不小心就掉了!对于果树一但掉了可不是一个孩子那可是成千上万的花朵满树的孩子呀。

掉了果子以后,桃花也怕了,第二年就开始疏花朵了。可这疏花也要有个量不是站在树下抬起手,仰起头就就行了,你还要下得了手,得把那一束一束的变成一朵一朵的!一棵树疏好了树下的地面也被花瓣盖满了。

桃花,疏花的技术又不行也下不了手,年年她的果树都挂不住果子。她的修剪技术也不这么样,每年到了秋天只能收很少的果子和满树墨绿果数的条子。

看着别人的果园子里摘的果子又大又圆的颜色也好,可是自己的果园里的苹果青青绿绿的,上面还爬满麻点子,桃花怎能不伤心?

你想,别人推一车大红苹果,和桃花推着一车青苹果,谁的会好卖?

本来卖果子的推着车子就怕人多,这倒好那几户卖果子的倒都愿意和桃花一起叫卖。为什么?和桃花一起卖果子省事,也用不着喊也用不着叫的,往桃花的车边一并排,那苹果就会变得怎么看怎么好看!

别看桃花的苹果不吃香可人倒是吃香了,那几家包果园子的都枪着和桃话来往,不就为的是不哼不哈地把苹果卖个好价钱吗?

种了几年的果园钱没捞着多少,就和有果园子的几户人家打好了关系。

李保天就是在那年出狱的。

“老支书处理的不公,老支书是桃花的叔叔,他袒护桃花!”

桃花哪是省油的灯,哭喊着理论,悲伤的很!“李秀英你……你胡说!伊——”

会场一下子乱了,很多人被杨桃花的哭声打动了。

“杨桃花,李保天,你认识吗?”村长问。

一听到“李保天”的名字桃花呆住了,脸变得雪白,她心里明白她的这条命保不住了!她那乞求的目光被村长的刀削的粉碎,甚至削的她体无完肤。桃花开始怀疑台上这位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说客就在几天前曾经在自己的床上翻江倒海的滚过,快乐过。现在要讲也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的!

“好男人!”桃花讲的咬牙切齿的,讲完恶狠狠地瞪了秀英一眼。

“有——人反映你和李保天有一腿,不会是真的吧?”村长讲这话时故意望了一眼秀英,好象那个反映情况的人是李秀英。

“我没讲!”秀英想喊可是喊不出来,只是拼命地摇着脑袋。

“哗”地人们把目光投向了李秀英然后又跳到杨桃花身上,片刻又跳了回去,好像一只调皮的小狗,一刻都不安宁,跳累了又扑上了台上的老支书。

“有这事吗,桃花?”老支书问。

桃花不说话,脸色雪白,一句话也不说。

“啪”支书把书一丢走了。

人们恨不能一人唾一口唾沫演死她。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什么人呀,这?”不知道谁讲了这么一句。

“下届再也不选他了,真看不出来!他是那样的人。”

“是呀,可不能选他了,谁∷褪撬镒樱褪峭醢恕!?

……

桃花呆坐在地上,一会哭一会笑。

很明显秀英赢了村长也赢了。

突然桃花疯了似的冲过去,一把把秀英按倒在地上,拼了命扭打着。秀英的头发瞬间乱得像个鸟巢。桃花还不接气又抓起秀英的头使劲地在地上“咚咚”的碰着。

秀英一泡小便蹩了好久,实在是蹩不住了,就松了气儿,尿完了尿。撒完尿,秀英舒服的几乎眩晕。

“血,流血了!好多血。”有人尖叫着

秀英感觉有些东西变得很轻,特别是她自己,老想往天上飘!

远方渐渐响起了了袅娜的歌声……

--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18节 借种之 谁的裤头 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