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71章:第57节 不可预知的灾难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71章第57节 不可预知的灾难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人慌慌张张的,上衣的扣子都没扣好!

“不好了!不好了!”那人进来就说。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少妇杀手)马运来!

马运来跑进来就喊:“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啦?”李秀英问。

“大发哥住院了,听说伤得不轻!”

“大发怎么住院了,她究竟怎么了?”李秀英一把拉马运来问。

“我也不太清楚,还是往医院里赶一趟看看吧!”

“诶!”李秀英双手压了压头发,拿了件衣服和马运来出去了。

坐在马运来的汽油小三轮上,李秀英的心一点也不平静。马运来把车子开得飞快,李秀英的心像是球拍上的乒乓球,一下一下的弹跳着,要不是李秀英闭着嘴巴,只怕是要从口中跳出来了。

走进医院的318号病房,朱大发正躺在床上。

朱大发闭着眼显然是睡着了,他旁边的液体正一滴一滴地滴到一根管子里,溅起一片小小的水花,然后漂了上去。

李秀英也不知道怎么了,眼泪竟忍不住掉下来了。

说不出是激动还是悲伤或许两着都有。

李秀英爬在朱大发的床边嘤嘤的哭了起来。女人呀就是一个温柔的动物,悲伤了要哭,高兴了也要哭,担心了要哭,失望了也要哭。哭泣是女人的武器,它很多时候能增加杀伤的力度。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只要女人在他的面前一哭,铁石般的心也就破裂了。

李秀英一哭一闹,朱大发就醒了,心也醉了,一只手拍着李秀英说:“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李秀英擦了擦泪不哭了,一把抓住朱大发那只绑着绷带的手,说:“怎么了?”

朱大发的伤在手上,也不很严重。

“给猪咬了一口!”朱大发淡淡地说.

“给猪咬了,那是头什么猪呀,还咬人!”

“没什么,怪我太大意了!”

门开了,进来的是水上新村的王贵生。

李秀英说:“你买的是些什么猪呀,把我家的大发都给咬伤了!”

王贵生不讲话,一只手摸着头,只笑。

“别说了!”朱大发说。

“猪咬人了,还不让讲了不成!”

王贵生的身后还有一个年轻小伙,那小伙听见李秀英的话就接话了:“嫂子,你不知道,那咬人的不是我们厂的猪!”

“不会是推谢责任连猪也不承认了吧!”李秀英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不是,嫂子,那头猪真不是我们厂的!那是王贵香家的!”

“王贵香家,就是你们村的那个寡妇王贵香!”

“对,对!”

“她有一个瞎眼的儿子!”

“就是她!”

“她家的猪是怎样咬伤我家大发的?”

“啊,呀讲起来话就长……”

“别理她,全生,来哥这边坐,喝口水!”朱大发说。

“秀英妹子,你放心,大发兄弟的住院费我们全包了,我们会一包到底的。”王贵生笑着说。

“那谢谢了,我还以为,我们家的大发成了没人要的主了呢!有你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那王贵香人呢?你家的猪给咬了也该露露面了吧!”

“秀英别说人家了,人家也够伤心的了!”

“人家的猪,都把你咬成这样了,你还替她讲话,真没良心!”李秀英讲“真没良心”几个字时刚好和马运来对视了一下。

马运来的脸腾地红了,好想李秀英那句话是在说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58节 不可预知的灾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