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目录] > 第97章:可怕的怨之祭日里的婚礼

《羊圈那些事儿:借种(芳草篇 )》

第97章可怕的怨之祭日里的婚礼

乳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孩子埋在哪里?”李保天扑过去,两只手抓着芳草的肩问。李保天的力气用的太大了指头深深的镶进了芳草的肉里。

“那孩子没长成人,安常理是要丢到那条死孩沟的!可是杨桃花哭着喊着死活都不让就在那条沟的旁边立了个小小的丘……”

没等芳草把话讲完,李保天丢下芳草就跑了。芳草望着李保天的背影发呆,她知道那方向直通死孩沟!芳草多少有些不服气,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一个白嫩鲜活的女人竟比不过杨桃花那个死人。

四月的天,天边荡起一朵云彩,象一朵小小的观音的坐莲!

面前的这一道深深的山沟,就是——死孩沟!

这条沟在李保天的记忆里也太深刻了!本来是村子边上的小小的一条够,不知道什么时间起,人们开始开始把小死孩往这条沟里丢了!只知道这条这条沟很找以前,好像沟解放前就叫这个名字了。人们常说的“立了秋,丢满沟!”有时候让小孩子听得头皮发麻,让人不免怀疑这条沟里住了什么可怕的怪物呢!

摆在李保天面前的这条死孩沟足有三米深,下面长满了荒草。那些不知名的草儿满沟都是,或许每一根小草的的下面都有一个被丢弃的生命!

李保天往沟里去了,茂密的小草和灌木只盖住保天的大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呀?不知名的草耳的边缘长满了锯齿,划了李保天好几个口子!那茂密的小草的的下面掩盖的是多少个悲凉的生命呀!恐怕每一个悲哀的生命的后头都有一个悲哀的故事吧!

在李保天的脑子里突然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他要找到那一只小红鞋!那只鞋子是他的那个短命的弟弟的。

弟弟去的那年,一家的人都哭断了肠!活生生的一个弟弟,说没有就没有了!

保天难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每次吃饭他都会盛两碗端出去。可是外头没有弟弟也没有他搬出去的两个小凳子!保天放下碗就哭了,哭着回去搬凳子,走一路哭一路!吃一次饭都不知道要哭多少回?

泪水和着稀饭吃了一碗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剩下的一碗,他就端着它把它倒掉,他不知道那个躺在地底下的弟弟能不能吃的到!

有一次让他的那个继父发现了,把他拉回去吊在梁头上抽打!保天那天,石头一样一声都没哭!那年保天12岁!李保天的心里头明白,就是哪个父亲看到孩子糟践粮食也都会动气的!那些可都是粮食呀!那可都是他们在土地里抠刨出来的呀!整整的一年一家人的肚子都填不饱,哪看的下你一个小鬼去糟踏!

他的继父打累了,气也消了,丢下皮带就出去了。

保天的母亲偷偷跑过来给他解绳子!软弱的母亲呀,弟弟一下没有了,地位也没了!继父打保天的时候自己只在另一间小茅屋里偷偷的哭泣!

保天有时候也为母亲难过,他就埋怨弟弟,你为什么说走就走了呢,母亲落了一身埋怨!

保天也不生继父的气,那个刚刚丢掉的小弟弟可是继父的亲生孩子!哪个父亲失去了孩子不痛心!

突然有一天,保天有了个奇怪的想法,他想自己长大了能自己养活自己了!于是丢下一封信就走了。那说是一封信,其实只有几个字!

“父亲、母亲,我出去了,不要找我!”

保天丢下那片纸就走了。

就在这片死孩沟,他站住了,他打开包袱取出一只崭新的小红鞋。表和里都是新的!保天知道那本来就应该属于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弟弟!是自己的私心让弟弟的一双鞋子变成了一只!他认为,他和他的弟弟应该是平等的,一个窝头一人一半,鞋子也应该一人一双的!那双,那双鞋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是那漂亮的鞋子只有一双,保天就偷走了一只!

一只鞋子根本不能穿,于是鞋就变成了弟弟手里的一辆小车,每次都把土装的满满的。

他那个可爱的弟弟呀!一点都不知道另一鞋子是被哥哥偷走了,每次开车都要把哥哥带上。弟弟在前头把大汽车开得山响,震得后面的保天直掉眼泪!

----

……本章完结,下一章“可怕的怨之祭日里的婚礼”↓↓↓更精彩哦!