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87章:第5节 蛋的纠纷之 一个鸡蛋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87章第5节 蛋的纠纷之 一个鸡蛋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朱大发伸出食指把眼睛里的一颗大眼屎拨弄到眼的一角,然后又翻了一个身,伸出一条粗壮的腿和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去抱睡在旁边的秀英,这样朱大发的胖大的屁股蛋子就白花花地露在外面了。

大发旁边的被子瘪瘪的没人!

把一条腿和一只手臂压在一个人的身上睡觉和你把一条腿和一只手臂停在半空中睡觉绝对是两种感觉,朱大发显然感觉到了这一点,甚至有些不大适应,大发的睡意一下子跑到爪瓦国去了,他坐起身弯着一根手指头把眼角那颗大大的眼屎挖出来,弹得很远很远。

朱大发看到了秀英,他的老婆秀英在院子里,阳光把她照得光闪闪的,明亮亮的!秀英那刚刚洗过的乌黑的秀发,一根根都长了翅膀似的直往天上飞。这时她真象一个有魔力的女巫,但这个女巫很漂亮!

大发知道那一定是劣质洗发水作的怪,老婆秀英一定没舍得用他买的那筒高级洗发露!

大发的老婆秀英可不是个懒惰的人!天空的星星累了,有气无力地眨巴着眼睛,然后慢慢地闭合上,打瞌睡的时候,大发的老婆秀英就睡不着了,也躺不下了。每到这时,秀英的心里就会一下亮起了一盏灯,把所有的事都照的亮堂堂的,明亮亮的。这时秀英真的睡不下了,让一个睡不着的人躺着也是一种活受罪!

或多或少,秀英对床有一种恐惧,她的母亲当年就是得了一种怪病,几年都下不了床,最后,后背上的肉一块一块地腐烂,一块一块地往下掉。娘老的时候身上有几根骨头都数的出来了,想想都吓人!

于是秀英起床了,和往常一样,她端了盆水,把自个儿打一次光,让自己弄得光光艳艳的。然后喂她家的那只大种猪去了。

自打马运来办了那次好事之后,秀英变了,从心里变了。不说别的,单看看了只头猪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秀英来到猪圈边上时那头大种猪正睡得香.秀英噜噜地唤着那头种猪,让它吃食,那头猪道好,显然正做着美梦,它没起来吃食,把那根住猪尾巴和那根猪鞭,一摆一摆的敲打着地面,显然它的梦还在延续……

这头猪壮得很,人们常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头大种猪长了这么大道也特自在,吃了睡睡了又吃,就是打种还要有她老公大发守夜!好大的一副架子!

秀英捡根棍子恶狠狠的打那头大种猪一下,要是以前秀英会那么做,可是今天她没有。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好想躺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男人——一个光身子的男人!

这也不能怪秀英,要怪也只能怪那马运来,谁让他和这头大种猪有那么多的相似呢,特别是那刺眼的鬼东西!至少那东西很男人!

秀英没理猪,放下手里的猪食,喂鸡去了。

秀英把盛鸡食的小盆子端到了鸡窝前边的空地上,拿下挡窝的砖头。

大公鸡把头探出来,看了几眼,咯咯的叫了几声,朝盛食的鸡盆跑去了,跟在后面的是一群母鸡。

秀英松了口气,很开心地笑了。

秀英一仰头,在鸡窝的上面的小产房里,有一只母鸡!秀英捡起那根丢掉的竹棍打母鸡,那只母鸡咯咯地直叫唤,就是不出来。

秀英急了手中的小竹棍一用力,正好敲在那只落窝的母鸡的小脑袋上。鸡一下晕了,脚扑腾着,像是要断气了。

秀英吓呆了。同时秀英发现那只母鸡根本不是她家的鸡,因为在那只母鸡的屁股上面有一小片绿,那是记号!很明显它是杨桃花家的鸡!

别人家都把记号抹头上,杨桃花到好偏要抹屁股上还说,抹头上影响鸡的漂亮。我靠!杨桃花家的鸡都爱漂亮!

大发出来时老婆秀英正木愣愣地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大发说:“怕啥不就一只鸡吗,死了咱赔!”

大发走过去抓那只鸡时那只鸡竟咯咯咯咯地跑开了。

秀英长长的喘了口气:“你说得道轻巧,它要是它死了,那多可惜,喂大一只鸡要喂大一只鸡要浪费多少粮食呀!”

“多少粮食也没我老婆重要呀!”

圈里的大种猪醒了,一个经的哼哼着。

“不和你贫了!”讲完,秀英回过头又去喂那头种猪,那头猪真贪吃秀英往里面加汤时,猪都头都不抬一下,把猪的大脑袋都淋湿了。

秀英用勺子敲了一下猪的脑袋,嘿嘿地笑了。

朱大发自打马运来的那件事后,一直都小心地讨好老婆,他真怕她还生他的气!

“我听来一个故事,你听了保准笑。”

“讲就讲吧,再好的故事一到你嘴里,也就好不到那去了。”

“老婆你真漂亮!”大发边说边笑。

“少那么多废话!”

“这乍是废话,我的故事里就有一漂亮的女人和我老婆一样!”大发说着又嘿嘿地笑了。

“少臭美了,你!”秀英口里怎么说心里特舒服。

“那个漂亮的女人要回娘家,带了一大篮子的鸡蛋。在一片小树林里遇到了一个坏人,那坏人把她的衣服扒了……”

嘤嘤——秀英哭了

哭啥,我还没讲完呢!

“后来呢?”秀英问

“后来,那坏男人把她睡了,跑了。那女人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多大的事呀,我还以为要我的鸡蛋呢!”大发讲完笑了笑的很夸张。

秀英没笑却说,“那一大篮子的鸡蛋要我家的鸡下,得多少天呀!鸡要吃多少粮食呀!”

朱大发想说老婆农民,说不出口,村长讲这故事的时候,别人都笑了,唯独大发没笑。当时村长就说大发农民,大发心里纳闷,你不也是个农民吗?大发心里这么想没敢讲出口,他多多少少对村长有些畏惧。

“夫妻就是夫妻呀!大发想完,心里有涌上一阵隐隐的痛,当年他的老丈母老的时候喊着要吃鸡蛋,他家当时看病的钱都没了那来钱买鸡蛋呀!

秀英背着大发把他的一头种猪买了,换了一篮子鸡蛋。进门时正好摔了一跤,满满的一大竹篮子鸡蛋全碎了,黏糊糊的流了一地。大发的老丈母娘,秀英她妈就是望着这一篮子碎鸡蛋断气的,眼巴巴的,多少有点不甘心!

大发当时高高举起了强壮的手臂,要恶狠狠地揍秀英。

秀英倒好,傻了似的闪都不闪,大发抡下来的手又收了回去,谁让秀英是他丈母娘的女儿呢!

喂完猪,秀英回头时,那只母鸡又回到了那个窝里。

秀英这次没赶鸡,到邻居瘦猴家喊他的老婆桃花去了。

桃花,抱起母鸡走了,鸡的肚子下面明明有一颗蛋!

桃花走到门口,又回头长长地望了一眼那个蛋,然后走了。

“大发你把那个蛋收了吧!”

“好!”大发走到窝边捡起蛋就往屋里去。

“朱大发你还我的蛋!”

朱大发被冷不丁吓了一跳,手中的蛋险些掉在地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可怕的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